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OTHER ENDY
從影像尋找另一自己

UNO GUY 周國賢

與Endy對談,感覺到他是一位沉鬱的思想型,滿腦子都是ideas,所以不難理解他為何會以創作為自己的事業,也明白為何他會不停的更新自己的創作媒介,由最初以個人歌手出道,中間又組了樂隊,有一段時間甚至沒有做幕前,到2010年開始才再慢慢回歸音樂,並到近年才開始參與影像製作,拍攝自己作品的MV。Endy唯一不變是創作的心情:「十年前做樂隊時我仍覺得要很風格化,但幾年前我開始已經不再覺得拿結他就要搖滾,彈鋼琴就要情歌。歌手不止是唱歌,反而想透過不同藝術去表達自己。」於是今天跟Endy談的,都是圍繞影像創作的。

ANSON TANG
EDITOR

罕有電影演出

Endy出道多年,以音樂創作為主,幕前演出大多是自己的MV,甚少電影作品,15年他從加拿大小休回港,第一份工作卻就是接拍電影《愛比死更冷》。「當時導演把這劇本send到公司,說當中有一個角色很像我,因為我予人的感覺是比較沉鬱、不多話的形象,有著無聲反叛、暗地裡憤世嫉俗的感覺。我看畢劇本後,也覺得這個角色有點像我,也在想如果這故事真的發生在我成長當中,可能我真的也跟他做同樣的事情。我感覺這會是我影像上的新開始,所以就接了這電影。」《愛比死更冷》是一齣講述在1999年澳門回歸前治安混亂、黑社會橫行的一個動盪時代:「導演也許有所經歷,他說了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我在新認識的澳門朋友口中也知道,從前他們小時候在澳門街頭會看到有人揸槍,有幸我們在香港不會看到。」而角色設定對Endy非常有挑戰性,是一位被迫得走投無路、處心積慮要向黑幫老大復仇的中學生。對30來歲、已為三女之父的Endy,要再在電影中飾演中學生,對於已經離開校園多年的他,是一個挑戰:「我覺得導演很勇敢,我上次回校園大概是20年前吧,所以當我穿回校服我也會想是否有欺騙觀眾的感覺。唯有叫導演別拍那麼多close up,自己的肢體語言上也要回憶一下以前讀書時會做甚麼。例如在其中一場戲,那時人尚未warm up,在課室中有2、30名真的仍是學生的演員,那時我走進去,覺得自己像老師多於學生!但幸好當時整個氛圍都令我回到校園的感覺,然後我問導演需要做甚麼,他說沒甚麼,只需要睡覺,那刻我覺得真的像我從前在學校會做的事。」 熟識Endy的也會知道,他是在紐西蘭度過中學時代,這肯定是跟電影中的角色設定有很大的分別,但相同之處,卻竟然是那一點「黑」:「其實我在香港讀過一年半中學,才到紐西蘭升學,那時我們居住的地區較多新移民,台灣、香港、韓國,所以在那區長大容易會有衝突狀況。特別是當時華人社區興起《古惑仔》電影熱潮,學校中人人都以為自己是陳浩南!雖然我也試過被很多人『圍』,但是從來不熱衷去參與,因為我從來不會限死自己只跟一群朋友,所以我與不同族裔的同學也可成為朋友。又不知是否因為有這段基礎,我拍攝過程中也回想了很多以前的事。」

