PEOPLE

狂舞派之後
Dough-Boy的舊曲新Rap

20, NOVEMBER, 2019

「你好,我是Leon。我覺得你的音樂都ok……有空就來我office見個面吧。」Dough-Boy形容接到Leon親自打來的電話時,第一個反應是︰這是詐騙?還是電話整蠱? 然而,這位Leon真是四大天王的黎明,上office見面也不是純粹坐坐。Dough-Boy至今已先後為Leon新樂隊「Gingerbread」製作了兩首改編歌曲《我們的下雨天》與《勁傾心》。對於90年代經典的懷舊情意結,遇上如今遍地開花的Hip Hop文化,只能說,我們正站在一個美好的交匯點。Dough-Boy,這位年輕的香港音樂總監兼rapper,也希望從中找到一個可以表述自己的中間地帶。

HO SIN WAH
FASHION DIRECTOR

 

懷舊遇見嘻哈

Dough-Boy沒有太考究為何Leon想做Hip Hop文化的音樂作品時,會選擇了他。不過,他自己的原因倒是很簡單,「因為是黎明呀!他第一次就親自打來,然後和你說很多關於音樂的事。他是很認真和你談音樂,會說得出喜歡我作品中用了哪些sound,也會談自己在聽甚麼Hip Hop音樂,不論是本地的,甚至是國外的。」

對於在1989年出生的Dough-Boy來說,四大天王可能只是他孩提以至童年的回憶。而的確,近年我們對於Leon的記憶,與其說是他的金曲,倒可能更多是那些「我不會空肚吃早餐」等金句。「他是一個很有自己一套的人,在造歌的時候,大家會有很多想法上的碰撞。先不以結果去論,但他每一個想法背後也有一套理據,是說出來會讓你信服的。這和大家從媒體中認識的他不太一樣。不過金句嘛,他還是說了不少。」

Dough-Boy為Leon新樂隊「Gingerbread」編曲與監製的兩首歌《我們的下雨天》與《勁傾心》,都分別是改編自8、90年代的經典,前者是林憶蓮與樂隊Blue Jeans合唱的《下雨天》,後者則是組合Raidas的作品《傾心》。「一開始的想法是大家想一齊做一些創作,但對於他來說,以Hip Hop元素去造一些新歌,一來未必十分合適,二來觀眾也可能接受不了。因此,我們就去尋求一個中間位,最後就選擇讓他演譯他那年代的歌曲,不過我們就重新編曲,希望讓不同年齡層的聽眾可以接受不同文化的音樂作品。」

Dough-Boy指當初Leon也希望他在作品中聲演,但自知唱功不是自己強項,就推薦了自己一個組合Bakerie的成員Tommy Grooves,最後更成就了黎明以「明福俠」身份,加上Tommy Grooves的Auto Tom組成了新樂隊「Gingerbread」。

 

 

不一樣身份 不一樣表述

這次合作,讓Dough-Boy繼2014年憑《狂舞派》主題曲成為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得主之後,再一次被更多的不同聽眾所認識。其實,這些年來他已經為眾多歌手做過音樂製作,包括鄭秀文、側田、MC Jin、Jackson Wang(王嘉爾)等等。「自己在讀書時已有幫人造音樂,來到香港後,不論是參與《狂舞派》電影歌曲創作,還是為MC Jin做歌曲監製,也是一些偶然遇上的機遇。這些和不同創作人的合作,也不時讓我想起我最初喜歡造音樂的原因,就是透過音樂去交流,去互相啟發。不過正如很多不同的合作一樣,即使很想一齊做一些創作,但如果理念太過不一樣,根據經驗,最終也是無法成功的。」

所以除了享受躲在幕後,享受和不同創作人交流「撞出」好的作品外,Dough-Boy也以饒舌歌手身份出歌,至今已出了兩張專輯,分別是《Chinglish》,以及今年年頭剛剛推出的《Good, Bad & Ugly》。「自己出歌出專輯,是因為曾經有一段時間為別人造音樂造到有點迷失。於是有人建議我不如自己出歌,表述自己真正最想講的,因此就有了《Chinglish》。」

在加拿大長大,求學於新加波,再回流香港,Dough-Boy說首張專輯談論的正是「身份」。至於今年所發的第二張專輯《Good, Bad & Ugly》,也很貫徹Dough-Boy的創作主題,所以表述的,就是他成長時期所學會的道理。「其實,很多香港人對於rapper甚至Hip Hop音樂,仍然有很多刻板印象。那些憤怒形象,一定只可以圍繞某些主題等想法,都局限了音樂的發展。」

正如,Leon就只有「金句天王」一種身份;懷舊金曲只能以集體回憶方式呈現;rapper、Hip Hop就只可以是憤怒的吶喊──而Dough-Boy卻拒絕這種單一選擇,於是在其個人專輯用Hip Hop音樂探討更多私人的情感與個人經歷,選擇與Geniuz F the Future、Seanie P和Tommy Grooves組合成Bakerie,以實驗與玩樂性質去尋找推廣香港Hip Hop音樂的更多可能性。然而,這個選擇不一定「正確」,但誠實面對自己,這件事,不就是很Hip Hop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