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 PARIS SUNSHINE
花都陽光男孩

UNO GUY 朱鑑然

今年1月,我們邀請了香港新生代男神朱鑑然(Kevin)以men's uno客席編輯的身份,前赴巴黎出席今季的時裝周。冬末的巴黎,難得地陽光明媚,由游泳運動員轉型作演藝人的朱鑑然,其獨有的陽光男孩氣質,在花都驕陽的映襯下,份外光芒四射。

JOEL LEUNG
EDITOR-IN-CHIEF

零死角陽光男神

或許是我自己太鍾愛陽光燦爛的日子吧,對開朗及陽光型的男孩女孩,總有一份莫名的好感。在香港這個風雨飄搖的時期,我們彷彿更渴求及需要一位充滿陽光氣息及正能量的封面人物,給我們驅散陰霾。 在香港新一輩芸芸男星中,朱鑑然擁有先天性的優勢:前運動員的光環、高大健碩的身材、自律檢點的言行舉止、堅毅而充滿自信的性格。這種種條件加起來,讓他當之無愧成為新一代零死角的陽光男神。我想說,如果他參加那些年陽光檸檬茶廣告的試鏡,連鄭伊健都可能會輸。 現年31歲的他,依然保鮮著一份青春及學院派的味道。調皮的眼神,開朗的笑容,讓我不禁先問他求學時期作文課那道必答題:他小時候「我的志願」是甚麼? Kevin先靦腆地笑了一下,然後回答︰「當我還是個小學生的時候,曾經很迷戀恐龍,所以想做一個專職研究生物的科學家。不過同時間我也喜歡游水、喜歡海洋,恐龍很dry嘛(編註︰吓?),所以便撈埋一齊做瀨尿牛丸,認為『海洋生物學家』就是兩全其美的職業。不過後來發現物理、化學、生物科都很艱深,因此很快便放棄了這個志願了。」聽到這個答案,我真的忍俊不禁,笑到人仰馬翻。 作為典型的陽光男孩,他的直率已達到可愛的程度。自言從小沒有想過當演員或明星,也從未有過長大後要成為運動員的想法。在他的字典中,沒有所謂「遠大的理想」這一條,能夠在成長路上遇上自己喜歡做的事情,然後把這事情愈做愈好、愈做愈精采,這樣就已經好開心。 「就算你問我現今這一刻有沒有所謂要成為明星的一份希冀,我都可以坦白說是沒有。反而,我只會要求自己把面前的工作做好,對如今的演藝事業一點一點地投入及發掘出更多的熱愛。」

順著水流不用勉強

他說,無論是之前當運動員抑或現在當演員,都是自自然然地就投身其中的,之前沒有計劃、決志這些階段。「很有趣的是,我人生中很多事情和重大決定,都是順其自然地發生,just go with the flow,沒有刻意、也不勉強,這樣無論對自己或對身邊的人,都是最舒服的。例如我從來沒有『希望成為運動員』這份決志,由最初單純喜歡玩水游水,到後來在這嗜好上投入的時間和心血愈來愈多,也游得愈來愈好。到醒覺的時候,發現自己已在不經不覺間成為了一個運動員了。」 Go with the flow,這應該是Kevin與「水」這媒體長期相處後悟到的其中一種哲學吧。除此之外,他說游泳這事情還教曉了他一個很奇妙的道理︰「我初學游泳時其實游得很差,有一刻我甚至以為自己根本不是游泳的料子。不過有一天,我忽然靈光一閃,洞悉了泳術的竅門。原來,世上每一種能力都有一個竅門的。你努力去學習、去訓練、去研究,可能都沒進步,但忽然一天,你會找到這個竅門,然後就像被打通任督二脈般成為了高手。」他熱心地和我分享這個人生道理,最後再補充︰「現在我的目標,就是尋求演技上的開竅。」 本身是游泳運動員,身材高大健碩又充滿陽光氣息,Kevin這個形象在演藝界發展應該會成為很大的優勢吧。可是如果換個角度看,這個陽光男孩的典型,又會否局限了他接拍電影及電視劇的角色呢? 他點了點頭,說︰「我承認這個陽光男孩形象絕對是優勢,但同時也是一個包袱。人們會覺得你外表高大健碩英俊之餘,可能徒具外表,沒有甚麼內涵。所以人愈成熟,便愈覺得需要更深層次地認識自己,發掘自己更內在的東西,不能讓人家只靠流於表面的東西去標籤及評價自己。」說到這裡,他忽然神秘兮兮地續說︰「正正是透過這個發掘自己的過程,我近來發現,原來自己都有陰暗的一面,不是一味的陽光正能量。」 有關這點,的確是有事實佐證的。在2018年上映的網劇《無間道》中,他一洗陽光男孩的形象,飾演戲中一個叫做「洛威」的古惑仔,演得入型入格,頗讓人耳目一新。問他當時如何投入這個角色,他回答︰「以演戲作為了職業之後,讓我領悟到其實每一個人都藏著多方面的性格,有些性格較容易在人前顯露,有些性格則較深藏。作為演員,當要把一個角色演活時,需要做的就是把某種深藏的性格挖掘出來,然後把它誇張放大,就能塑造出有血有肉的角色了。因為,你其實不是在演戲而是做自己,只不過這個自己,平時都躲藏在你內心的暗處,需要你找方法把它引導出來。」

