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TERRANCE
一名演員的自述

UNO GUY 劉俊謙

跟劉俊謙(Terrance)做訪問,那份不應該有的親切感徘徊在攝影棚上的空氣之間,說的是明星應該散發出來的距離感,又或是獨有的「星味」,在跟他侃侃而談之際,絲毫沒有被旁人察覺。也許,這是新生代成功入屋的最好認證,從《前度》走到《二月廿九》,再到今年的《幻愛》,三棲演員的滋味各有心頭領會。不過,無論走到哪個平台,劉俊謙斬釘截鐵告訴大家「我只是一個演員」,就此而已。

演員以上 鏡頭以下

一般來說,編輯在準備跟受訪者進行訪問之前,「必須」事先翻找受訪者的個人背景、入行經過、最近有甚麼新聞或醜聞等,統統資料收集過後再構思訪問內容的方向。不過,面對劉俊謙這類「思想智慧型」的演員,我也想嘗試做一個實驗性的訪問,就是在不太充份掌握他背景的大前提下,跟他交訪。於是,我拒絕在訪問前走入戲院觀看那齣香港票房超過1500萬港元的話題大作《幻愛》,甚至拒絕過份從網絡上「認識」劉俊謙──我希望在訪問當日,以真人目測的方式,真真實實地了解劉俊謙。 人生如戲,老生常談。不過,當了演員之後,這種感悟只會愈來愈深,然而在五光十色的娛樂圈,置身萬花筒的鎂光燈之下,又能否找回最真實、最初心的劉俊謙呢?「其實我唔覺得演藝圈是夢幻樂園,反而是十分現實的。夢幻,只存在於80、90年代,當時業界的確非常蓬勃,有很多機會去創作,甚至『巨星』一詞也只有那個年代才配得上。今時今日對我來講,社會傾向已經沒有明星,已不可能再返回張國榮、梅豔芳的境界。我,只是一個演員,這是時代問題,從整個環境來看,以前香港電影工業僅次於荷里活,贏盡日本及韓國,有『東方荷里活』的美譽啊,從前是別人崇拜香港明星,現在調轉了,市場萎縮呀。」 似乎,劉俊謙當「演員」的決心,優於只當一席「明星」,跟他訪談過後就更加真實了,那一刻我甚至覺得,跟這位演員多加認識,相信頗為有趣。誰知話口未完,他已經關下大閘。「真心說,我自己亦不想給別人過份認識,其實真實的我並不有趣。太認識一個人,未必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始終有fantasy的感覺會好一點。就好像我做一個角色,若果你非常瞭解劉俊謙是一個怎樣的人,你會不相信他會做這個角色,我不知道其他人會否這樣,我反而有這種感覺。不過,我又未致於會在大眾面前扮演另一種性格,相反是有點保留,例如某些面向我不會想給別人看到。若果你要看到,我希望那只是呈現在銀幕上,而我亦不會說給別人知,哪些面向是我,哪些不是。觀眾看到了甚麼,就已足夠。」頃刻之間,我發現跟劉俊謙的距離,出現了一點點的鴻溝。 那種距離感,在我跟劉俊謙做完訪問後的當晚,終於走入戲院觀看《幻愛》時的感覺如出一轍。就是我在問他,《幻愛》裡有哪個位,對他來說最有感覺?「有一樣很矛盾的,他們(精神分裂症患者)自己知有些事是不對的,但同時間他們又好想別人不要這樣對待他們,例如戲中有一對情侶,他們兩個都各有人格分裂,但是慢慢成為互相生活的一部份,從人格分裂演變成一種默契,他們最終找到相處的模式。」

三棲演員的百感交集

因為一齣《幻愛》,讓不認識劉俊謙的人,對他的演出漸漸有所期盼;而本身認識他的人,更是對他充滿期望。當演員的夢想,劉俊謙在短短8年間,一一實現於眼前。從2012年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直至2016年開始涉足台前工作,由劇場演員、電視,再到電影,三棲演員的滋味誠然值得分享,他亦不諱言感到十分高興,但對於他來說,拍電影的過程卻是頗為順暢,困難反而在他由劇場跳入電視圈的世界,起初甚至有種不好的印象。 「因為拍攝模式的不習慣,驅使我對電視台的製作方式有點不知所措。我會說拍電視劇有一種『斷開斷開』的感覺,拍完一個場口,中間位要等,又要遷就機位,有時又不是跟對手做戲,所以那時覺得做劇場好好,懷念舞台上那種藝術家的感覺。」幸好,「子華神」的出現,打救了劉俊謙要當一個演員的瓶口迷思。 「轉捩點是2016年,做完黃子華的舞台劇《前度》之後,ViuTV開始找我合作,有人說劇場演員跳入電視台,是成功的跳板。我會想,演員就是演員,還要分你是劇場演員,我是電視台演員?外國這麼大也不會這樣細分,何況現今的香港市場?此外,我不知道香港何時形成一種錯覺,是『舞台劇演員做戲很誇張,相反做電視電影的人又好commercial,溝通不到。』這是一種迷思,但我覺得是一種錯誤的觀念,不知何時建立起來。」 沒錯,看看近年從劇場走出來的演員,都在告訴大家:「唔係呀,劇場演員不是咁誇張的,只是從前建立的壞形象。」劉俊謙補充說道,「你看朱栢康由劇場跳出來拍電影,再看看游學修早前在藝術節做劇場,都有很多人認可他們的表現,兩個圈子已經這麼細了,不用再細分吧。只要我可以做到不同的東西,我就是演員。」當然,我還是很老土地問了他一句,最喜歡哪個媒介?「我會說,劇場是我的根源、我出身的地方,但我暫時沒有偏好,只要它是一個好的project、有一班好的伙伴,我就鍾意。」

角色變換 不忘同理心

在即將的12月,劉俊謙將參演舞台劇場《午睡》,訴說著一個上世紀的火紅年代,在經歷激動熱情的社會運動後,年輕人的人心走向,終究是自我放逐?還是邁步向前?我跟劉俊謙直言,不論你擔綱哪個角色,都「很像劉俊謙本人」,都是在大時代的清醒與迷濛間,抵抗著某種粗暴的、卻還沒有顯影的力量侵蝕與轉變。 「若果沒有入讀演藝學院的話,我想以我性格,好大機會會走去做社工,或者從事有關輔導的角色,也許父母都是從事相類工作,從小已經受他們影響,加上我本身也喜歡聆聽別人,對某些感覺比較敏銳、細膩。」其實,做社工也好,演員亦然,大抵兩者對「幫助別人」的距離,甚至初心,根本並不遙遠,只是直接與間接一點的方式而已。我們需要的,是同理心,也是幫助別人的原點。

CHIC GROUP INTERNATIONAL (HK) COMPANY LIMITED. A MEMBER OF CHIC GROUP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PHOTO DETAILS

MAYBE YOU'LL LIKE
 

南柱赫
敢於夢想‧敢於失敗

3, DECEMBER, 2020

 

當開始在新的時間點
周柏豪

17, NOVEMBER, 2020

 

繼《想見你》後許光漢新搞作
台灣「國民男友」要進軍樂壇

1, NOVEMBER, 2020

 

調教你男友
Jeffrey的男人育成記

30, OCTOBER, 2020

 

男人都要保持高狀態!
韓國票選5大「防腐男神」

29, OCTOBER, 2020

BACK TO HOME
CHIC GROUP INTERNATIONAL (HK) COMPANY LIMITED. A MEMBER OF CHIC GROUP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