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O GUY

勇於挑戰身份轉換
認清自我 朱鑑然

25, JULY, 2018

人一生轉換身份無限次,當然不是每次都如替換錶帶般可以有「快速更換」功能如此容易,而是必要經過不停反覆掙扎,不是每個人都有膽量接受,也不是每個人可以在當中安然度過。朱鑑然(Kevin),前香港游泳選手,退役後加入娛樂圈,拍戲又拍劇,跟從前運動員的生活截然不同,一路走來,令Kevin愈來愈進步的,是一個又一個自我檢討。

 

Morning Person 早起的鳥兒

訪問時間是早上十一時,地點是men's uno的九龍灣辦公室。十一時,真不算早,但製作雜誌的生態,就如玉女掌門人一樣「一點不露」,反觀Kevin,來到時已化好妝、梳好頭,百分百準備就緒。

m:你是習慣早起的那種人嗎?是工作關係或是個人也是那麼早起?

K:本身我是習慣早起的人,因為之前運動員的生活過得很規律。以前早上四五點就會起床,慢慢發覺練完水之後才七時,感覺好像還有一整天的時間可以用。所以現在也盡量過較規律的生活,在平常日子計劃一下想完成的事情,例如閱讀,看電影或者上課去學一些東西。

m:我覺得你的人生都是在趕時間,之前當運動員要爭分獨秒做出好成績,而藝人的工作節奏也比較快。甚麼令你繼續這種生活?

K:其實我的性格是偏懶惰的,我想每個人都會想甚麼也不做地躺在床上。但從小我都覺得睡覺是很浪費時間的,所以我寧願做完我想做的事情,明天早起又可以有很多時間可以用,但睡覺也是很重要的。

 

 

Keeping on Track 不停的反省

明白到年輕藝人喜歡多方面的嘗試,看來Kevin對音樂也有天份,問他會否想在音樂上發展,他卻稱自己要集中在演戲之上,原因是他永遠都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好。

m:如何品評自己在《破風》表現?

K:拍攝《破風》時剛巧由運動員轉為演員,透過這個經驗讓我明白到拍戲是怎樣的,跟隨劇組又是怎樣的。角色是一位單車手,雖然戲份不多,但也有跟劇組其他演員一起練習單車。作為運動員加入電影界的第一個角色就是演運動員,這些都好像冥冥中安排!而且我很幸運跟隨這個劇組學習,這是很多人想得到但卻沒有這個機會。至於演技,根本沒有可以評價的地方,因為好像一兩個簡單的反應鏡頭,但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辦。幸好那時監製就說沒關係,放開自己就可以。當看到大明星如彭于晏也會主動要求更多的練習務求有充足準備,就知道演員的路是不容易走的。

m:相對來說,拍《無間道》會比較容易的吧。有了經驗又好像文戲比較多些……

K:這是我最多戲份和對白、而且拍攝時間最長的一次演出。雖說有了一些經驗,但對於戲劇方面有時都會感到比較迷惘。特別是在拍攝時,我們會用廣東話說對白,而內地演員當然是用普通話,始終是有一點語言差別,這是要慢慢才能習慣的。雖說演員要專業不應受到影響,但有時也在所難免,因為當其他人跟你說普通話,你就會很自然想用普通話溝通。這是思維上要作出改變,要不停地改變去調節語言上的差別。

 

 

 #IWasThere足球與我

在這個月,喜歡不喜歡也好,足球就是人類(期間限定)的生活一部份,作為前游泳選手的Kevin,也是期間限定球迷一名,支持阿根廷,於是腕上Hublot Big Bang GMT也換上阿根廷的藍與白色。

m:又是四年一次的世界盃,我知道你支持阿根廷的,你有沒有緊貼這些足球賽事?

K:我是阿根廷的鐵粉,十分欣賞馬勒當拿同美斯等球員的精彩技術。今屆應該是美斯最後一次打世界盃,希望他可以完成贏得冠軍的夢想。上一屆是德國取勝,雖然他們是踢得比較好但我仍然是偏心阿根廷。至於當年馬勒當拿帶領阿根廷勇奪世界盃時,我仍未出世,但從網上片段及大眾的評價都知道他的厲害之處。

m:喜歡阿根廷都會喜歡美斯,但經常有一個說法是他因壓力太大令到在大型賽事發揮不到應有的水平。我看過他在一場直播賽事中在球場上嘔吐,可想而知他的壓力多大。你又如何應付壓力呢?

K:我是自我調節壓力較差的一個人,即使那時當運動員的時候,比賽前面對的壓力,我都會因為緊張而影響發揮。當然也有好的時候,所以往往在意想不到的情況下有超越自我的表現。其實我也不斷尋找放鬆的方法,同時也要給予自己適當的壓力,讓做起事情來更得心應手。

m:人生中有沒有一個關於足球的難忘經歷? 

K:我曾經是泳隊成員,作為運動員,我觀看球賽的角度可能跟大家有些不同。游泳是個人運動,而足球就是團體運動,即是十幾個專業運動員同心合力地去做好一件事!我記得我中學時第一次跟同學一齊通宵看世界盃,雖然第二朝需要練水,很怕給教練發現,但就是因為整晚沒睡,反而更亢奮,當天更是一班中學同學一同送我到練習的地方。我不是經常踢足球,但都被世界盃這盛事增加我和朋友之間的聯繫。世界盃是四年一次,而四年一次的比賽當中需要練習及努力是非常不簡單。作為運動員,我更加欣賞足球員在球場上竭盡所能迸發的光芒,以及其體育精神。

m:最後想問,你對自己的要求高嗎?因為整個訪問中很少時間聽你稱讚自己。

K:其實認清自己最惡劣的一面是很困難的。有時人是會否認過錯,因為很少時候人會承認自己的過失,除了跟女朋友認錯的時候(笑)。最近我開始認清自己黑暗的一面,認清自己的過錯而作出調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