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懷才也有不遇
高山低谷時裝故事

29, APRIL, 2020

在泰戈爾《飛鳥集》中的一句:「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報之以歌」。當遇上各種困難時,只要努力面對,最後必定有所收穫。當初,不少人對踏入2020年的新一章充滿著期盼,但無奈的是天氣不似預期。現在,可能不少品牌正在度過他們的寒冬,經歷他們的高山低谷。可是俗語說「有危才有機」,過去時裝行業曾經風光無限,現在正好藉著這機會審視一下之後的發展和蛻變,讓品牌在逆境中率先跑出,與大家一起看到黎明的到來。

CHàRLES WONG
DEPUTY FASHION DIRECTOR

十年又過去,還有多少個時裝品牌仍能像青春少艾般受歡迎?俗語說「創業容易守業難」,加上時裝世界乃一個貪新忘舊的行業,一不小心,品牌就會被後浪蓋過而消聲匿跡。不過反過來說,只要拿準時機並選上合適人選,也可來個反高潮,把品牌推至更高的層次。就如大家喜愛的Yohji Yamamoto,以「黑色詩人」的外號打入時裝界,如今已是殿堂級地位,但你可曾想過他其實曾經申請破產?

 

 

 

山本的黑色人生

在80年代,山本耀司與川久保玲、三宅一生等三人,以獨特的東方美學詮釋西方時裝,並融入東方禪學和形而上美學,獨樹一幟。山本耀司因為父親在戰爭中喪生,反戰和自由主義的思維讓他的作品看似沉穩平靜,卻以殘缺的美學觀念和不對稱設計風格,帶有解放、反叛、環保、反戰等深刻的意涵。不過其實當年他初登巴黎時裝周時曾深受爭議,原因是Yohji的發佈會將原本僅限於禮服和燕尾服的黑色化成流行色調,被時裝界稱為「黑色革命」。時裝媒體是這樣報道的:「在那之前,巴黎從沒有過那種黑色、奔放、寬鬆的服裝,它們引起了關於傳統美、優雅和性別的爭論。」其後憑著其獨特的風格,成為了當時最紅的潮流,並把Yohji Yamamoto打出名號。

可是到了2009年,當時繼Christian Lacroix、德國Escada驚傳破產之後,Yohji Yamamoto亦在同年宣告申請破產。由於之前山本耀司一直忙於設計,而經營方則負責管理業務,互相獨立、互不干涉,所以連山本自己都沒有留意到公司有惡化的徵兆。那時的山本耀司考慮過隱退,但一想到一路支持他的紡織廠及染坊,他就知道身上背負著重大的責任。最後一家新的投資公司接手了山本的業務,並重新成立了Yohji Yamamoto公司,雖然縮小了規模,但並不影響山本耀司「重新出發」的意志,之後繼續成為大家深受歡迎的Yohji Yamamoto。

 

 

 

高潮迭起的百年品牌

另一個百年時裝品牌Lanvin,面對著過百年的歷史,所謂的高山低谷的事情已有信心面對。在1889年,Jeanne Lanvin女士創立了Lanvin這時裝品牌。在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巴黎時裝界面臨著重新洗牌的大轉變,高級女裝日落西山,而Lanvin也遭遇前所未有的尷尬窘境。在1989年,Jeanne Lanvin S.A公司被Orcofi 和L'Oreal集團合資收購。其後品牌應潮流所趨,這個原本只為貴族服務的高級時裝屋停止了Haute Couture的生產,改為主力男女裝ready-to-wear路線。幾年後,瑞士的食品雀巢公司 (Nestle S.A) 擁有Gesparal公司53.7%股權,而後者持有L'Oreal 49%的股份。直至2001年,品牌再出現新的轉機,Lanvin由L'Oreal集團售出後,變成一間獨立公司,新股東為台灣聯合報創辦人王效蘭女士,她買下了品牌全部股權,並希望重振這個法國名店的聲譽。當時,王效蘭力邀以色列裔設計師Alber Elbaz加盟,開始使這個品牌鹹魚翻生,銷售額整整翻了十倍。

不過品牌第二波低潮,亦是由Alber Elbaz於2015年離開後開始。2016年起因找不到合適的創意總監,加上台灣經營者王效蘭的退出,讓Lanvin陷入定位的掙扎,並決定出售品牌。其後,Bouchra Jarrar及Olivier Lapidus亦曾出任設計師一職,但之後相繼離開。在短短四年內,Lanvin換了多次設計師,直至去年宣佈找來時裝新星執掌大旗,這位新星曾在LVMH旗下的Loewe擔任男裝設計總監三年,還有在Balenciaga擔任女裝設計師兩年半的履歷,他就是Bruno Sialelli。去年他接手後的系列甫推出,便讓不少時裝迷的目光再次投到品牌身上,大家都希望這次Bruno的加持能為這百年品牌續命,並讓它走得更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