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NTIMENTS
彭于晏的技與道

UNO GUY 彭于晏

36歲前的彭于晏一直在修煉他的武功,表演就是他的武功;36歲的彭于晏,內裡正在突破表殼,逐漸浮出水面。

過客與俠隱

「她的聲音表情都有點兒傷感,兩眼空空,『人生難道就是這樣?相聚一場,歡歡樂樂,然後曲終人散?』李天然無話可說,呷著白蘭地,注視著一閃一閃的燭,『是,人生就是這麽一回事。』」 這是作家張北海的小說《俠隱》中的一段對話。1936年出生在北平的張北海,少時輾轉,從天津、重慶、台北,到洛杉磯、紐約,自稱是一個「沒有永久居住地址」的人,60歲之後,他的「魂魄」終於可以回到1936年的北平,寫下《俠隱》這麽一篇青年俠客為師門報仇的故事。這個故事即將登上大銀幕,正是姜文導演新片《邪不壓正》,故事的主角青年俠客李天然由彭于晏飾演。無論是從文學性的角度,抑或電影品質的角度出發,張北海與姜文的組合讓《邪不壓正》早早吊起了影迷的胃口,已經鎖定了「年度大作」的位置。 來到1936年北平的彭于晏,似乎也是一個「沒有永久居住地址」的人,他的少年時代,從澎湖到溫哥華,自20歲出道以來,便跟著劇組奔走於不同的城市。 《俠隱》這部小說是一個關於現代遊俠李天然的故事。李天然是這樣的,他高而結實,全身繃得緊緊的,穿著一件灰棉色運動衣,胸前印著一排黑色字母——Pacific College,光腳穿了雙白網球鞋。這部小說是這樣的,它有著非常規地講述武俠的文字架構,重點不在於一拳一腳、一招一式的功夫,抑或手刃仇人、大快人心的片段,甚至並非完全著力於作者對俠義精神的思考,令它聲名大噪的更多是作者對北平日常生活、風俗習慣、歷史文化浮世繪般的描寫,透過李天然的眼睛,看見北平的風雨雪,胡同與城樓。 從外表上看,彭于晏天然地適合李天然,但這並不是他被選中挑起《邪不壓正》大樑的唯一原因,原因甚至不一定是他在電影圈積累了十幾年的人氣、技藝與口碑,或許還有更多非指標性的理由,比如剛才所述的「漂泊經歷」,比如人們熟知的他在拍戲這件事上有著與習武之人同樣的素質——那種拳拳到肉的「勇」,比如還有他對娛樂業抱有的「到此一遊」的態度,仔細想想,除了電影,人們並不覺得彭于晏對娛樂這件事毫不感冒或非常熱衷,他總是參與玩玩,隨即又跳出去看看,置身風景,卻不做過多停留。 36歲的彭于晏身上,有更多的東西正漸漸浮出水面,正在突破人們熟悉的那個陽光大男孩的表殼。這些年來的歷練,在他與生俱來的「相聚一場、歡歡樂樂」的底色之上,加了一層顏色更含混的濾鏡。

武功與江湖

演戲,是彭于晏的武功;而整個娛樂業,是橫亙在他面前的江湖。他的邏輯簡單清晰,江湖裡龍蛇混雜,人各有道,風雲變幻無常,是非曲直難辨,那麽不如不變,不如不辨。認準了電影,如同投身於某一個名門正派,關起門來修煉好武功,每一招每一式下苦功夫,靜待功力與日俱增。時常拂袖出門蹓躂一圈,江湖上有他的身影,但從未聽聞他仗著名氣或功力尋釁滋事。比武要挑好擂台和對手,輸贏可以不大計較,但從不允許自己隨隨便便出手,鬆鬆散散應戰。他總結說是「因為笨,所以只好拿命拼」,明白人知道是「大智若愚」,全民偶像出身的藝人,過早懂得愛惜羽毛的太少。觀眾在太多人身上看到,「德、才、位」三者中的部分或者全部,甚至算上偶像最能打的「顏值」,總會經歷階段性坍塌,而彭于晏的各項水平攤開來看,一直保持著一種穩健的、向上的結構。 他珍惜與高手過招的機會,不僅僅是這種過招帶來的「江湖名聲」,更是這種過招帶來的「內功提升」。《邪不壓正》中,他先要過招的是廖凡、許晴和周韻。「你知道你在跟這麽好的演員們合作,你知道大家會關注,會看見。但真正讓我激動的是,導演和演員們給我的內心帶來的不同衝擊。每天開工前我都暗暗告訴自己『我準備好了,我希望到現場能給他們相同的感覺,我得比他們演得更投入』。跟廖凡哥、跟許晴姐比投入,本身就是一件充滿挑戰的事情,每一場戲他們都不停排練,你會看到一個演員一直待在角色的狀態裡。」 然後,直面姜文,以濃烈的個性和突出的才華著稱的電影人。在彭于晏看來,「他是一個藝術家,一心想把他的電影做好。他要求高,凡事要達到他喜歡的標準,所以幾年才拍一部電影,也因為這樣的創作周期,他會積累很多想要說的話,需要在電影裡表達。《邪不壓正》他想了好幾年,每一個場景在他腦海裡都想了幾百遍,從台詞到表演,從場景到妝髮,每一個細節都要實現想象中的樣子,那種老北京的風物韻味。」彭于晏欣賞不妥協的人,他自己時常也是這個樣子,但考慮到時間、預算等因素,電影製作又是一個太需要妥協的事情,身在其中的人常常備受各方面力量的撕扯,也因為這種撕扯,讓人變得會思考、更敏捷、能共情、講效率。 至於許多粉絲所期待的,希望彭于晏多在綜藝節目裡露面,與生俱來的親和力浪費了可惜,他自己倒是抱著隨遇而安的態度。「我不是不喜歡綜藝,而是相較演戲,我更喜歡後者。我喜歡扮演別人的過程,可以獲得超出自己有限生命的想法與體驗。」他說,「而我上綜藝節目,不像很多優秀的藝人、主持人朋友那樣可以隨機應變,這是不同領域,對能力的要求也不同。只有把更多的時間和精力放在做自己熱愛的和擅長的事情上,才能夠更長久地堅持下去。」

