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 CULTURE

好壞參半 贏盡人氣
高達全系列速讀班(三)

6, JULY, 2019

來到了千禧年的頭十年,最標誌性的作品絕對是《機動戰士Gundam Seed》及其續集,教人慘不忍睹的《機動戰士Gundam Seed Destiny》。話雖如此,但這兩部作品對於在成長期間未有接觸過高達的Y世代而言,已經透過這十年的沉澱駐進了他們心中的神殿中。

集合了初代高達的劇本,W高達的男團角色及有姿勢的機體設計,《Seed》絕對是回應了時代的需求,你總不能在千禧後再推出一個如阿寶般的宅男成為作品主角吧。

 

以Seed成功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它沒有忘記機械人動畫的初衷,這類動畫存在的本來意義就是為新推出的機械人玩具作宣傳用,某程度上這些作品可以說是機械人玩具廣告雜誌。而在Seed及其續作中,單論初期的主角機突擊高達就已經有著三款不同形態的背包製成三款模型增加銷量。而之後的自由高達甚至續集中的突擊自由高達則更成為了不少人心目中的高達的標準模樣。

只不過在劇情方面,依樣畫葫蘆的兩部作品卻似乎未能畫出一樣的作品。在前作《Seed》中都尚可以抄得不過不失。但來到續集的《Seed Destiny》,一心以首集兩名主角作配角榨取人氣,只不過這樣的做法反而喧賓奪主,令到本為主角的飛鳥真因為人氣問題而在作品後期成為了配角,取以代之的是上代主角基拉大和的活躍,這樣被冷落的安排更令他被稱為「路人真」。

 

順帶一提,在劇情上不合理地被排除的角色還有傳因為得罪監督而令聲優以及角色本人都被臨時飛起的進藤尚美,再加上使用大量重覆畫面的情況,令到後半部《Seed Destiny》成為了一個教人尷尬的笑話。

一部高達 兩種演繹

當高達交到《Seed》的福田己津央手上的時候,它成為了一部口碑好壞參半,但商業上卻空前成功的作品;而當交到曾參與03年《鋼之煉金術師》製作的水島精二時,他卻在精神上繼承了UC高達的概念。

 

兩季各25集的劇情雖然無甚驚喜,但與福田的前作相比較,劇情以及深度方面的營造絕對大勝前者。由明爭暗鬥的人類因為人類敵人而團結抗敵,到最後在劇集版與外星生物互相溝通理解亦共存,雖然看上去與在人類在宇宙間鬥爭的UC高達有所差別,但背後偏重互相理解的概念,都是如出一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