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時裝編輯對談:BLACK MIRROR
可否不分膚色的界限

11, FEBRUARY, 2018

「歧視不存在,世界更可愛」時裝集團H&M最新童裝,最近找了個黑人小孩穿了件印著「coolest monkey in the jungle」的衞衣拍廣告硬照,結果引起「種族歧視」的軒然大波,搞得灰頭土臉,最終道歉並移除廣告。是有心?或無意?相信只有天知地知,H&M本身自己知。不過,歧視有色人種這個課題,在時裝界其實也屢見不鮮,亦實在不解在今時今日嚮往民主自由的世代,仍然會容納這種思維存在並蔓延。

FASHION DIRECTOR: KRAMERMER

等待光輝歲月

H&M其後在Twitter發聲明:「知道很多人因為那廣告感到不高興。我們只能表示同意。我們為拍攝這樣的照片深感抱歉,並為生產該產品感遺憾。故此,我們不只從各渠道撤回該廣告,還會在全球收回該產品。」聲明又指,「我們會徹查事件成因,以防再犯下這樣的錯誤」。

其實,該系列服裝其他設計都是由白人孩子演繹,包括一件印有「求生專家」(survival expert)的衞衣。如果「出事」這件衛衣同樣找個白種小孩來拍,我相信應該就會沒事了,因為你不會把猴子跟白種小孩聯想在一起,儘管森林裡也有不少白毛猴。但白人也不會想到自己像猴子,可見一念之差,有心無意都出事。

H&M這場「關公災難」惹來社會各界人士猛烈批評,加拿大黑人歌手The Weeknd中止跟該公司的合作關係,聲稱感覺被冒犯。美國NBA黑人球星LeBron James在IG上載了一張改圖,將原廣告上的男童頭上加了王冠,又將其衞衣的原有字句改為一個王冠,並留言:「我們非裔美國人永遠要衝破障礙,證明別人錯了,要更努力去證明我們的價值。」不過,只要我們翻一翻查H&M官方網頁,發現品牌除了聘用該黑人男童,也有白人和亞裔小童模特兒,這亦是品牌的一貫服飾展示手法,以表現世界大同的態度。有人認為是無心之失,皆因全球不是只有非洲才有森林,亞洲和南美許多亞熱帶地區都有熱帶叢林。有森林,自然就有猴子,H&M高層一早已經計劃好要為黑人模特兒度身訂製這款「歧視衛衣」以存心毀掉品牌名聲嗎?是有心人對號入座,又或是我「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發作?過往時裝界引發這類「疑似歧視案例」可謂接二連三,Zara曾因為一件印有「white is the new black」的上衣而被批評種族歧視;Dolce & Gabbana一輯在內地拍攝的廣告照被說成歧視中國人。「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但是站在「歧視」這個字眼的道德高牆之上,關公都要跪低,更何況H&M?

 

FASHION EDITOR: CHARLESWGHOU

關公也難保

因為一件衛衣,就把H&M位於南非的專店砸得面目全非;相信這次連關公也保不了。「歧視」這議題一直是不少廣告大片不敢觸碰的底線,但歷年的時裝史中,不少品牌也有意無意踩中這致命禁區。

就如前年,Marc Jacobs的紐約時裝騷上,包含Gigi Hadid、Bella Hadid、Kendall Jenner等清一色的白人模特兒們頂著一頭五顏六色的假辮髮造型走上天橋。這個具有爭議性的舉動馬上在社交媒體上引起爭議和討論,質疑模特兒頭上的彩色辮髮有歧視的嫌疑,但其後Marc Jacobs本人隨即做出了回應,「當有色人種將她們的頭髮梳直,人們就不曾批判她們。我尊敬所看見的人並被她們的外貌啟發,在我眼裡沒有膚色或種族,只有人本身,看到許多人心胸如此狹窄確實使我感到遺憾!」但爭議之聲並沒有平息反而愈發擴大,引發網絡上一面倒的批評聲浪,最後Marc哥也需要為此事件在IG上發文道歉。

而Moncler前年也因為一個logo而讓品牌陷入水深火熱的處境,因為當時品牌推出了最新服裝logo,該設計圖案明顯取材於19世紀流行的黑面娃娃(golliwog doll)。但這個黑面娃娃常常跟歧視黑人和極端種族主義聯繫在一起,讓不少人出面控訴品牌。其後,品牌回應堅稱,設計的logo與這個黑面娃娃沒有關係,它只是一隻名為malfi的企鵝logo。而在它們的道歉聲明裡提及「對於服裝採用malfi企鵝形象造成的任何冒犯,我們表示抱歉。Malfi是由藝術團隊FriendsWithYou創作設計,最重要的寓意是全球友誼」。原本用來表示全球友誼的一個意思,但就因為種種原因而弄巧成拙。

其實,自從網絡世界成為資訊傳遞的主要渠道後,這些爭議有愈益上升的趨勢,這到底是問題一直存在,抑或只是鍵盤戰士的威力?說到底,歧視向來是連關公都管不到的範疇,只可以說「下次小心啲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