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時裝編輯對談:消失的創意
How Does Fashion Kill Creativity?

5, OCTOBER, 2017

How Does Fashion Kill Creativity? 近年,時裝編輯最常在品牌公關聽見的便是「我們的東西不可以與其他品牌混搭」,甚至是「要跟我們設計造型一樣total look」。究竟這是誰訂立的規矩?又是誰牽制於誰?行內都知道某些超級品牌,都紛紛表明造型不能摻雜其他品牌。今年輪到Calvin Klein!新官Raf Simons早前下令,品牌設計必須要以full catwalk look出現,不能夾雜著其他品牌,甚至是無名品牌、或者是懷舊衣服設計一律都禁止配搭。變相編輯沒有任何創作及設計造型的空間可言。編輯自主與廣告收益之間的微妙關係,真係「手背又係肉,左手又係肉」。

FASHION DIRECTOR: KRAMERMER

雞蛋與高牆

有人說,total look能夠傳遞出更強的資訊;有了新的創意總監,改變美學風格也意味著品牌需要重新定義外觀,歸納出一個很清晰的願景,以及針對這個願景進行更純粹的溝通。無疑,這是純粹站在公關人員的角度。當然,我明白要成功執行這個舉動,另一個優勢就是「物流效益」,例如可以好好管理每次寄出進行拍攝的samples,因為公關不用再把每個造型獨立拆開,分散的情況便會減少發生。

為自己公司爭取最大利益!其實不只是發生在時裝品牌與雜誌之間,似乎這種事情是天天都在地球上發生。但是這種時裝攝影的「新常態」,的確讓很多stylists感到十分沮喪。《Rika》時裝總監Alexandra Carl曾經表示:「如果你用total look的話,那麼你根本不是在做styling,而是給人穿衣服。受到這麼嚴格的控制,真的消滅了創意殺死了靈感,大家還如何能在時裝大片上打下自己的credit?」

另一方面,有人認為經驗豐富的stylists有能力、也應該在受到限制的情況下工作,同樣炮製出予人靈感滿滿的圖像,沒有所謂來自廣告客戶品牌的壓力。眾所周知,做編輯的時候總會收到一張廣告客戶清單,接下來將會持續很長時間,你會與清單上出現的品牌「混熟」。某程度上,這是一條踏上無盡的旅途,我們要明白一點,「世界變了」,許多行業的遊戲規則都必須被改寫,你或許可以堅持到底,可以說他們因循守舊,當然「變革者」亦未必是對的,但是你得要面對挑戰。最後的結果,還是交給市場的反應來告訴大家。

FASHION EDITOR: CHARLESWGHOU

被蒸發的時裝

當大家還在覺得時裝編輯是一份發揮創意的職業時,但事實是我們的創意已經一天又一天被蒸發掉。從來,牌面最大的人可以話事,在每次拍攝時裝大片或特輯時,都會收到「特別叮嚀」,某幾個品牌必須以total look的方式呈現,甚至連圖案所穿著的層次、穿法也必須跟足。當然,出現這些特別要求,除了是我們親愛的廣告客戶外,就是一些大品牌。

若果是我們親愛的廣告客戶,有這個total look的要求可算是理解。始終現時雜誌與廣告顧客的關係,本來就是唇齒相依,但另一方面卻又是唇亡齒寒的。因為紙媒的收入大部分來自各大品牌,而他們以「畀得錢就係老闆」的心態,並用他們獨特的時裝美學,掌管當中的拍攝內容,變成他們口中的公司風格,讓他們容易向上頭交差。但始終這是一場買賣的關係,到最後都要乖乖地跟隨指示(最多在背後反多幾下白眼,讓自己心情緩和一點)。而另外扼殺創意的是一些品牌訂下的total look條例。根據一些時裝公關口中,他們指因總公司下達的命令要求若要拍攝品牌服裝時,必須以total look配搭。甚至有公司必須以完整的total look拍攝,更不能混搭同系列的其他服飾和單品。因為不少時裝品牌認為全套造型能夠傳遞出更強的信息,並保持了系列的原裝美感。若然如此,為何我們不只看時裝騷的照片和廣告?我亦曾聽某公關表示,要全套造型示人是對時裝編輯們的不信任,並保障他們品牌的利益,同時這個要求往往是一些轉換了新創意總監的品牌,因為品牌想把他們的美學風格直接傳遞給讀者。但我都是那一句,為甚麼我們不看廣告就算?

其實時裝雜誌就是一個時裝消化器,透過編輯們的看法和創意為每季時裝最新的資訊整合和分解,把最重要或最新的潮流留下,讓讀者吸收。若整本雜誌只以total look的方式示人,最後只是有名無實的catalog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