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ORT

冷門運動在香港
女子壘球之魂

6, AUGUST, 2017

壘球,就是一個壘再上一個壘,直至取得勝利。其實人生也莫過於此,只有不斷的向前進,才能走出困局。或許你不會明白,一項業餘運動對香港人來說可以有甚麼作為?但這三位現役香港女子壘球隊成員卻能堅定的說,壘球所賦予她們的,沒名也沒利,卻是無價的─靈魂。

YAFFA LAM
EDITOR
棒壘之別
壘球豈不是跟棒球一樣嗎?不!《點五步》、《Kano》、《Touch》等電影所說的題材統統都不是壘球。雖說壘球的出現本是源於棒球,但球的大小、投球方式、球場、投手區和盜壘方式等也有差別。若要說當中最大的共通點,就是漫畫中的「鬼影變幻球」,這卻是真的。在以往奧運項目中,壘球只設有女子比賽,而棒球則設有男子比賽,所以說壘球在奧運中是女子專屬的運動,一點也不為過。
 
三好球,擊球手出局
要三言兩語說出壘球比賽的規則實不容易,因當中的戰術與球例,實在多不勝數。簡單來說,這是個進攻與防守的比賽,各方每隊最少九名球員,進攻一方的球手需打對隊(防守)投手投出來的球後跑壘,安全上壘而最後完成一圈返回本壘才得一分。擊球手需在三個好球內把球擊出,不然便會三振出局;而防守投手若投出四個壞球,擊球手便會自動上一壘。在一局比賽中,如攻方有三名隊員出局,進攻則結束,雙方交換攻守。雙方各攻守一次為之一局。七局比賽後,以得分較多的一方為勝。
 
現役香港女子壘球隊成員,林佩君、黃楚曦、梁芷茵(左至右)。
 
梁芷茵:莫忘初衷
對隊長梁芷茵來說,壘球是她生命中不能或缺的事,「加入港隊已有七年多,起初只抱著學習心態跟操,但在短短半年內,從日籍教練大島田先生身上學懂了四個字—莫忘初衷。他為了女子隊,犧牲工作和私人時間,就是為了把日本壘球的文化,從態度、精神,以至球技帶給香港女子隊,希望把業餘的我們變得不業餘,成為職業級強隊。」從此,她便為以代表香港隊取勝為目標,「我們曾被強隊『大炒』,亦試過差點能擊敗強隊。即使輸比贏多,但只要我還穿著香港隊球衣,便會永無止境地向這個目標追隨,為港爭勝。」
 
黃楚曦:壘球賦予另一個我
另一位加入港隊七年的隊長黃楚曦視壘球為她的第二生命,「這是不斷令我突破自己的運動,我還記得朋友初次看我打壘球,她說打壘球的我是會發亮的。壘球賦予另一個我,一個有信心、不畏風雨的我。」在團體運動中當上隊長角色,在各方面也要比別人堅定,「帶著隊友同一條心去打仗,在壘球場上要做到心態與技術互相配合所要花的努力與時間,別人根本難以想像得來。」
 
林佩君:為這份執著自豪
「若要說我的人生有甚麼值得自豪,那應該是我有著想要堅持和追逐的壘球夢吧。加入港隊不知不覺已14年,即使是業餘,但穿得起港隊球衣,便要拼到底為香港取勝,路難行,但只有一直相信自己所堅持的走下去,才能嚐得到勝利的滋味。」
 
以亞洲盃前五名為目標
她們表示,香港政府和香港壘球總會所給予的資源已比以往增加,但若要壘球要在香港有更好發展,必先讓壘球變得普及。但畢竟與單項運動相比,團體運動所需的資源、場地與願意付出的業餘選手也比較多,要在國際上取得好成績,要走的路還很長。現時香港女子壘球隊最大的目標便是在今年11月的亞洲盃取得前五名成績。更理想的,當然是能有參與奥運比賽的資格。
 
TEXT / YAFFA LAM    PHOTO / MICHAEL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