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時裝廣告一定要有衫?
這些品牌告訴你概念比衣服更重要

6, SEPTEMBER, 2017

時裝品牌的成功,服裝設計最重要?不一定,品牌的形象、態度與包裝,宣傳有時甚至比服裝本身來得重要。美國品牌Calvin Klein就是非常好的例子,1990年代起用了Kate Moss拍攝一系列性感廣告,令品牌的內衣褲與香水成為了Sex appeal代表。廣告就是有說故事、為品牌發聲的能力,當市面大部分廣告都以模特兒穿上品牌服飾出鏡,有一批以概念與美學行先的設計師拚棄傳統,改以圖像甚至文字去表達品牌,亦即是Anti-advertising,將品牌的信息傳遞之餘,更能令人留下深刻印象。

ALEX NG
FASHION EDITOR
 
當大部分品牌的秋冬系列廣告都於8月份推出,巴黎當紅品牌Jacquemus姍姍來遲的廣告顯然與其他品牌與眾不同,事關品牌今季的廣告只有兩位模特兒於沙灘中央赤裸擁抱,一件品牌的設計都沒有穿上。廣告形象由品牌合作多次的攝影師David Luraschi掌鏡,每次都有瘋狂概念的設計師Simon Porte Jacquemus,今次希望製造不受時間所限的攝影作品,單純的以兩個赤裸的模特兒,於海邊的太陽傘下擁吻。其實整個setting不只充滿藝術感,更有將系列的主題─巴黎女士愛上吉普賽男子的故事沉實地表現。
 
 
同一季度,還有先前找來Dazed and Confused主編Isabella Burley成為品牌編輯,希望重新包裝品牌形象的Helmut Lang,推出了名為 「Helmut Lang Seen By: The Artist Series」的一年計劃,12位視覺藝術家會由10月16日起,每個月推出此限定系列,包括T-shirt、海報及其他配飾,所得收益的15%將會捐到藝術家指定的慈善機構。10月打頭炮的藝術家是Walter Preiffer 1984年的攝影作品,然後會有Leigh Ledare、 Boris Mikhailov與Carolee Schneemann等視覺藝術家的系列出現。
 


 
而既然提到Helmut Lang,就要跟大家「想當年」,1996年Helmut Lang與女性主義藝術家 Jenny Holzer 合作,單純以文字「I TALK, I SMILE, I BITE, I BITE YOUR LIP...」等字眼的一系列廣告,以及後來2000年品牌香水,單以HELMUT LANG字樣於的士上賣廣告,以及1998年的廣告成為了概念性廣告、anti-advertising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