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N I WAS YOUNG I'D LISTEN TO THE RADIO
耳朵內的集體回憶

UNO GUY 周柏豪

這是Carpenters樂隊經典作品《Yesterday Once More》的歌詞,大家都可以琅琅上口開首這幾句:「When I was young I'd listen to the radio. Waitin' for my favorite songs. When they played I'd sing along, it made me smile.」 正如周柏豪在訪問中感嘆,在那個人們喜愛聽收音機的日子,快樂,是可以如此簡單如此純粹。只要一把聲音,就可以真摯地傳達感情,然後你聽到有人偷偷為你點歌,音樂前奏響起,你便已綻放最燦爛的笑容,又或者已經淚流滿面……。 Every sha-la-la-la,原來有時,最容易得到的快樂,才是最需要珍惜的快樂。

HO SIN WAH
FASHION DIRECTOR

劇場版的獨白

大家還會否記得,在那些年,電台興起播放一些名為「劇場版」的歌曲?那是比正常版本歌曲往往長兩倍以上的extended version,而所謂劇場,就是指在歌曲內會加插大量感性的獨白,以帶出歌曲背後一個充滿畫面的故事,讓一首歌變得更富電影感。亦因此,歌詞內的故事被建構得更有層次,能夠發揮更動人的感染力。 周柏豪說,他也參與過好幾首劇場版歌曲的製作,例如2012年吳雨霏的歌曲《告白》。 「尋日喺車站,你無玩電話,你淨係攬住我。其實,我地喺度等緊車吖?抑或係等緊一把火,『蓬』一聲……從此,嗰條最明知故問既問題、最虐待自己既問題,我可以唔問,你可以唔答。我地可以一齊多半年、一年,甚至,直到永遠。」 如果你問我,「劇場版」歌曲的始作俑者亦是最經典之作,我會說是1980年代曾路得的《天各一方》。「今日,你同我天各一方,你有你既生活,我繼續我既忙碌……」這一段最經典的劇場版獨白,就是由商業電台的靈魂人物俞琤聲演的。由俞琤的「我只係知道,喺呢一剎那,我係想念你」,到周柏豪的「一分鐘前我停低咗,因為我想知,你會唔會叫我繼續」,在時間上隔了三十年,但那份真情剖白及悸動心靈的聲音演繹,同樣可以令聽眾流下感動的眼淚。 不過,這三十年間,世界其實已經變了很多,變得你甚至開始感到陌生。 「那是一個很可愛的年代,而劇場版歌曲當年也是一個很有趣和奇特的產物。那個年代的聽眾,可以包容及有耐性收聽一首動輒長達六、七分鐘的劇場版歌曲,而且投入其中,那實在不容易。現在嗎?電台播一首四分鐘的歌已是很勉強,最好是三分半鐘內完結,否則會霸佔了其他的節目時間或者阻礙了廣告的播出。新一代的聽眾亦習慣了電台快速的節奏,要趕著接收其他不同種類的資訊,相比之下,耐心去聽一首歌的時間亦愈來愈短了。」周柏豪說。

廣播劇的共鳴

如果你和我一樣,是聽電台節目長大的,當會知道,所謂劇場版歌曲,其實就是八、九十年代紅極一時的電台偶像廣播劇的變奏。一個一個觸動人心的愛情故事,一首一首動聽的情歌,再加上青春偶像們深情的獨白及聲音演技,就這樣,我們在成長中都曾經迷戀這些聲音小說。 對於周柏豪來說,廣播劇也是他一個很難忘的回憶。「大家可能未必知道,其實我參與過很多電台廣播劇的演出,商台、港台、新城的作品都有,例如《最好的時光》、《流戀》、《戀愛嘉年華》、《百慕達之戀》等等。有趣的是,透過這些廣播劇的配音工作,我發掘了自己很多不同種類的聲線演繹方法。和拍電影或MV不同,廣播劇只能用聲音去說故事,沒有畫面的輔助及補充,所以在演繹上需要更原始、直接及簡單的方式。廣播劇其實比電影來說,是一個簡單得多的媒體,受眾們看不見你的面孔,無法透過面部表情去傳達情緒,只能用聲音去交待。要哭的時候,你真的需要放聲地哭,因為眼淚滴下來是沒有聲音的。」 我和你都曾經沉迷於這些廣播劇故事,因為,這些也正正是我們都遇到過的、真實而有血有肉的成長故事。例如80年代尾膾炙人口的廣播劇《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訴說的,正是每個年青人在成長路上都有所共鳴的奮鬥、挫敗及領悟的故事。 在周柏豪的成長路上,從小到大,也伴隨著這些從收音機播出的聲音。「電台其實是我孩童時一個很重要的成長印記,我小時候和家人吃晚飯,從來都不會打開電視機,都是用電台節目『送飯』,因為媽媽很喜歡聽收音機。我記得當年媽媽最喜歡聽顏聯武的《霎時衝動》,於是我便有一個很深的印象,覺得電台DJ的聲音怎麼會這樣溫柔這樣好聽,從此便對電台有一份既親切又神秘的感覺。因為那個年代還未有互聯網,資訊不發達,電台DJ都保留著比較幕後的形像,我每晚聽著顏聯武的聲音,而我卻是無從得知他的樣子如何。於是,我小時候會幻想聲音背後那個人長著甚麼容貌,以及虛構有關他的一些故事。」 周柏豪說,這正正是電台為甚麼有一份其他媒體,包括電視或電影都無法取代的獨有魅力,就是由於沒有畫面,反而賦予了它很廣闊的幻想空間。

陌生人的交心

今時今日,當大家都沉溺於社交平台,已習慣把自己生活上的一舉一動曝光在網上,跟所有陌生人分享時,可能大家都已忘記了,在那個還未有互聯網的舊年代,人們唯一會跟陌生人傾心事的平台,便只有電台的phone-in節目。 「我覺得現在的人和過往不同了,現在的人很難真的傾心事,社交平台製造了很多似是而非的假像,人們彷彿都戴著面具,彼此都好像不需要聽真心話,大家都只會聽那些自己喜歡聽的說話。笑不是真正的笑,哭不是盡情的哭。所有東西都變得很表面,裡面真實的一面都不會給別人看。」 我們都懷念那個很簡單就可以被惹得發笑,很容易就被弄哭的日子。聽軟硬天師《老人院時間》的整蠱電話,打電話到白韻琹的《盡訴心中情》節目然後被她教訓到哭,那都是一段大家不吝於真情流露的歲月。 可惜,今時今日的香港,當我們都習慣於太多計算太多顧忌的時候,真摯的笑和哭都已變成了奢侈。

CHIC GROUP INTERNATIONAL (HK) COMPANY LIMITED. A MEMBER OF CHIC GROUP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PHOTO DETAILS

MAYBE YOU'LL LIKE
 

大世界的創作家
麥浚龍

20, NOVEMBER, 2019

 

單眼皮帥哥岱毅爆紅
台灣網劇《帥T空姐》封同志男神

20, NOVEMBER, 2019

 

帥爆兒子豈止碧咸?
占士邦18歲兒子未必輸

19, NOVEMBER, 2019

 

菲律賓混血帥哥Wil Dasovich
展現好身材介紹當地文化

18, NOVEMBER, 2019

 

韓國靚仔籃球員吳智運
真正靠樣搵食從運動員轉型演員

15, NOVEMBER, 2019

BACK TO HOME
CHIC GROUP INTERNATIONAL (HK) COMPANY LIMITED. A MEMBER OF CHIC GROUP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