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Ho Sin Wah
Fashion Director

從日本沉沒到大韓掘起(二)

當代日韓時裝設計師說甚麼?

日本時裝自80年代開始冒起,多年來屹立不倒,完全是因為日本設計師都以獨立性見稱,謝絕模仿歐美大圍流行的款式,自成一格,因此,縱使曾經有起有跌,但喜歡的人仍然絡繹不絕。近年一個新的名字可見於本地的Joyce、I.T,Lane Crawford和Shine,Facetasm的設計師Hiromichi Ochiai(落合宏理)是大家今天必須要認識的名字,而他更是今年香港青年時裝設計家創作表演賽(YDC)的評判。

 
FACETASM 沉隱的浮華
九年,並不是一個短日子!看似漫長歲月,但作為要建立一個時裝品牌,仍然可以說是青葱歲月。由落合宏理主理的Facetasm在這年間得到大量曝光,除了東京有三間專門店外,全球的分銷點亦多了起來,情迷於日本時裝的男生,沒有可能未聽過品牌名字,但衝出國際,還看去年的兩件事。
 
 
眼前的落合宏理留了一把長髮,沉默、寬鬆tee配自家品牌的闊褲子,典型日本近代設計師模樣,他說:「去年有機會在Giorgio Armani米蘭總部舉行時裝展,又同時能夠躋身於LVMH Young Designers Prize成為最後數強,因此,的而且確多了人認識,落單的海外賣家亦多了不少。」對品牌來說無疑是一枝強心針,特別是在經濟不明朗的環境下,品牌得到Armani賞識和入圍比賽,完全是因為他的設計掌握了時下年輕人的穿衣風格。
 
 
「由開始成立品牌,我都不喜歡限定自己要走的是甚麼路線。我在東京起步,這地方有著很多不同的文化和人種,在埋首設計時,我希望服裝能夠用layer去表達多元文化。另一方面,近年市場上多了一些中性設計,男裝和女裝之間存在著很多灰色地帶,因此,在未來的設計中希望可以做到男女裝融合概念,未來就是朝著這路出發。」就以今年秋冬男裝系列為例,可以說是東京社區的縮影。「事緣去年在Armani完成時裝展後,在後台接受《i-D》雜誌訪問,在西方人眼中一提起東京,他們只會想到秋葉原、宅男、動畫和一些kawaii的形象,但東京文化又豈止這些?所以我想用一個精細角度叫大家留意這個都會,或許大家不知道,東京其實是一個水鄉,市內有很多河流,還有大量梯級、斜路和霓紅燈、秋冬系列就是想表達東京以上三種情懷。」
 
 
對於未來,落合宏理沒有一個鴻圖大計,因為早前全球矚目的日本奧運預告環節中,部分舞蹈員的服裝就是出自他手筆,此項工作已教他忙個夠!未來的事沒有人預知,把握每個機會去做,做到100分,就是他口中所說。對!感覺好像日劇裡的經典對白,但這亦是日本品牌有這一種本事可以叫人心誠臣服的本領,這方面我們從來都沒有懷疑過。Facestam未來的日子還有好一段長路要走,落合宏理口中形容品牌是獨立自主,雖然路是艱辛,但走得一定開心,穿的亦會感到那份自在。
 
 
KYE 刻意的平凡
從K-Pop到K-Fashion,韓國文化近幾年席捲全亞洲甚至廣及歐美,成為不容小覷的潮流,韓國新銳設計師品牌KYE則成功結合K-Pop和K-Fashion,由韓國當紅偶像起頭,引領出大膽而前衛的街頭時尚。
品牌創辦人Kathleen Kye在英國著名時裝設計學院Central St. Martins London主修男裝設計,但她對於正統的紳士西服沒有太大興趣,反而偏好中性風格和街頭文化,書本、夢境、藝術展覽、朋友都是她的靈感來源,她喜歡將破爛的布料加上迷幻風格和街頭塗鴉,創作出怪誕又幽默的作品,也因為她的作品色彩搶眼、風格突出,受到許多韓國藝人青睞,加上她和Bigbang的隊長G-Dragon以及嘻哈女子團體2NE1的CL交情匪淺,KYE很快在韓國歌壇受到矚目,進而引起大眾追捧,從首爾時裝周再進軍紐約時裝周,KYE被紐約媒體形容為「高端街頭服飾」。
 
 
作為韓國首位參加倫敦時裝周的設計師,從談吐中感受到KYE思維的縝密,正如她的設計風格那般,即便充滿俏皮不羈的玩味,也不乏摩登的氣息以及細膩的剪裁。正如她所說,她在設計時的想法其實比較單純,就是想做一個適合跟周圍一些很酷的朋友還有年輕人穿著的系列。「我沒有用一貫的設計思維來執行,這個系列的組成實際上只有兩件。我想要塑造一種男孩子的穿衣風格,而不是只是一個新的collection,你會看到這些兩件套都是由不同的材料組成,希望能讓年輕人在一段時間內保持一種穿衣風格,並且延續下去。你知道我們很容易對同一種事物產生厭倦感,但我用同樣一種形式,用不同的材料跟輪廓,來豐富這個系列。我覺得這個也可以解決很多人早上起來「不知道要穿甚麼好」的難題!這個系列更像是我平常會穿的,可以說是源自我自己,也是為了解決我自己的問題。
 

