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ID-TERM OF LIFE
回顧與前瞻

UNO GUY 林宥嘉

「最初我只想要做音樂,但沒有想到會走紅。」林宥嘉(Yoga)說出十年前入行的初心。出道至今,經歷不少,選秀後的身份定位、工作上的得意與失意、入伍前後的心態重整、即將成為人父的緊張心情,都使林宥嘉思考更多、更深、更立體。十年又過去,現在的Yoga會怎麼面對過去的自己,以及展望未知的將來?

靈感 個人的不同歷練

Yoga上一張發表的專輯,已是2016年,新碟仍在籌備當中,他笑言沒有入圍上屆金曲獎讓他很傷心,傷心得不能工作,其實,他一直默默在做。「最近是比較忙的,也不斷的思想,我覺得在退伍之後發表的專輯,跟之前不太一樣。之前追求的是大家認同我是怎樣的一個歌手,這個現在來說比較不重要,因為我已經知道自己是甚麼樣子。現階段我更注重在我想跟不同的人交流合作,因為大部份做藝人的都會很堅持,但有時候堅持是很孤單,很無聊。所以這幾年的重心我會放在跟不同的人交流。可能將來會聽得到我跟別人交流的音樂,也許我會幫其他人寫歌。所以現在忙自己的創作,也忙別人的創作,工作真的太多,沒想到人氣會那麼好!」回應後Yoga再重申,說「金曲獎讓他很傷心」是在搞gag……哈!然後再認真補充:「其實真的做了很多歌,有的是為電影劇集的,也有廣告歌,但不管是為哪一個出發點去創作,我都會花很多時間去做,我覺得這樣很好,因為可以借由不同的挑戰去嘗試沒有嘗試過的風格,從而累積我的製作經驗。」 那麼多的工作,又何來那麼多的靈感?作為創作人,身邊的一事一物也可以成為創作靈感,而對Yoga來說,靈感,就是人生歷練。「找尋靈感方面的話,我不是那種可以靠觀察別人生活而去寫東西的人。如真的要我寫歌的話,我只會寫我發生過人生經歷裡面最重要的一些事情。所以我在寫歌創作的時候,會找那種回憶的靈感。」Yoga發表過大部份都是歌曲作品,文字方面多跟不同作詞人合作,親手操刀比較少:「我寫曲比寫詞多,但我寫曲沒有歌詞的時候,我也會把很明確的心情放在旋律裡面。」早前跟Wyman的合作《天真有邪》,就出現了一件很奇妙的事情:「寫這首歌的時候,我都是『lalalalala』的在唱,唯有在副歌第一句,就唱了『天氣晴朗卻看不清心碎的眼睛』,是講述天氣很好的時候,可是還是令人想哭,所以看不清楚視線。所以這首曲交給Wyman的時候,我心中想的,是頗傷心的一首歌,但我沒跟他說過這點,後來Wyman完成的作品,歌詞的感覺是有一點怨,與我最初想講的事情很相似,收到一刻就好像與Wyman的心靈聯繫上一樣。」 其實Yoga絕對有文字上的才華,他也曾推出過一本小說,現在有很多創作人轉型成為「多媒體」創作人。不只是發布音樂,還會利用文字和影像去增加作品意念的完整性,Yoga稱他也會樂於接受這挑戰,可是會以一個「被動式」去實踐:「其實我頗常在唱片寫文字,但我沒有嘗試過拍MV。其實公司給我很大的空間,好像現在大家很流行發布MV的時候都會寫一段文字,其實有一些文字是我自己寫的。如果要我佔到另一個領域,例如轉當MV導演的話,一定要有人建議,而我不會主動提出,我是要人迫的。」