直覺與想通

彭于晏自認是一個靠直覺的人,用時髦的話來講,便是聽從內心的召喚。他喜歡演戲,喜歡體驗,喜歡學到新的東西,沒有任何高深莫測、玄而又玄的理由,僅僅因為單純的、直接的喜歡。 他覺得自己並不像自己演過的任何一個角色,正是因為不像,所以更想要演演看。出演《湄公河行動》時,他接受了槍械訓練,學習了緬甸語、泰語;出演《海豚愛上貓》時,他考了海豚訓練師的資格認證;拍《翻滾吧!阿信》時,他把自己當作專業體操運動員,足足訓練了八個月;拍《激戰》時,他跟MMA教練學武術和格鬥,學會了泰拳、巴西柔術、鎖技等技能;與竇驍一起演《破風》時,他還考下了場地專業賽車手證。有的人可以通過閱讀去感受一個故事或一個角色,有的人通過想象,而他希望通過體驗。「很多時候腦子給你的東西可能是假的,而當你持續地、反覆地去做一個動作時,那個肌肉的記憶是非常確實可信的,你會發現自己比想象中強壯得多。」 如果有可能的話,彭于晏甚至希望穿越回幾十年前,體驗他崇拜的演員馬龍·白蘭度和羅拔·迪尼路生活過的環境、遭遇過的事情,因為那個時代和環境帶來的經歷與體驗塑造了那麽有魅力的他們。「我們這個時代,可能很難再有這樣的人出來,我們生活在一個過於快速的社會,」彭于晏感到有些惋惜,「所以我覺得自己挺幸福的,這個職業給了我很多磨煉,也給了我很多可以認真體驗的機會和時間。」 他甚至不希望身邊的人和外界再放大他的「拼」和「苦練」,因為他不以之為苦。「何必呢?我不是要這個嗎?苦嗎?那我可以不練啊,可以不拍啊,但這不是我自己的選擇嗎?」他沒有甚麽糾結,凡事想得很通,「我已經過得很好了,不要再說我每天只睡五個小時,世界上還有很多人沒飯吃。」36歲的彭于晏比起30歲前的他,在火的坦誠與爆發力之外,多了水的細膩與不可知。他說36歲的彭于晏跟26歲的相比,除了底色之外,哪兒都不一樣了。但究竟哪裡不一樣,究竟變了甚麽,是身體與心靈分子級別變化的逐日疊加,很難跟他人形容,卻又是人人肉眼可見的。他忘記自己是怎樣一步步走到今時今日的,但就這樣走過來了。「我挑的戲,我碰到的人,我去過的地方,一步、兩步、三步,慢慢累積到今天,你眼前的這個36歲的彭于晏。不管我做的選擇是好還是壞,這都是沒法評價的,它們只是我的選擇,我的成長和我的不成長,共同塑造了現在的我。」

CHIC GROUP INTERNATIONAL (HK) COMPANY LIMITED. A MEMBER OF CHIC GROUP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PHOTO DETAILS

MAYBE YOU'LL LIKE
 

在人生高鐵上
楊祐寧

11, SEPTEMBER, 2018

 

時間,就在自己手中
王陽明 生活工作找平衡

3, AUGUST, 2018

 

記得《Born This Way》的他嗎?
Zombie Boy自殺離世享年32歲

3, AUGUST, 2018

 

勇於挑戰身份轉換
認清自我 朱鑑然

25, JULY, 2018

 

回顧與前瞻人生十年
沒忘初心的林宥嘉

8, JULY, 2018

BACK TO HOME
CHIC GROUP INTERNATIONAL (HK) COMPANY LIMITED. A MEMBER OF CHIC GROUP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