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 CULTURE

押在當下
夕陽(工業)無限好專題

23, DECEMBER, 2017

社會不斷演變,一些傳統事物都被標籤及質疑會否被淘汰。見證時代興衰,貌似已逐漸成為夕陽行業的典當業,亦曾面對這樣的「歧視」,但是傳統並不跟創新對立,而當事物已成為生活的一部分,就算科技將來如何發展,都是不會輕易被淘汰的。一步一生,當押業是穩健的行業之選,而且還有更多的步伐邁步向前。

HO SIN WAH
FASHION DIRECTOR

傳統當舖前世今生

典當業是人類最古老的行業之一,堪稱現代金融業的鼻袓,是今日抵押銀行的前身。據記載,當舖早於明朝已經在香港出現,香港開埠後,當押業便漸漸興起。早年的當舖通常樓高幾層,設有貨倉擺放大型抵押品。但隨著經濟轉型,現時的抵押品大多為手錶、金器鑽飾的小型物品,所以當舖會在店內放置夾萬代替貨倉。一般當舖外都會有一塊大招牌作為招徠,招牌底部呈圓形象徵金錢,上端有一蝙蝠的圖案,寓意福臨、福蔭之意。客人一進入當舖後,要先繞過一幅遮醜板、為保障私隱而設的大屏風,再把抵押品遞上高逾六呎的櫃檯,由朝奉(俗稱「二叔公」)鑑別估價,客人認許報價後,朝奉會寫單據並給予客人現金,單據上會寫明利息等資料。客人一般可以抵押四個月,本港當舖月利率為3.5%,過期未有贖回的話,貨品歸當舖所有。所有典押品即使價值不菲,店員只能出價每件貨品10萬元。

在信昌押工作的韓先生在當押業打滾40多年,跟當舖一樣多年來在大角嘴默默耕耘,行業的命運亦幾乎與大角嘴區內一樣,這些年來面對著大大小小的變遷。他指出,舊時代一定要有當舖,不論是平民百姓或商賈都認為當舖可為他們「看門口」。「那個時代的低下階層,幾窮都有一隻半隻戒指旁身,60年代一隻勞力士鋼王1601,當年買$1,080,當舖收$800,窮人有少少錢都可以買得起,儲起奢侈品是作為糧頭糧尾應急之用,作為家庭開支的最強後盾。不過,自從社會福利好咗,生活指數提升過後,新派貸款公司比起以前的高利貸借錢更易,銀行發卡程序亦十分簡便,已有很多途徑搵銀撲水,令當舖重要性都今非昔比。」不過,韓先生認為當舖仍然有很大的生存空間,「當舖的手續比財務公司和銀行簡單得多,幾分鐘便可以完成交易,很適合幾千至幾萬的典當生意。」

 

 

社會變遷適者生存

當押業是否日漸式微?韓先生反而不敢苟同,他認為只是行業競爭較前大,生意愈來愈難做才是重點。「做這一行是因為貪其穩定性,經濟好的時候,其他行業一定比我們賺得多。其實自80年代開始,當押業已經鮮有新人入行,那個年代正值香港經濟起飛,在外賺錢的方法很多,反之當押業行頭晉升機會狹窄,而我們的工作都是一般的手板眼見工夫,又要12小時看鋪,流動性較低,除非得到大老闆的信任,否則向上望的機會很微。」不過,他認為當押業的前途要視乎市場走勢,再去轉型求變。雖說要轉型,但韓先生表示不會把當舖網絡化列入考慮範圍之內,「網上當舖牽涉交收的問題,要多些人手,資金又要增加,收益亦未必理想。」

其實,所有行業能否繼續經營下去,大概都是數字問題,盤數計過做得落,繼續做下去又何樂而不為?俗一點說「唔會死錯人」。韓先生認為做生意都是講求租值成本。「香港現時仍有經營的當舖,都有一個共通點,大多都是設於舊區,像灣仔、大角嘴、九龍城、西環等,舊樓多自自然然等市建局收購重建,加上不少當舖都已成老闆的私人物業,很早已經『上岸』,又不想貿貿然炒掉老伙記,而他們的下一代沒有興趣接手生意,所以主要視乎老闆心態,因此現時留得低的當舖,只要生意不是太難看的話,都會繼續經營下去。」文明能壓碎,情懷不衰,無論枯乾山水。《七百年後》的歌詞裡活像當舖人生,即管看透世事變改,但卻人情未變,這份真情反而更加珍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