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漆黑中的螢火蟲
談腕錶上的夜光物料

3, OCTOBER, 2017

不管在甚麼地方,特別在晚上,要腕錶好像漆黑中的螢火蟲一樣, 那樣的鮮明、那樣的出眾,夜光物料的選擇及使用十分重要。

ANSON TANG
EDITOR

 

夜光初體驗

最早的夜光材料是使用硫化鋅。這物料本身不會發光,只具有磷光特性,即是要在光線照射後得到激發之後,先可以發出一定時間的光,不過硫化鋅的衰減速度很快,在黑暗中一會兒,光線便會慢慢減弱,持續性不強,但是硫化鋅的好處是全無輻射,對人體沒有危害。

 

自行發光物

1898年,波蘭籍科學家居禮夫人發現了一類新元素鐳(Radium)。當時人們只知道鐳的好處,誤當成對健康相當有益的成分,有病治病,沒病強身,後來又有人發現,如果將鐳和硫化鋅混合,硫化鋅就可以自己發光,不再需要光線照射。就這樣,這種全新物料迅速普及,鐳便大量使用為夜光塗料,不論鐘錶錶盤及指針、測量儀、儀錶板等專業產品,甚至指示牌、門牌、按鈕、兒童玩具等,均大量塗上含鐳的發光塗料。

而Panerai就將這物料應用到產品之中,並於1915年申請了專利,名為Radiomir。當時沒有人知道鐳的高放射性是對人有如此大傷害,所以都沒有甚麼安全意識,1917 年至 1926 年左右,美國的U.S. Radium Corporation公司僱用大批年輕女工,為鐘錶錶盤以畫筆塗上含鐳的夜光塗層,更說那是安全無毒的,不久之後,工人們的健康開始惡化,女工們決定提出起訴控告雇主,她們被稱為「鐳女郎」(Radium Girls),最終她們勝訴並獲得賠償金,同時,此案創下了司法判決的先例,也促使了勞動職業安全標準規範的建立。

 

鐳之替代品

既然鐳含有高放射性,長時間接觸對人體有害,於是乎,Panerai就著手研發另一種夜光物料,在1949年,品牌又再申請了一種名為Luminor夜光技術專利,這種夜光效果是利用氚(Tritium)這種氣體製作出來,雖然也有放射性,不過害處就沒有鐳般厲害,但在佩戴時還是會受到極微量的輻射危害,不過將錶脫下來,就沒有直接輻射了。

以氚為夜光材質,由上世紀50年代一直使用到90年代,如現在在一些中古腕錶的錶盤6時位置,見到「T Swiss Made T」,就即是用上氚為夜光物料,也表示了用量是符合安全標準,而氚的另一個好處是半衰期大約有12年半,即是說,氚可以為腕錶發光發亮長達十多年,也不用擔心褪色。到今天,仍然也有腕錶將氚注入玻璃管之中,製作成小型氣管燈,用作為時標或放在指針上,方便於黑暗中讀時,由1989年開始,這更成為美軍軍錶的標準規格,而這個氣管燈技術就以Ball Watch最為聞名的。

 

 

又光又安全

老土也要說一句,隨著科技的發展,現在的高級腕錶,如需要夜光功能的話,會用上一種全新物料Super-LumiNova,這是一種沒有輻射危害、無毒的夜光物料,成分是鋁酸鍶鹽和稀土化合物,最早是在80年代的日本根本化工與一家瑞士公司共同研發。雖然不能自行發光,但只需要經過光線照射10至20分鐘後,Super-LumiNova就可在黑暗中持續發光八至十小時,而在發光的初期,比氚氣管燈更光亮,甚至比傳統的硫化鋅夜光強百倍之多。之前提及過的Panerai,也早已全面使用Super-LumiNova為夜光物料,錶盤上的Radiomir及Luminor字眼,已經成為品牌系列的名字。

另外,Super-LumiNova又可以加入各種顏料,如粉色、藍色、黃色、紅色等等,製造不同顏色的夜光效果。如像來自芬蘭的獨立品牌Sarpaneva,其中一個款式Korona Northern Lights,就有綠色、藍色同紫色全夜光錶盤,將夜光變為裝飾的一部份。

 

 

夜光之變奏

2008年,勞力士在其防水深度達到3,900米的潛水員專業潛水錶腕錶DeepSea上,首次應用了Chromalight夜光材質,這種創新物料與一般標準的夜光物料相比,發光時間幾乎長一倍,光度更能穩定地長達八小時以上,品牌也將Chromalight使用在其他系列之上,包括今年推出的深潛款式Sea Dweller,以後佩戴著去潛水就冇有怕了。

很多傳統製錶品牌都不會把錶盤加入夜光,但凡事總有例外,去年朗格推出了一款夜光腕錶Grand Lange 1 Moonphase 「Lumen」月相腕錶,加了夜光處理的副盤各據在主錶盤之上,十分奪目。其實這是一項專利技術,可使藏在錶盤下大日曆顯示及月相星空盤,同樣可以吸收光線,方法是為了使藍寶石水晶錶盤可以不透可見光,只透紫外線,就鍍上僅厚數十納米的鍍金屬銀鍍膜層與氧化鈦塗層,通過兩個材質的透光性來刺激磷螢光粉發光,如此設計實在讓人驚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