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新CELINE背後真正意義
Hedi的時尚之戰正式展開

30, SEPTEMBER, 2018

整個巴黎2019春夏女裝周中最期待的騷,由Hedi Slimane掌舵下的全新CELINE騷,對男生來講更重要是終於有CELINE男裝可穿。一如編輯之前預計,新CELINE完全是Hedi Slimane的Saint Laurent設計的翻版,走黑暗搖滾、更年輕與瘦身的設計,Phoebe Philo留下的優雅風格完全抹殺,亦因此全個時裝界對今次的系列近乎一致負評,就連Tim Blanks與Suzy Menkes等時裝評論家都直指這些設計都已經看過。聘請Hedi Slimane的LVMH集團早已經知道這場騷的走向,但沒有叫停當然有原因,就等編輯剖釋一下Hedi這場騷的真正意義。

ALEX NG
DIGITAL CONTENT MANAGER

老實講,如果以CELINE的舊有風格跟Hedi Slimane這場首騷的風格比較,編輯絕對覺得今場騷是一場災難,但從商業層面分析,LVMH這步可是精心計算過,與近年業績節節上升,手下有GUCCI與Balenciaga的死敵Kering集團來一場時裝大戰。

 



Hedi Slimane本身已是商標

Hedi Slimane對男生來講,算得上是教派的領袖,跟暗黑系Rick Owens般一直有大批信徒存在。事關Hedi Slimane的衣服就是代表著所謂叛逆個性興搖滾精神,成為不少搖滾歌手及個性型男的衣服選擇。早於2000年時期,他於Dior Homme的緊身西裝與牛仔褲完全改變了男裝的潮流。之後於Saint Laurent的4年間,他証明了自己不止能夠設計男裝,就連女裝甚至高級訂製服也能駕馭,同時令Saint Laurent收入增長超過一倍,相信LVMH就是看上他是全方位技能,放心將CELINE交付予他。

 

Phoebe Philo時期的Céline

Phoebe Philo十年間將Céline起死回生,標誌性的tota bag與Phantom bag,一直大賣至今,更建立了象徵現代女性隨性優雅的Céline風格,令年收入達近10億歐元。但Phoebe Philo堅持將品牌定位於少眾市場,相對其他品牌更是非常遲的加入e-commerce及社交平台,亦未推出香水等賺錢項目,善於大玩社交平台的Hedi Slimane就有著將品牌開拓的重任。

 

賺錢至上

LVMH集團的「死敵」Kering集團憑著Gucci與Balenciaga,去年的增長率達到驚人的25%,完全拋離所有的奢侈品品牌。LVMH集團就將增長的目標投放於只有女裝的CELINE,開拓男裝、高級訂製服以及香水市場,達到20至30億歐元,換句話說是現時年收入的一倍。為了達到目標,LVMH就找來當年可以將Saint Laurent收入double的Hedi Slimane加入,事關經他手一接觸的產品,都會熱賣。

 

創造後街頭時裝風向

「花無百日紅」正好形容時裝潮流,早幾年由Vetements等品牌帶起的街頭時裝風格已到泛濫的程度,隨著近年設計師們都提出要重視剪裁與設計的前提下,LVMH就走雙方向,以Virgil Alboh加入Louis Vuitton繼續街頭風吸金,另一邊就由Kim Jones的全新Dior Men走新方向,著重衣服的剪裁,以街頭風格配飾配襯。當年創造瘦身西裝潮流的Hedi Slimane,或會成為後街頭時裝風的重要推手。

 


Hedi Slimane對Saint Laurent的華麗復仇

有印象的朋友都會記得,當年Hedi離開Saint Laurent是相當突然,更有不和的傳聞,其後更多次與Keiring集團打官司,或多或少証實了雙方不歡而散的傳聞。當大家都認為今次首騷,英國《Financial Timea》就獨特的提出,當年Hedi Slimane為Saint Laurent帶來每年雙位數的增長率,繼任人Anthony Vaccarello只是受惠於他的光環,繼續Hedi成功的風格,日前就傳出Saint Laurent跟他續約3年,証明這個走向是正確。如今創立暗黑搖滾風的教主回歸,業界大部人都認為因為Hedi Slimane而支持Saint Laurent的朋友會轉到新CELINE上,這意味著這場戰爭不止是兩大奢侈品集團,更是Hedi Slimane對Saint Laurent的復仇。

 



究竟LVMH與Hedi Slimane「咩葫蘆賣咩藥」,時間將會証明一切,但編輯相信,縱然首騷大家諸多負評,身體卻很誠實,最終當Hedi Slimane為CELINE創造出話題又再度火紅時,大家又會熱烈追棒CELINE,就讓時間証明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