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Bodom Wong
Editor

李杰森

香港有摔角手,更有追夢者

「為夢想,你可以去到幾盡?」為了一個職業摔角夢,李杰森在17歲時離鄉別井,獨個兒衝出香港往日本闖,每個月僅靠著數萬日元的微薄收入維持生活。7年後的今日,小伙子終於熬出頭來,收到摔角界殿堂WWE的邀請,參加CWC次重量級經典賽,邁步自小夢想的璀璨舞台。

 
「摔角」這兩個字,相信大家都有聽過,但在這運動並不流行的香港,真正地看過摔角比賽,對摔角比賽有認識的人,可說是寥寥可數。對於普遍只曾翻看過一些零碎相片和片段的人來說,摔角給他們的印象就是血腥和暴力,而那極為誇張的打鬥方式,更使「到底那是真打抑或假打?」成為了在大家的腦海中最常出現的問題。根據美國人的說法,摔角是一種「sport entertainment」,雖然以格鬥競技的形式進行,但其實整場比賽的過程和結局都是早就編排設計好,並透過摔角手之間的互動演繹出來,他們更會研創苦練一些特別招式,然後在台上施展出來,從而為觀眾帶來更大的娛樂享受。簡而言之,摔角比賽就是一齣以武打為題材的舞台劇,而摔角手就是劇中演員。
 
初踏台階
此前只曾從電視上看過摔角比賽的我,總覺得摔角手都是窮兇極惡與狂傲粗豪(還有點變態)的,豈料在我面前的李杰森(Jason),卻與我印象中的摔角手是完完全全的截然不同。雖然體型上同樣是滿身肌肉「手膼起展」,但說起話來卻是彬彬有禮又帶點羞澀,若只是在街上看見Jason的話,會以為他只是個普通的健身迷,殊不知眼前的這個人竟然是現今香港擁有最多腰帶、甚至世界冠軍頭銜的職業摔角手!正如大多數香港人一樣,Jason最初接觸到摔角的渠道,是電視播映的摔角節目,他憶說:「初時覺得很有趣,便每個禮拜都定時定候收看,後來愈看愈上癮,便開始上網找摔角比賽的片段來看,雖然字幕上都一定會打著『Don't try this at home』的字句,但我當然不會理,最喜歡在床上抱住個枕頭模仿摔角手的招式。後來透過網上論壇認識到『港摔』創辦人何顥麟,就跟著他們逢星期日在體育館練,一班人加幾個厚墊薄墊,就在上面『撻』來『撻』去,一起研究和練習從摔角節目中學到的那些招式。」
2008年,這班對摔角充滿著熱情的小伙子,集資在火炭建立起訓練中心,更於 2009年舉辦了首次公開比賽。由起初獨個在家裡拿著個枕頭亂摔一番,到真真正正地站在擂台上對著近百名觀眾表演,Jason說:「雖然為了這次比賽,我們排練了整整一個月,但心情還是無可避免地異常緊張,到最後站在台上時,都已經沒有再理會是否打得好看,只求沒有犯下甚麼大錯誤。」雖然Jason是如此謙虛地說,但他和一眾選手在那次演出的精采程度,從港摔在其後所辦的十多場比賽裡,入場觀眾愈來愈多的事實中可知一二。
 
 
日本取經
正當摔角在香港漸受歡迎,一個壞消息突然而至,由於經營成本上升,港摔在2010年只好將訓練中心關閉,而何顥麟亦決定飛往英國受訓。面對如斯改變,Jason也下了一個重大決定,「我在facebook上找到著名日本摔角手大谷晋二郎,然後問他能否讓我過去日本跟他學習,想不到他竟然一口答應了!」就這樣,當時才17歲的Jason獨自由香港飛到東京,在大谷晋二郎開辦的ZERO-1摔角聯盟裡當起實習生來,「那時候在日本,一星期訓練五日,朝早8點起床食早餐,然後便要負責宿舍的收拾和清潔;11點開始大約四個小時的訓練,除了拳擊技巧和體能訓練之外,最主要是練習落地姿勢,因為摔角雖然並非真正的格鬥運動,但始終都存在著一定的危險性,所以如果落地卸力的動作練習得不好,是很容易會受傷的,更不能當上職業摔角手在台上比賽。訓練完畢後,如果晚上有比賽就打比賽,不然就是回宿舍休息。」Jason續說:「在日本,11及12月是摔角比賽的旺季,試過最誇張是每晚都有比賽,除了公司(ZERO-1)的比賽之外,有時其他公司也會邀請我過去幫他們打。」
雖然正如上文所說,摔角比賽的過程和賽果都是早就編排設計好,但編劇在決定劇情和賽果時,其實往往也代表著對於摔角手的重視程度。一個香港人,在人生路不熟的日本獨自待了六年,沒被壓榨欺負已經算是萬幸,更遑論受到追捧重視,因此Jason尤其感激ZERO-1對自己的栽培,「公司對於輸贏及冠軍名銜非常重視,所以我怎也意想不到,他們竟然會安排我在NWA世界雙冠王的挑戰賽中打贏,奪取世界冠軍的頭銜。」
 
