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 UNO

是元介
初心覺醒

30, NOVEMBER, 2017

自願擔當學生們的心靈導師,分享人際關係相處上的智慧經驗,有著一副青春娃娃臉的是元介,披掛內斂沉穩的人生歷練,繼續追逐夢想的風。

春風化雨2.0

近期多在大陸拍電視劇、電影和網劇的是元介,已有將近一年半的時間睽違台灣觀眾,相較於先回《我的自由年代》裡大學生鄭人維的外放表演,這次與夏于喬攜手主演、由陳大璞導演執導,改編自「Super、Power教師全國首獎雙料得主」— 王政忠真人真事暢銷小說的同名電影《老師你會不會回來》,則讓大眾看見不同過往更內心深層面的是元介。開拍前一個多月的前製作業,他與片中的學生們一起全程參與上表演課,很多是素人小孩,根本不懂演戲是甚麼,拍戲地點又身在南投中寮偏鄉,連他自己有時拿到一瓶飲料都覺得倍感珍惜。期間他成了這群六年級到高中生孩子們口中的「元介葛格」、「王老師」,培養出超乎家人般親密的寶貴情誼,還充當起學生的心靈嚮導。他也不時聽老師侃侃分享,專業的教育理念和做人處世的道理。開拍前一個禮拜特地去看老師上課,模仿些微的小動作,加入自己的表演裡,用是元介的角度去詮釋王政忠老師。

「老師對於學生那份堅持的愛是甚麼?他們在經歷了921地震,被震碎了心和家庭,那股重建的力量和當下心境又是如何?我必須要找到!」是元介衷心希望,自己並不是要飾演成一位英雄,而是要讓普羅大眾知道,世界上有很多像這樣擁有熱血和愛的偉大教師,就在人們的日常身邊。「不是那種大聲說話張揚、愛出鋒頭的老師,是讓所有的愛從心裡真正地付出。從小到大印象中,男老師都是內斂的,默默地做,這就是我想要表達的『王老師』。」

 

讓愛傳出去

電影最後一幕全國高中國樂團比賽的重頭戲,囊括許多素人學生和厲害的國樂手,每天在一起互相督促對方,準備了足足兩個月練習。是元介坦言過程中自己從來不聽,因為知道這是他們最關鍵的一場戲。開拍前還戴著耳機將音樂開到最大聲,直至鏡頭面向他時才拿下,當他聽見二胡拉出來的第一道聲音,眼淚就跟著飆噴了出來,彷彿與學生們共同完成了一件事般無比感動。「那一刻我好像就是他們真正的老師,帶著他們從不會看譜到會演奏,表演完很有自信地站起來用力鼓掌。」殊不知那場戲的前一晚颱風夜,他才剛在台北老家為了救流浪貓從二樓鐵皮屋摔下來,手脫臼縫了四針。但看到學生們演奏完,他還是無法顧及手上的傷,撫平激動情緒拍手叫好。「縱然我們共同經歷了非常辛苦的一年拍戲旅程,大家都成長了,但回憶是滾燙美好的,彼此都找到最純粹的那顆初心!」

看在是元介的眼裡,戲中的一些小孩也不是真的壞,全因他們身在資源不足的偏鄉環境。「電影裡頭真正要傳達的,不僅僅要帶領觀眾看到王政忠如何從生活教育著手,在南投縣中寮鄉的爽文國中反轉偏鄉孩童的教育,以一種寓教於樂的方式,帶動社會資源來關注偏鄉學童的問題,同時喚起人們對於老師的愛和希望,在台灣一定還有很多這樣美麗的故事等待被發掘。」

 

堅持夢想

「其實對於演藝工作,我是到了發專輯後才確定自己要走這條路。我到現在都覺得,可以發專輯、當『元衛覺醒』,而且我還有一首很厲害的歌叫《夏天的風》,這一切都好像是一場夢!」從歌手到演員,是元介坦言路程中有很多曲折和挫折,唯一方法就是「堅持」。「不管各行各業,『堅持』很重要!熱愛這份你喜歡的事情,你就堅持。就我自己一路以來的方式,演員就是對自己有自信、多觀察生活周遭細微,還要多嘗試,體會許多劇本給你不一樣的人生,我覺得這是做演員很幸福的事。」他舉例,如何去稱職扮演好一個「壞蛋」,或是一個「房仲業裡不溫不火、成績要好不壞的正常上班族」,都必須用自己的眼睛去觀察,看得愈多、對生活的體會愈多,對戲劇的天馬行空幻想就會變得更多。

是元介坦言,從國中的時候就有一個願望:「想要駕駛飛機!而且是保衛國家的戰鬥機,那才有速度感。戴著Ray-Ban、穿著硬挺的軍裝制服,真的很帥!」這份藏存男孩心底永遠的夢想,他誓言有生之年一定要努力實踐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