 
m: men's uno    K: Kathleen Kye
 
m:你在大學時讀的是男裝設計,為甚麼會選修「研究」男裝而不是「專攻」女裝呢?
K:嘗試過後覺得男裝設計不適合我,年輕的時候應該多去追求自己感興趣的事物!
m:從倫畢業回到韓國後的生活對你的設計有甚麼影響嗎?
K:我覺得最大的影響,其實就是對於生活態度還有思考問題角度的改變,即便是很新的東西,也能夠迅速自然地去吸收,懂得如何從自己的生活體驗出發,進行一些自然而然的動作,從而再影響到設計的風格。
m:你日常的穿衣風格是怎樣的?
K:舒服,輕鬆。我每段時間都會有一個很標誌性的東西,然後圍繞著它進行搭配,並保持下去。
m:現在不少人的穿著搭配都偏向於hi-street,你覺得這種風格會延續下去嗎?
K:其實像我的設計,我是用一個hi-fashion 的視角來做hi-street,這也是我品牌的一個精準的定義。我也不想讓自己的生活過於時裝化,我覺得應該在生活中突顯自己的品味和風格,而不是一直在展露自己對於時裝的見解。
m:現在不少設計師都通過網絡來做服裝銷售,你是否有這方面的計劃呢?
K:應該會,因為現在電商各方面的發展都相對成熟。其實有很多年輕的朋友都會喜歡我的設計,但可能在當地買不到。所以我新做的這條線,整個系列的設定,也都是為了便利這些喜歡服裝的朋友。
m:從最初在國內做騷,再到登上倫敦時裝周整個國際舞台,感覺有何不同?
K:這個轉變,就是讓我在很短很短的時間內迅速成長。
m:參加倫敦時裝周的設計師風格多為天馬行空,你覺得自己也是其中一員嗎?
K:我覺得我「天馬行空」的方式不在於衣服的樣子本身,而是整個系列的組成,在設計上我會有自己的平衡美學。
m:那在設計時,你會注重哪些要素?
K:我會把不同時間,或者不同地點看起來很正常的元素重新組合在一起,創造出全新的視覺感受,因為我也不想做一些本來就不存在的東西。
TEXT / HO SIN WAH
PHOTO / 品牌提供、網絡圖片、FASHION ASIA
Tags: 
Hash Tags 

MAYBE YOU'LL LIKE

「我雖然45歲,但唔代表我無創意!」
Gucci創意總監霸氣回應抄襲指控
近日Gucci於Instagram上發表了2017秋冬系列的廣告casting影片,以外星為主題,利用外星人與機械人等富未來主義的「新類型人」充當模特兒。片段出街不久,便有人指Alessandro Michele抄襲了時裝設計學生的概念,而Alessandro Michele更特別為指控作出公開回應。
J.W. Anderson X UNIQLO前導預告發佈
編輯拆解隱藏6大彩蛋
時裝迷近期最期待的大件事,除了將要舉行的Met Gala外,應該要數到UNIQLO近日公佈最震撼的聯乘!繼與Jil Sander、Hermès創意總監Christopher Lemaire合作後,今次將會與Loewe的創意總監Jonathan Anderson聯乘,於秋天推出J.W. Anderson X UNIQLO系列,意味著平日負擔不起J.W. Anderson設計的朋友,可以用較親民價格入手。正當大家討論著希望Jonathan Anderson會重現哪些元素於聯乘系列中,UNIQLO近日悄然推出前導預告片,分享他對今次聯乘的看法,更有大量秋冬衣服出現,雖然未能確定是否準備推出的聯乘系列,但當中的彩蛋已經值得研究。
越壞越禁越想睇
盤點時裝界歷來爭議「性」廣告
近日由來自紐約的跨性別時裝品牌Eckhaus Latta的春夏系列廣告引起極大風波,事關廣告以情色為主題,將異性、同性性愛的歡愉場面呈現,而且所有場面均是真槍實彈上陣,引起不少衛道人士秤撃。暫且不評論廣告的情色場面,今次Eckhaus Latta的廣告不一定令品牌銷量大增,但無疑這批踩界廣告照片達到一定的宣傳效果,起碼大家已經將影像深深印到腦海中。過往時裝界都有不少的踩界廣告,每次越禁反而越多人想睇,Calvin Klein的性感廣告夠深入民心吧,但你又知不知道,最早以「性」行銷的高級時裝品牌並不是Calvin Klein呢?今次編輯帶大家回到過去,回顧歷來具爭議「性」的時裝廣告。
CdG Met Gala全面升溫
唔講唔知的川久保玲秘史
每年5月初由美國版《Vogue》與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聯合舉辦的Met Gala慈善晚宴,已經發展成為不止時裝界會留意,更是世界矚目的盛事。今屆Met Gala比過往都來得特別,以日本時裝教母川久保玲為回顧展主題「Rei Kawakubo/Comme des Garçons: Art of the In-Between」,是繼1983年為Yves Saint Laurent後,歷史上第二位成為回顧展主題的在世設計師。於還有一星期多的時間,全球對川久保玲的詢問度不斷升溫,而玲姐本人更罕有地接受美國版《Vogue》的訪問。當全世界仍有猜究竟玲姐會以哪種打扮現身之前,讓編輯為大家剖釋一下關於玲姐的秘聞。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