尋夢之旅
每年舉辦超過350場摔角比賽,在全球擁有多達六億五千萬戶觀眾,世界摔角娛樂(WWE)是當今最具規模和知名度的職業摔角平台;如果說百老匯是舞台劇演員的夢想舞台的話,那麼對於摔角手來說,他們的「百老匯」便是WWE了。在剛過去的6月,Jason獲邀遠赴美國,參加由WWE舉辦的Cruiserweight Classic(CWC)次重量級經典賽,成為首兩位在WWE舞台上登場的香港摔角手之一,「那是WWE的一個新計劃,邀請全球16個國家一共32位輕量級(體重205磅或以下)摔角手以淘汰賽的形式進行比賽,其中代表香港的選手是我和何顥麟。」Jason笑說:「回想起最初收到電郵說我被選中參加這次比賽,叫我填好資料send給他們時,還以為是詐騙案。」雖然只是短短四日,但Jason最後亦表示此行已經令他獲益良多,除了親身見識到頂尖摔角殿堂的專業製作,還感受到美國觀眾對於摔角的澎湃熱情,並為日後達成成為WWE正規選手的夢想踏出重要的第一步!
 
TEXT / BODOM WONG    PHOTO / MICHAEL WONG
STYLING / CHARLES WONG    WARDROBE / J. Crew
Hash Tags 

MAYBE YOU'LL LIKE

蘇伊俊
那年十七
十七歲那年,不是蘇伊俊遇上籃球的那年,那時他已開始在本地聯賽征戰。那,是我們men's uno與他相遇的那年。重遇今天三十而立的蘇伊俊,入樽的男兒仍在球場上奔跑,但籃球世界又是否和十七歲那年一樣?
ON THE STAGE
成名之後
天份、身材,絕大多數優秀的運動員都具備這兩個條件,也有很多人認為,運動場上本來就是一個七成靠天賦、三成靠努力的舞台。本港運動界中同樣不乏成功衝出國際的選手,桌球界的「神奇小子」傅家俊(Marco)和近年在劍擊界冒起的新秀崔浩然(Nicholas),儘管他們均來自不同的運動領域,但在「輩份」上的長幼關係,卻有一份惺惺相惜之情誼。然而,在成名過後,繼續保持佳績甚至心理質素打好比賽尤為重要,這方面跟他倆身穿的米蘭男裝品牌Ermenegildo Zegna的非凡工藝背景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兩者都是努力為承傳技術與智慧的延伸,薪火相傳。
綾瀨遙接班人吉岡里帆
若能走氣質之路有誰想賣弄性感
老實說,現在當紅的日本女藝人,有那一位在出道之時沒拍過性感寫真?(除非她真的完全性感不起)只是每當她們有了一定知名度與發展機會後,便會自然地收起性感,轉為走氣質的路線。這以綾瀨遙為例子便最合適不過,身材出眾的她所拍過的性感寫真,到現在看還是經典寫真之一。而其實,性感女星當然也是期待轉戰戲劇之路,成為藝人明星,在吉岡里帆的身影中,我看到綾瀨遙的影子。
讓那嘶吼歌聲延續
向Linkin Park主唱Chester Bennington致敬
相信不少人和我一樣,打開新聞看到搖滾樂團Linkin Park主唱Chester Bennington在美國加州洛杉磯的住宅內上吊自殺,最近才推出新專輯的Linkin Park,還在忙於宣傳期。都大感震驚。Linkin Park由成立至今,在搖滾音樂界已經成為經典,世界各地都擁有大量的fans。而他們的歌對一眾八、九十後來講,都可說是非常深刻,每每考試前夕,用那爆發的歌聲來宣洩一下,是何其解壓!如今Linkin Park的靈魂人物走了,唯有把那嘶吼歌聲放在心中延續下去。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