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時裝「二世祖」撐得起麼?
The Next Millennial Generation

7, FEBRUARY, 2017

林子祥都有唱過,「填滿一生,全是數字,誰會真正知是何用意?」80年代的歌詞,直至今日仍然有其真理存在,尤其在爭名逐利的時裝界,在華麗包裝背後也要「搵飯食」,創意再好卻落得生意慘淡,也是死路一條。如何可以在短時間吸納號召力?時裝品牌只要懂得善用網絡世界的優勢,的確「錢」途無限,這方面Dolce & Gabbana絕對是高手,幾乎找來全世界的「星二代」行騷,利用他們在網絡的影響力再「影響」銷情,贏得全球焦點。那麼從前純粹的時裝設計,是否已經盪然無存?

HO SIN WAH
FASHION DIRECTOR

人生「星」利組
有人會問,17秋冬男裝有甚麼看頭?也許我會胡說八道一輪,但若你問我有哪一場fashion show留下深刻印象?我會二話不說肯肯定是Dolce & Gabbana。眾所周知,即使品牌風格向來擺明商業化,但從某個角度來看品牌也是「反對寡頭壟斷」的獨立時裝品牌吧,加上DG二子多年來擅長將普通派對變成勁舞勁騷的本事,如何可以將一個設計系列再推上高峰?他們想出了一個非常聰明而且一擊即中的方法,就是廣發「英雄帖」給一眾名人之後的「星二代」、90後rappers和bloggers出席時裝騷。且慢,不是讓他們成為座上客,而是真真正正取代專業模特兒的天橋工作 ─ 「星二代」行catwalk,夠gimmick啦。
 
我坐在現場的那一刻,一邊看騷的同時,現場的強勁背景音樂配合時而走錯位時而「又仆又碌」的新晉天橋驕子/女,卻發現我的右腳竟然配合音樂而郁動起來。然後我又突然思考品牌此舉究竟想帶來甚麼效果?「星二代」真的可以為品牌塑造更鮮明的形象嗎?可以讓時裝人倍添對品牌的專業或創意設計嗎?別人想從DG請來「星二代」當中看到甚麼東西呢?「星二代」真的值錢麼?就是想看看這批「星二代」的俊面美貌跟他們的明星父親母親有多像樣嗎?到最後待我完騷後才發現,以上這些臆測都是多餘的,新聞稿上我找到了品牌的「肯定」,就是列明了「星二代」各自的Instagram戶口擁有多少個followers,而所有的答案得出的結論是「數字大過天」。
 
80年代名模Cindy Crawford之子Presley Gerber,IG追隨者達187,000;Jude Law.之子Rafferty Law雖則只有22,000,不過「因父之名」又怕甚麼跑落後?史泰龍兩位千金Sophia Stallone及Sistine Stallone各自擁有超過31萬的「信徒」。一切都是數字作怪。專業模特兒?潮流唔興啦。
 
TEXT / HO SIN W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