榮譽與遺憾

Kevin在2016年出道,至今不經不覺已三年多。由於同樣從游泳運動員轉投演藝界,出道至今都有人會把他和方力申作出比較。這種比較,他介懷嗎? 「事實上,在我代表香港比賽那幾年,方力申已經差不多退役,所以彼此沒有太多的碰撞。人家要拿我們來作比較,也輪不到我說喜不喜歡。若有人說我比方力申差,我當然會接受批評,然後努力做得更好;若有人讚我做得比前輩好,I'm honored。」 2020是奧運年,作為前香港游泳代表,Kevin曾幾何時都總有盼望過擠身奧運賽事吧?「當然有想過!我曾經有兩屆希望衝擊奧運的資格賽,爭取奧運的入場票,但最後都失敗,水平始終不夠。奧運從來都是每一個運動員渴求的最高舞台,能夠成為奧運選手,對我們來說是另一個層次來的。所以,在運動員生涯中無緣參戰奧運,對我來說是一大遺憾。」 Kevin曾經先後兩次衝擊奧運參賽資格都鎩羽而回,他憶述,比起第一次的失敗來說,第二次敗走時的失落感更巨大︰「當時只有18歲的我,原本打算退役,但那時在加拿大遇上了一名很好的教練,讓我重新燃起了希望。可惜後來這教練要移居去另一個省份,大學的泳隊換上了另一位新教練,而新教練的訓練方法並不適合我,和我也沒有任何火花,於是我愈練愈迷失。三年之後我再參加奧運資格賽,誰知發揮得比第一次還要差。我心想,我放多了三年的努力,竟然反而比我十四、五歲時退步了,那時一種無力及無助感籠罩著我,著實崩潰了好一陣子才能重新站起來。」Kevin說到這裡長嘆了一聲,當年的挫敗經驗,他如今回想時依然感到悔恨及憤憤不平。 「我會提醒自己,現實有時很殘酷,不是你付出了幾多,就有對等的收獲,有很多在你掌握之外的客觀因素,能夠影響你的成敗,甚至完全抵銷了你的努力成果。可是,也絕不能因為這樣而不付出努力。」我明白的,付出了努力卻得不到回報當然讓人心有不甘;但比較起來,當機會一旦來臨時,因為沒有努力裝備自己而把機會錯失或糟塌,那種悔恨更會讓人死不瞑目啊!

CHIC GROUP INTERNATIONAL (HK) COMPANY LIMITED. A MEMBER OF CHIC GROUP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PHOTO DETAILS

MAYBE YOU'LL LIKE
 

日本女網友票選
「Top10最想和他交往」男藝人

18, FEBRUARY, 2020

 

窪塚洋介帥氣繼承
兒子窪塚愛流出道

13, FEBRUARY, 2020

 

傳奇是永遠的
Kobe Bryant奉獻籃球的一生

30, JANUARY, 2020

 

加拿大歌手Shawn Mendes
榮獲男同志最愛小鮮肉

21, JANUARY, 2020

 

周興哲
陪你寂寞

13, JANUARY, 2020

BACK TO HOME
CHIC GROUP INTERNATIONAL (HK) COMPANY LIMITED. A MEMBER OF CHIC GROUP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