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O GIRL

古靈精怪少女心
二十歲的宋祖兒

4, JANUARY, 2019

十個月的時間,在拍戲的同時,正好也經歷著人生最水深火熱的高考,只有20歲的宋祖兒,面對異常巨大的壓力、異常飽滿又收穫滿滿的20歲。如此要強能拼的她,其實聊起天來,她跟普通女子一樣,只想找個在意的男朋友、剪個新髮型和變瘦的可愛姑娘。

 

年輕不留遺憾

臉只有半個巴掌大的宋祖兒穿著舒適的衛衣,她走進攝影棚的一瞬間,一絲羞澀從臉上閃過。她剛剛從北京電影學院上了一天的課趕來拍攝雜誌封面,身上帶著入夜後北京初冬的寒意。當天學校有一節模仿課,宋祖兒演了一個傻子。「我選的傻子,大家都去模仿一些常規的,沒有意思。」她借鑒了之前看過的流浪漢,沒有妝髮和造型的協助,只是神態模仿。「我今天演完傻子,老師就跟我說,你以後不要再演傻子了。」她自嘲著與我們分享。

《九州縹緲錄》於去年11月初開機,1998年出生的宋祖兒出演這部由經典網絡小說改編的大IP劇,計劃攝製周期十個月,一開始,她就說壓力巨大。兩個月後,宋祖兒告訴經理人,「我要參加明年的高考。」她的經理人分享,「她的理由是畢竟自己是演員,作為公眾人物希望自己能挑戰高考,做一個榜樣,而且這對她自己很重要,她怕如果不去經歷的話,長大之後會後悔。」

大戲在拍,高考又是一道牆,時間已經不多了,等到今年1月,宋祖兒趕緊開始一邊拍戲一邊做題。「平常休息的時候大家都沒見過我,因為我一拍完就衝回車上繼續寫題。」除了刷題,她接受輔導的方式只能是拍完一天近10個小時的戲收工後,跟老師在視頻裡上一個小時的課。陪她在劇組時,工作人員也能感受到她的壓力,她是個很要強的女孩,骨子裡希望能夠對得起喜歡自己的人,兩件事情交織在一起,壓力非常大。

就這樣她順利地考完,第二天又回到組裡接著拍戲。等到高考成績公佈的那一天,宋祖兒開心地把成績單截屏發給了經理人,總分454分,還超過了天津市非藝術生的本科分數線,經理人非常驕傲,「開心死了,太爭氣了。」只准備了五個月,沒日沒夜地在劇組拍戲的同時準備高考,能考出這樣的成績,真的太不容易了。

說起出演《九州縹緲錄》的緣分,宋祖兒說:「我很喜歡導演張曉波,第一次見面就被他吸粉,他跟我聊這個角色大概是甚麼樣的。」3月劇組輾轉新疆拍攝,從北京飛到烏魯木齊,再轉機到南疆,住的酒店離拍攝地開車還需要兩個小時。有一晚需要拍攝夜景,晚上11點出工,一直拍到凌晨兩點多。宋祖兒還記得那個場景,是一片荒漠地帶,下面是沙地,一片楊樹林,有不一樣的清寒。當時天氣非常冷,零下攝氏15度左右,年輕的宋祖兒卻並不覺得辛苦,她還光腳穿著鞋子。在新疆有一場哭戲,遲遲沒有達到效果,宋祖兒不願意收工。「我感動不到自己的時候,出來的東西假,就感動不了別人。」她一個人待著,不停地給自己做心理建設,最後一陣撕心裂肺的哭喊,為這場磨了兩三個小時的哭戲收了尾。剪出來,就算在熒屏上也就呈現一分鐘,但她覺得值。關於演戲,宋祖兒說希望演一些跟自己接近、讓人看起來舒服的角色,她內心對自己的期待,「還挺想演一個單親媽媽或風塵女子。」

但哪怕是童星出道,如今又稱作耀眼的小花,宋祖兒坦言,「我以前沒想幹這個,也沒說要一輩子演戲。如果不演戲了,我可能在家當媽媽,我感覺再過幾年我該嫁了。」她又接著說「我沒有甚麼野心,我就想做一個快樂的人。」

 

 

古靈精怪的少女心

正在化著妝的宋祖兒說了一句,「其實我剛才就想說,要不就別化妝了,我就直接上去拍,反正我早上打了個素顏霜。」我們問她是不是個擅長化妝的女孩,她一副不可思議的語氣,「我要是會化妝,就不會開學兩個月了依然沒有男朋友。」隨後又說,「談戀愛我也只能想想,不是做藝人不能戀愛,是發現同學們都覺得我像個男孩。我們班男生也挺少,從小我們班裡的男生就少,我媽之前還騙我說,長大就好了,結果現在男女比例還是一比三。」

被說胖可是宋祖兒的死穴,只要隔幾天沒見,一見面宋祖兒總要問經理人,「我是不是胖了?」今年的米蘭時裝周,別人在當地都是在瘋狂地購物,而宋祖兒買的卻是吃不胖的糙米餅。在學校裡,她最開心的也是吃學校食堂和小賣部的零食,比如炸洋蔥圈。「後來我發現我是只要好吃的都吃。」在劇組拍戲,她最開心的事是買一大堆零食堆在桌上,堆得老高,笑稱自己開了個小賣部。所以減肥就成了她的小小煩惱,「我是看心情,這個事不能強求,或許忽然有一天就不知道怎麼就瘦了。」

在訪問的後半段,相熟的髮型師賀志國給宋祖兒剪劉海,她一開始就表現出了雙子座的糾結,想剪,又怕剪。她跟髮型師開玩笑,「老師你可想清楚了,我這個人會黑你,以後我走到哪兒就跟人說,以後不要再找賀志國了,他把我的頭髮給我剪壞了。」宋祖兒解釋自己為甚麼期待剪劉海,「我年少時沒有一個髮型師給我剪過一個好的頭簾,這讓我非常不服氣。」她覺得自己頭髮長得太慢了,用生薑和啤酒洗過頭髮,說著像有了甚麼大發現,揪著腦袋上面一綹頭髮,說自己以前剪劉海失敗都是因為剪的是額頭的頭髮,剪一綹頭頂的頭髮是不是就好了?然後用兩根手指比劃,「我要的量大概其實就只有這麼多,就一點點兒,如果真的失敗了,沒有人能看得出來。」

最終髮型師說服了她,謹慎地剪了一點點兒。她有點兒興奮又不確認地照著鏡子笑道,「有沒有一點兒俗氣?」然後扶了扶前額軟軟的頭髮。如此愛吃零食和糾結髮型,宋祖兒說自己的心理年齡只有12歲,其實她的心理年齡比實際年齡大多了。「我就是一個特糾結的雙子座。」在劇組,她總是特別受歡迎的那一個,她不僅愛分享零食,而且在意別人的情緒,有禮貌的同時總是希望當大家的開心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