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川久保玲的墮落?

24, AUGUST, 2015

我們經常說新一代不如舊一代!此話非虛,看今天的時裝設計趨勢總是創意欠奉,款式也是千人一面的講究浮誇再浮誇,尤其是大量商業味濃的設計總讓人感到意興闌珊。若干年後走出街上說自己是「時裝人」的話,說不定會給人指住來笑,皆因已變成「無內涵」的同義詞了。


予人曲高和寡的 Rei Kawakubo,究竟你去了哪裡?


Rei Kawakubo,川久保玲是也,有本地「潮佬」稱她為玲姐,好不親切,或許只是想炫耀自己對時裝的宏觀見識而認親認戚!無它也,生長於八十年代、活躍於九十年代的我們,對 Rei Kawakubo 這個名字總有聽聞過,至少軟硬那首《川保久玲大戰山本耀司》(按:當年的歌名真的稱作「川保久玲」,是忙中有錯嗎?)也有些模糊印象吧。談到她的成名作,又有人用很市井的「乞丐時裝」來作雅號,十分弔詭。其實品牌當年成之作是採用一系列百家布料作 Patchwork 手法互相併貼、縫製、連合而成,筆者有理由相信這種表現時裝的手法,絕對師承自七十年代成名於巴黎的日本同鄉 Issey Miyake 身上,只是前者將日本和服的精粹濃縮在其自創的新派時裝風格,而其時裝品牌 COMME des GARCONS 亦漸漸成就了「前衛」的代名詞。
 

筆者清楚記得,第一次踏進位於原宿南青山的 COMME des GARCONS 總店的心情,那種既驚又喜的不確實意識形態(請容許筆者擅用這個懶高深的詞彙)湧上心頭,或者就如港女們到 Louis Vuitton 或 Chanel 「朝聖」的興奮莫名一樣;我卻多了一份謙遜,甚至有以下犯上的徬徨無助。不過,時裝世界也受到時代巨輪的洗禮,今天回望 COMME des GARCONS 的時候,不但沒有當初接觸時的心動感覺,反而看到街上清一色的 PLAY 心形 Print Tee,更是多了一份鄙視和失望;因為再找不到散發自品牌身上的孤高性格,只看到一個受現實社會同化的二三線時裝品牌。十萬個為甚麼?究竟 Rei Kawakubo 那種捨我其誰的個人性格「死左去邊」?COMME des GARCONS 的忽然墮落總有原因,間接謀殺者為本港時裝集團 I.T,又一好心做壞事的實證。

(一)啟動心形魔咒
遠至省港澳近至油尖旺,近年身穿紅色綠色黑色的 PLAY Print Tee 的潮男潮女可謂俯拾皆是,皆因品牌自 2004 年邀請了波蘭藝術家 Filip Pagowski 設計 PLAY 系列。本來品牌找來藝術家玩交配作品不是死罪,偏偏本港潮書不斷喪煲此系列,加上不用一千元定價便可享有「前衛形象」,潮人幾近一窩蜂搶購。筆者清楚記得幾年前到東京一趟,眼見瘦隻港男身也不試,二話不說掃了十多件 XXL Size 的 PLAY Tee,為的只是心口的一塊心形標誌,或許在日本人眼中會認定香港人全是不經大腦的白痴名牌奴隸。畢竟,一個願打一個願受,系列的成功也讓品牌在短時間內迅速普及化,本地潮書應記一功。

高不可攀神話幻滅了……


風靡萬千少男少女的 PLAY Tee,通街都「常在我心間」

(二)白盒之建成
2007 年 4 月,全球第四間 COMME des GARCONS 專門店空降本港。說實在,筆者未曾因此事而有半刻興奮過。是執著吧,如上文所述我很享受到東京「朝聖」的感覺,偏偏 I.T 成功跟 Rei Kawakubo 傾掂數,在香港開設名為 White Box 的專門店,讓品牌檔次一下子又 Downgrade 不少,算在我執著的性格上吧。即使專店如今已經散落在山腳的雪廠街地庫一鋪,仍然提升不了那種馨香的況味。落得如此境況,I.T 認真責無旁貸。
創意精神開始迷路了……


曾表示在港開店無望的 Rei Kawakubo,07 年選址安蘭街開天闢地。

(三)H&M 累鬥累
通街心心還嫌不夠悶親你嗎?Rei Kawakubo 話再來多一鑊,2008 年找來瑞典時裝寶號 Hennes & Mauritz 玩雜交,日本 x 瑞典的混血品牌 H&M x COMME des GARCONS,定價同樣不用千元一件,當年 11 月開始全球陸續獻技,主打項目黑色恤衫衛衣加白色波點圖案。猶記得友人曾問屆時通街會否都出現此系列的「廉價時裝人」。當時我敢寫包單話「一定會」,如今依然通街多到你數唔晒。
高質素已如陌路人了……


H&M 的必殺技是他有本事跟各時裝大師講數,相信埋單分紅拆帳時會幾和味。
 

(四)因 LV 之名
老實說,作為擁有百年字號的法國皮具品牌 Louis Vuitton,跟 COMME des GARCONS 絕對是「門當戶對」,嚴格點說更是讓品牌沾上貴氣。當然,筆者這次「老屈」 LV 讓 Rei Kawakubo 墮落之迷,也是以港女瘋狂搶購 Monogram Speedy 手袋而迷失本性作為理據,當然自由行的「現兜兜」付鈔方法更讓人側目!無可否認,設計師曾經跟 Louis Vuitton 合作推出的六款手袋設計,的確別具創意新穎,更只有銀座旗艦店有售;但香港人對 Louis Vuitton 的時裝理解,就只有片面的啡色牛皮 Speedy 手袋而已,品牌的設計精萃倒是拋諸腦後,這確是喪失了品牌設計背後應有的理念。儘管我相信這點連 Rei Kawakubo 也控制不了。
拜金主義喧賓奪主了……


Louis Vuitton 並非 Cheap 貨,只是港女對品牌的認知性極低。

此消彼長,我突然很懷念山本耀司的設計,尤其是破產後的這段奮鬥時期,告訴我時裝世界還有堅持和理想。

TEXT / HO SIN W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