人生 就是一個選秀騷

時光飛逝,出道十年,Yoga稱當中最值得懷念的時刻,都是跟現場表演有關:「我剛出道的時候都是爆紅,後來當歌手之後,有一段時間我沒有覺得很開心,就只是很受歡迎但沒有很大的成就感。可是現在歌迷都會向我歡呼,例如我在香港演唱會時唱廣東歌,他們好像瘋掉似的,這個就是很開心很有成就感的。而現在成就感比從前多,現在歌迷給反應是因為你堅持做一些事情,或是花很多時間累積下來的作品,然後大家對出來的效果有反應。現在會懷念的是自己的努力真的會帶來效果和反應。」而失意的事也有很多,但卻又要堅持下去。「因為不知道其他人是怎麼想,可能當你在銀幕前哭或笑,媒體就會說你是在做效果。我都會被那種言論影響,會令我懷疑自己應該要哭或是笑而變得很憂鬱。」Yoga覺得演藝圈就是一個選秀節目:「出道一段時間的藝人,永遠都無法脫離選秀節目,你畢業之後進入演藝圈,只不過變成了一個更大型的選秀節目。一樣還是要競爭和累積作品去取得好的表現。」 因參加《超級星光大道》,Yoga成功加入樂壇,問及他對現在的選秀節目有何看法時,他把選秀與資訊科技拉在一起:「我覺得我那一屆的《星光大道》跟現在選偶像的節目很類似,因為都是沒有劇本的,很真實地把一群人聚在一起,以前的網絡沒有很發達,跟外界沒有甚麼聯絡。,加上那個時候我們是第一次,所以我們都不知道在節目要怎麼反應,全部都是很真實的。所以我看到現在有些節目好像以前第一屆《星光大道》的,自己看到會很感動。」但現今世代還可以阻止參賽者上網的節目嗎?Yoga說有,他更是當中的老師之一。「那個節目其中一個關鍵是節目不讓參加者用手機。所以他們在比賽途中不知道外面的事情,因為不能用微博,所以他們不知道自己紅不紅,可能有時候會去微博才發現有意外驚喜也不一定。」 很多人,特別是政客,很不喜歡回答假設性問題,但Yoga可不會是這類人,問到他如當時沒有參加過《超級星光大道》,人生會有怎樣的不同時,他不單止回答,而且交出一個很真誠的答案:「我會參加選拔偶像團體成員的比賽,要練習唱歌跳舞的那一種。雖然我不會跳,但我看到參加那種節目的,初初也不是很會跳的,他們就是會花三、四個月去讓參加者練習跳舞,大家都知道現在當偶像也是很努力,所以就是如果我未有參加歌唱比賽,就會參加選偶像團體的比賽。」

家庭 準爸爸的情緒

大家也知道,Yoga快當爸爸,將為人父的緊張心情,就由看到超聲波圖片的一刻開始:「看到小孩的超聲波照片,會有一點嚇到,因為我發現他長得很有自己的樣子,就是不像我也不像他的媽媽!但其實我跟太太的樣子也是像,可是看到小孩的超聲波後會發現他很有自己的神韻,所以我很期待他長大之後會是甚麼樣的人,擁有自己的表情和樣子。」 然後,Yoga的腦海就回憶起他的兒時片段,有關食雪糕的:「我記得有一次五歲的時候跟媽媽逛夜市。然後我很想食雪糕,但台灣才剛推出那一種機器做出來的軟雪糕,不是在冰盒挖出來的。那時候我看到用挖的那種雪糕,但媽媽不讓我吃,說這一間不好吃還有衛生不好。她說前面有一間用機器做的,還說去前面買。但那時候我只是小孩聽不懂,就覺得媽媽是騙我,不幫我買,我就在地上發脾氣。然後媽媽就很生氣,買了20盒雪糕,我也沒有再哭了。但之後往前走我就看到有機器做的軟雪糕,就發覺原來是說這個,看起來也好像很好吃。後來也發覺那20盒也沒有那麼好吃。所以我最近都回想如果我小孩的脾氣跟我一樣,我會怎樣跟他溝通。我可能會買一盒給他,然後等他冷靜下來我再去前面買雪糕給他,就問他哪一個比較好吃,再跟他說以後要聽我的話。」看來Yoga絕對不是太嚴厲的一位爸爸,他稱暫時沒有立場:「我最近看很多教育的書,了解更多之後再考慮實踐哪一個比較好。」那不就是把小孩當白老鼠?「每一個父母都這樣子吧。」Yoga就是如此說。

粵語 很浪漫的語言

知道Yoga喜歡唱廣東歌,但目前就只有一首,未來會繼續嘗試唱廣東歌嗎?「想,我也會愉愉在演唱會唱!」而究竟他是怎樣去學廣東話呢?「我跟其他人一齊學,我喜歡廣東話因為廣東話很好聽。可能自己講國語講普通話,兩種文字的魅力不太一樣。我覺得廣東話是很有魅力的語言。像我最近常聽張國榮的一首歌《侯斯頓之戀》,是林夕寫詞,Erick Kwok寫曲。我們國語都會翻譯成『休斯頓』,但廣東話是『侯斯頓』,就像是一個人的名字,很有意思。而歌曲的內容也很浪漫,是講述一個人在太空跟喜歡的人失去訊息傳達的功能而在太空上飄流,太好聽的一首歌。」

CHIC GROUP INTERNATIONAL (HK) COMPANY LIMITED. A MEMBER OF CHIC GROUP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PHOTO DETAILS

MAYBE YOU'LL LIKE
 

年輕有理想
自信滿滿的鄭愷

2, NOVEMBER, 2018

 

佬味濃系列
年過45愈老愈有味道

16, OCTOBER, 2018

 

真的辭演了
So Long to Chris Evans

5, OCTOBER, 2018

 

在人生高鐵上
楊祐寧

11, SEPTEMBER, 2018

 

時間,就在自己手中
王陽明 生活工作找平衡

3, AUGUST, 2018

BACK TO HOME
CHIC GROUP INTERNATIONAL (HK) COMPANY LIMITED. A MEMBER OF CHIC GROUP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