內心的怨

《愛比死更冷》另一點吸引我的,是當中復仇的元素,以暴易暴替父報仇,又像韓片劇情,又似《蝙蝠俠》,總之就不是過於「和理非非」的港產電影常出現的情節。但這都統統只是電影內容,現實的Endy,並不是一個會把負面情緒發洩於暴力的人:「做了那麼多年人,會令我有復仇心態的事實在沒有,我可能會嬲,被人指住頭講粗口問候全家,我會想攻擊他的念頭一定會有,但只是一瞬即逝,而我的復仇心態是傾向內在,即是會嬲自己多點,我很容易會跌入怪責自己、嬲自己的狀態。我把我這性格投放在這電影之上,我演的角色的恨是來自爸爸,他是澳門警察,在一次行動中因為黑幫而死,但在靈堂中的其他家屬都覺得是爸爸的決定而令所有人死亡,其實導演想強調澳門90年代其實有經歷過動盪的年代,而男主角那刻是很憤怒,在黑大過白的情況下,他不知道如何去宣洩。即使他穿上爸爸的警服,每晚出外找壞人去打,其實內心並不是為了社會,而是他最後可以和爸爸溝通的手法。所以看似是對外的暴力發洩,實則是為自己彌補心中創傷。」 Endy現在愈來愈接受自己是演員的身分:「我不是一個很懂得表達自己的人,即使我唱了那麼多年,我仍覺得聲音並不是我最強的環節,我只在一個危險、不是自己專長的地方去尋找自己。例如拍戲,我的肢體語言或情感表達都不是最強,但在當演員這個新鮮的工作中,我好像找到另一個新自己,甚至在歌曲創作上也有新的看法。」

完整自己的想法

訪問當日,不論在化妝或在休息時,Endy都是Macbook不離手,原來他是在為自己拍攝的MV親自剪接及後期製作,Endy稱:「其實我由2011年開始已有接觸拍攝,自己當導演及後期製作。現在我正忙於完成《當下的力量》的MV。這次也有一位合作夥伴,大家成為聯合導演,他叫邱忠業(Jam),即是《日本大放送》的男主持,我們在拍攝和導演上,可以互補不足。」花多了時間在影像製作,可能就是現在娛樂市場的生態改變,有聲有畫才可以在網絡世界上大鳴大放,Endy的想法卻比較純粹:「我覺得整個世界都在變,聽覺和視覺正在合體,我預計未來20年當人人都懂剪片做音樂,唯一能與眾不同的就是要有自己的想法。我覺得我在影像製作上花功夫的話,能幫到的是透過我未來的歌、短片或MV表達到更多屬於我的東西。這是我唯一捉緊的方向,即使大家叫我應該這樣先這樣後,但如此計算我實在不懂。」 為了想了解更多影像製作,Endy一直有向導演取經偷師,他稱,在每個導演身上都學到很多新事物:「我合作過的導演都有不同性格,我有遇上軍訓式的導演,Day 1拍攝心情仍然輕鬆,但其實是不可以,演員也不單止顧好自己的角色,也要全觀每個演員的走位、對白等等,大家之間的互動是一個團隊的合作,這令我想起自己在做音樂時,我在台上唱歌,我的band、團隊其實也在合作。做過演員後,甚至在做人處事上、互動上,有好大的得著。」今次遇上來自澳門的何飛導演,Endy稱在製作手法上也有得著:「何飛導演的後期製作頗為大膽,他將影片的顏色tune得很特別。我拍MV後其實也是我自己去color grading,我看導演的手法很有個性風格,這是我從他身上看到的新事情。」

CHIC GROUP INTERNATIONAL (HK) COMPANY LIMITED. A MEMBER OF CHIC GROUP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PHOTO DETAILS

MAYBE YOU'LL LIKE
 

佬味濃系列
年過45愈老愈有味道

16, OCTOBER, 2018

 

真的辭演了
So Long to Chris Evans

5, OCTOBER, 2018

 

在人生高鐵上
楊祐寧

11, SEPTEMBER, 2018

 

時間,就在自己手中
王陽明 生活工作找平衡

3, AUGUST, 2018

 

記得《Born This Way》的他嗎?
Zombie Boy自殺離世享年32歲

3, AUGUST, 2018

BACK TO HOME
CHIC GROUP INTERNATIONAL (HK) COMPANY LIMITED. A MEMBER OF CHIC GROUP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