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專訪 Giorgio Armani
不談時裝,只談藝術

17, APRIL, 2020

在講求形象的時尚界,普遍認為「冷淡」意即代表充滿個性。其實,人與人之間最值得尊敬的,是無分國界的互助互愛。坦白說,跟Mr. Giorgio Armani在每季時裝周總有數面之緣,然而我也理應清楚明白──他終究不會認識我。可是,他的名字在我筆下出現過無數次,甚至跟他做過多次訪問。每次他總會找到新鮮的時尚角度,跟我們談時裝世界。這次他也不例外,更意外是今趟我們暫且不談時裝,而是談論攝影藝術──向一代攝影大師Peter Lindbergh致敬的作品展覽。

HO SIN WAH
DEPUTY EDITOR-IN-CHIEF

 

經典是我

當你年屆86歲的時候,你會做甚麼?退休養老?但落在Mr. Giorgio Armani身上,他則選擇繼續創作,除了每年兩季的男裝展、女裝展、高級訂製Armani Prive系列之外,還有年中在世界各地舉行的resort系列時裝展,以及數個在Armani/Silos舉辦的展覽。品牌目前在Armani/Silos舉辦的新展,促成了是次與大師獨家訪問的契機。為呈獻一代攝影大師Peter Lindbergh的作品,Armani/Silos舉辦了名為「Heimat. A Sense of Belonging」的展覽,展出Lindbergh數十年來的眾多佳作,包括已出版和未出版的作品。

1944年出生於波蘭的Peter Lindbergh,以影像作品聞名。1978年移居巴黎後,他開展自己的職業生涯,很快引入一種全新的現實主義攝影風格,將拍攝物件的靈魂和個性放在首位,重新定義時尚攝影的標準,從而擺脫年齡和外貌束縛。他的作品中最著名的是簡單而暴露的肖像,以及源自早期德國電影和他童年所處的工業環境的強烈影響。自70年代開始,Lindbergh先後與美國和意大利著名雜誌合作,分別於1996、2002和2017年拍攝了三部Pirelli日曆,更曾執導多部廣受好評的電影和紀錄片,包括《Models, The Film》(1991) 、《Inner Voices》(1999) 、《Pina Bausch, Der Fensterputzer》(2001) 、《Everywhere at Once》(2007)等。

 

 

超越時尚攝影範疇

這次「Heimat. A Sense of Belonging」展覽,將關注Peter Lindbergh的著名作品,並挖掘一些鮮為人所知的內容。攝影展在Armani/Silos一樓舉行,通過三個部分的變換,向大家展現攝影師的獨特視角、空間感和美學理念,揭示他精準的審美和靈感泉源。此次探索之旅超越時尚攝影的範疇,始於《The Naked Truth》,拓展於《Heimat》的強大氛圍,終於《The Modern Heroine》的驚人本色。

此次Armani/Silos展覽以圖像為核心,其中富有表現力的工業環境不僅僅是背景:敘事主人公脫去一切機巧,如同Lindbergh的肖像一樣,赤裸裸地展現真實之美。在他的構想中,現代女主角是一位很強大的女性,她驕傲地展現年齡和時間留下的痕跡。通過三個部分的轉換,「Heimat. A Sense of Belonging」展覽呈現出Lindbergh作品的複雜性、直觀性,以及永恆感。

 

 

 

與一代大師獨家對談

m:men's uno    G:Giorgio Armani

m:眾所周知,Armani與Peter Lindbergh Foundation合作進行展覽。為甚麼會有這個機會合作?

G:如你所知,Peter去年不幸離世,從那件事以後我就經常想到他。在他生前與之見面時,我已經十分欣賞他的照片。這些圖像(通常是女性的圖像)讓我們瞥見了一個充滿敏感性和情感的世界。Peter擁有奇特的視野,能成功捕捉至關重要的秘密力量。

至於Peter在黑白圖片的使用,使他的圖像令人難忘,就像漫長生命痕跡一樣。當我加深對他的了解後(部分原因是我的姐姐Rosanna與他合作開展多個Armani World廣告活動),我發現了Peter與眾不同的性格,強烈的浪漫主義精神和嚴謹的態度。在Armani/Silos舉行的這次展覽中,我想向一位出色的專業同伴和我非常想念的朋友致敬。我很高興以他的名字命名,並由他的兒子Benjamin管理的基金會合作。

m:可以談談這次展覽的更多細節嗎?例如這個展覽的概念和感覺?

