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Bodom Wong
Editor

杜恆霖

打出漂亮人生

憑著一雙拳頭,杜恆霖從擂台上贏得過無數錦標與榮譽,更成為擁有四間大型武術健身中心的「年輕才俊」,然而有誰會想到,15年前還未接觸泰拳的他,竟然是個中四輟學、對於人生毫無目標的正宗「廢青」。

 
年少輕狂
人生在世,尤其年少之時,總曾有過一段迷茫時期,不知生活有何意義,對於未來也沒有一個明確目標,只懂渾渾噩噩地過日子。杜恆霖(Bryan)坦言回想當年自己亦是如此,在15歲輟學後便投身社會工作,為了謀生甚麼工作也做,每日只是得過且過,做人完全沒有目標,直至有日在神推鬼㧬下,跟著表弟上拳館學泰拳,自此扭轉了他的整個人生。Bryan憶述:「也不說有沒有興趣了,其實當初甚至連泰拳跟空手道、跆拳道等其他武術有甚麼分別也不知道,豈料第一次接觸過後就上了癮。可能有著被虐狂的傾向吧,我非常享受打拳那種像軍訓般的訓練模式,雖然辛苦又練到周身瘀傷,但又覺得好有挑戰,好喜歡這項運動。」
也許是好勝心強的關係,Bryan不但自此愛上了訓練艱苦的泰拳,更在才剛學了一個月的情況下,就膽粗粗地去報名參加練習賽,急不及待要在實戰中將所學的發揮出來,「當時腦海完全空白一片,最終在大家也沒怎樣擊中對方之下,沒有分出勝負。而第二場的對手給我打了幾拳後就開始怯起來,結果讓我輕鬆勝出,那時還以為自己好勁。到第三場比賽時,大會安排了個極富實力和經驗的拳手跟我對打,雖然在第一個回合給我佔盡上風,但到了第二、第三個回合我就已經氣力不繼,完全反被壓制,當然最後也就是慘敗收場了。」雖然在信心滿滿的情況下遭遇到挫折,但Bryan不但沒有因而氣餒,更吸收了這次實戰中的寶貴經驗,明白到打拳除了靠技巧和力量之外,戰略也是非常重要的。
 
 
赴泰取經
難得在人生中找到一項如此鍾愛的東西,對泰拳著了魔似的Bryan每晚從菜欄、船廠、送貨等勞動性工作下班後,就會趕到拳館操練三小時,天賦加上辛勤操練,令他在短時間內進步神速,更有機會參加公開比賽。然而那時候泰拳在香港還未興起,拳館不像現在般開得成行成市,而教拳師傅亦大多只屬業餘性質,為了令技巧更上一層樓,Bryan在師傅及一眾師兄弟的精神和經濟支持下,啟程遠赴泰國學藝一個月,以備戰人生首場公開賽,「在泰國的第一天雖然還未投入訓練,但去到村口已經聽到好響的澎澎聲(踢沙包聲),到達拳館見到超過20個拳手在練習,更是令我極為興奮,結果第二朝正式開始訓練就知死了。每日練早晚兩課,朝早練三個小時,下午練四個小時,一個星期六日,星期日休息。6點鐘起身,第一件事就是跑步,因為第一次跑不認得路,即使已經跑到橫隔膜抽筋,都迫住要死跟爛跟,終於成功返回拳館,但跑完這10公里已經得返半條人命。」
Bryan續說:「泰國拳手專注練腳、膝、踭,拳相對較弱,初時『唔識死』便用自己較強的拳跟他們對練,打到他們個個口腫面腫,結果他們當然是有仇報仇,皮外傷當然是少不了,有次更是幾乎失明,後來混熟了關係也逐漸好了起來,說到尾大家都是惺惺相惜。」拳館位於距離曼谷一個多小時車程的小鄉村,在那個沒有wifi的年代,每日的生活除了訓練之外,就是睡覺和吃飯,加上語言不通的關係,在香港過慣了多姿多采生活的Bryan,到第三個星期已經開始感到鬱悶。話雖如此,由於深知在泰國受訓能令自己提升不少技術,Bryan每年仍然會花超過一半的時間逗留在當地訓練。
 
