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 CULTURE

史提芬京Take 2系列(三)
當凶靈遇上血腥嘉莉

29, OCTOBER, 2019

要講史提芬京,點可以唔提佢在1976年首部被搬上大螢幕的小說《Carrie》,當年香港譯作《凶靈》,充份展現了當代對驚悚恐怖片對「靈」字的情意結。劇情重頭戲定必是末段舞會大屠殺。事隔37年,2013年翻拍的《Carrie》譯作《血腥嘉莉》新版本的特技水平,無疑比舊作來得精彩,而且各人「死狀」亦成為重中之重!

HO SIN WAH
FASHION DIRECTOR

新不如舊?舊不如新?2013年新版Carrie上映後,都很自然地拿舊版作比較。無疑,大體故事基本上與原著一樣,但新版從不少細節上卻作出修動,彌補了原作劇情上的空洞,也讓角色之間性格更鮮明,令電影看來完整性更強。先說舊版《凶靈》,除了重頭戲一幕確盡見經典意味之外,全片的劇情鋪排得過於理所當然,角色之間的關係也非常蒼白,至於《血腥嘉莉》則著力把人物連貫得更佳,也對《凶靈》的結局略作修補改動。雖然重頭戲珠玉在前,實在難創甚麼新經典,但是新版總算在沒有大幅改動下,落力地為電影加入新元素。

講返少少劇情,高中生Carrie一直被同輩排斥,一次意外更令她在全校前出洋相,心理大受打擊。在家中,Carrie被宗教狂熱份子的母親日夜精神轟炸,也令她的弱小心靈受創,不願與人接觸。在畢業舞會前夕,Carrie突然被邀約到舞會,她滿心歡喜地盛裝出席,想不到迎接她的,是一個恐怖惡夢,其蘊釀著的超能力,終讓舞會變成一場人間地獄......

不論《凶靈》或《血腥嘉莉》,重頭戲都是舞會大屠殺,以困獸鬥格局迫出恐怖異能,確是氣氛一流,當中巧妙的鏡頭運用,對應美夢破碎的心情,堪稱經典。可是,《凶靈》前大半部份劇情鬆散,敘事過程顯得理所當然,《血腥嘉莉》加強了女主角周邊人物的敘述,其母親的戲份在新版有更多發揮空間,而非原版那一個超現實的瘋婦。至於女主角Carrie方面,新版對其角色「超能力」控制上有較多鋪排,反能讓觀眾能逐步投入角色的內心世界,並無原作的抽離感。

不作比較,把《血腥嘉莉》獨立而論,本片是一部年輕人去復仇的電影。由於故事本身不算複雜,只是一個簡單心路歷程的復仇故事,以恐怖驚慄電影而言,算是收貨了。

 

1976年版本 -- 《Carrie》(凶靈)

2013年版本 -- 《Carrie》(血腥嘉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