G:展覽稱為Heimat──歸屬感。Heimat在德語中的意思是「家」,也帶有關於你來自何處的想法。Peter在德國北部杜伊斯堡的工業區North-Rhine Westphalia長大,他的一生都伴隨著工業和工廠的風景。他的圖像有一種樸素和扎實的誠實,來自他童年時代的獨特環境。同樣,在攝影師的眼中,整個世界都有能力理解並且彙集出經驗,從而改變我們看待事物的方式,例如女人的臉、她們的身體和手勢。另外,Peter的電影攝影作品採用了獨特的方式,將複雜性與意想不到的自發性融為一體,令人難以忘懷。

m:還記得第一次與Peter Lindbergh會面嗎?與Lindbergh合作時,還有甚麼有趣或令人難忘的故事?

G:我實在不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場景,但確實記得當我知道他是一位具有傑出才華的攝影師那一刻。我一直以為,Peter是一個非凡的藝術家,但是當我在Camargue的海灘上看到他的照片時,我終於記得見過他了。他彎下腰,好像在玩東西。當我走近時,我發現他打算烤新鮮捕獲的小魚。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他的明亮目光,在迷人地向我展示小魚時,他對我微笑的那方式。他散發出一種驚奇的感覺,在他的照片中總是發現同樣的自發喜悅。這源於他在簡單事物中掌握和欣賞魔術的非凡能力,他的美感純粹純正,在他的眼神中回饋了我們。

 

 

m:在你以前的時裝設計中,你是從哪些攝影或攝影師得到靈感呢?

G:我的靈感來自許多方面,尤其是現實世界。我一直在觀察世界和周圍的人,這就是為甚麼我喜歡攝影的原因,因為攝影是一種藝術形式,人們可以通過它來展示自己如何看待世界。有趣的是,在設計方面,我不會讓自己受到時尚攝影師或其他設計師的影響。對我來說,時尚應該源自特定的個人願景,然後引導你提出一致及可識別的設計。正是基於這種心態,我一直在發展自己的工作。

m:你最喜歡的攝影師或攝影風格是誰?

G:毫無疑問,Peter Lindbergh是我有史以來的最愛。多年來,我曾與許多攝影師合作,但是Peter的圖像誠實和直接,使得他非常特別。至於風格,比起其他攝影師或攝影風格,我可能更受意大利新現實主義者的電影風格所影響。新現實主義者專門研究二次世界大戰後拍攝的黑白圖像和艱難故事。實際上,Peter Lindbergh的黑白照片具有像Visconti和Rossellini這樣的新現實主義者的大氣和電影風格。

m:你如何看待時尚與攝影之間的關係?

 

 

G:如果時尚攝影能夠展現事實之時,就好像攝影師看著我的眼睛一樣。這就是攝影能喚起我的情感。這不僅適用於時裝攝影,無論任何主題,一張有力的照片會在觀眾和攝影者之間建立關係,因為它表達了他們的觀點,不論是時尚照片、肖像畫、新聞報導還是旅行和風景圖像,我都對這種強大的媒介以完全相同的方式做出反應,這種媒介可以塑造我們如何解讀周圍的現實。用更實際的話來說,作為時裝品牌的負責人,我也一直認為時裝攝影是一門藝術,是一種有效而有力的溝通手段。

m:Social media成功吸引更多年輕時尚攝影師關注時尚界,你如何看待這種現象?你還想與哪位攝影師合作呢?

G:如今,設計師可以通過許多渠道向世界展示他們的作品。我認為,儘管我們需要保持不同的溝通方式,但是我們亦應該了解不同的渠道理應扮演著不同的角色,例如傳統印刷仍然是展示攝影的最佳方式,在紙張上觀看圖像,比在小屏幕上觀看圖像更有趣。而且,我更喜歡保留印刷品,而不是去瀏覽Instagram帖子。就是說,我確實知道許多年輕攝影師都在數碼領域工作,自從我與姐姐Rosanna共同發起《Emporio Armani Magazine》項目以來,我一直熱衷於與新興的攝影人才工作。當然,我仍然會密切關注在線內容,但是我也喜歡在現實世界中看到偉大的作品,這就是為甚麼兩年前我在Armani/Silos舉辦了以年輕意大利時尚攝影師的照片為主題的Italian Panorama展覽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