 
從失敗中學習
熬過了如此刻苦的訓練,Bryan的努力當然也沒有白費,連番在香港及泰國的公開賽中報捷而回,更在2006年迎來泰拳生涯中的第一個高峰,在由國際泰拳總會(IFMA)舉辦的世界錦標賽中勇奪冠軍,「那時在曼谷每朝6點都要過磅,對磅數才可以抽籤看有沒有得打,所以每日都要穿著膠衣在炎熱的曼谷街頭跑步減磅,結果有日發燒病倒了,依然要繼續減磅打比賽。而且因為是世界賽的關係,與職業賽不同,大家都是戴著頭盔護具去打,所以即使是重擊也甚少會做成KO(knock out擊倒),必須靠不斷攻擊對方去搶分,狀態稍差也不能勝出。」
IFMA世界錦標賽冠軍、WMC I-1亞洲拳王、WMC洲際拳王、WBC國際冠軍……在過去15年的泰拳生涯裡,Bryan曾經多次稱霸世界拳壇,更因而被冠以「香港泰拳王」的名號,但原來這些為他帶來一個又一個獎盃、獎牌、金腰帶的賽事,在意義上都比不上那幾場讓他受盡挫折的敗仗,「以前未贏過獎盃,未贏過腰帶,當然好想去贏,但當這些獎盃及腰帶都擁有的時候,就會發覺其實也沒甚麼特別。在比賽中獲勝固然是開心的,但對於自己再進步是沒有很大的幫助,相反是輸了才能迫令自己在挫敗中學習,並吸收到對手的長處。」思量了一會後,Bryan續說:「當中04年與居港泰國拳王李旭明對打的一場比賽,叫我自己印象最為深刻。那場比賽我們打五個回合,到第三個回合我已經被他以一個踭擊打歪了鼻樑,連眉心也爆開了,血流披面,比賽結束後回到更衣室我還幾乎暈倒了,是我傷得最重的一次,也是我最不留力氣去打的一次,記憶中當時陷入了瘋癲狀態的我,更無意識地輕輕咬了他一口。」雖然泰拳為Bryan帶來了這麼多的錦標與榮譽,但同時亦給他帶來不少傷患,除了鼻樑被打歪了之外,更因為椎間盤突出而要做微創手術,將突出的部分刮走,令腰間留下兩個圓形疤痕,然而他還是堅決認為這一切都是值得的,「沒有泰拳就沒有今天的我,不是說現在開拳館開餐廳,賺到多少錢,而是令我由當初做人沒有目標,每日都是渾渾噩噩過日子,變成今日一個有目標有夢想,懂得管理自己的人。」
 
TEXT / BODOM WONG    PHOTO / MICHAEL WONG
STYLING / CHARLES WONG    WARDROBE / BOSS
Hash Tags 

MAYBE YOU'LL LIKE

由性感到小清新
綾瀨遙的寫真進程
其實眾多現在你看到的當紅日本女星,最初入行,也是以性感形象示眾,也拍攝過出位的性感寫真,只是現在她們也成為觀眾眼前一個個出色的性格演員或藝人,不再需要以賣弄性感來搏得關注,才能以自身的內涵和演藝技能來換來成就。
InstaGuy: Ben Hill
Those Guys on Instagram We Want to Be
一般來說,普遍女模特兒的職業生涯都較短,而且隨著她們的年紀增長,工作量會減少。而男模特兒雖然到現在的薪酬都比女模特兒低,但往往隨著年紀增長會變得更有魅力。就以今次介紹的男模Ben Hill為例,他沒有一般小鮮肉的外形,憑著成熟的面孔與優雅的氣質,而今依然於業界相對吃香。
三胞胎?
爆紅《女孩聯誼必勝招式歌曲》主角新登場
相信有看Facebook的,又會看過這個被瘋傳的日本廣告,當中以一首《女孩聯誼必勝招式歌曲》解講日本女生怎樣在社交聯誼時發揮和展示自己認識男生技巧,有趣得不禁要一看再看。當中的女主角一出場,我第一反應是,這不就是Angela Yuen嗎?又或是剛被金像獎提名最佳女配角的廖子妤?相似程度,就像三胞胎一樣。
崔浩然
劍壇貴公子
高尚優雅是人們對於劍擊運動最深刻的印象,在兩個對戰的劍擊手之間,每一個凝視;每一個閃身;每一個移步;每一個刺擊;每一個格擋,動作的韻律節奏慢慢相互融和,華麗得像跳舞一樣。以花劍為主項,崔浩然(Nicolas)在台上是個動作華麗的劍擊手,而脫掉劍衣摘下頭盔之後,台下的他依然風度翩翩,而且俊俏帥氣,一貫劍壇巨星風範。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