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O GUY

你的新鮮半熟男孩
劉以豪

22, NOVEMBER, 2019

暴漲的人氣和事業,並沒有改變劉以豪對自己的評價和認識,在他眼裡,自己還是一個在演藝道路上有很多要學習、要體會的「成長中演員」。他甚至說:「其實我很沒有安全感。」出道10年,從設計師轉行模特兒再到演員,一路上收穫無數好評,「最萌男友」、「零差評男藝人」,獲得這些頭銜,靠的就是始終如一的謙遜和無差別心。

HO SIN WAH
FASHION DIRECTOR

 

由溫柔到霸道

偶像劇《我們不能是朋友》的播出,讓很多觀眾再一次淪陷其中,劉以豪飾演男主角褚克桓,他很好地把握住一個微妙的平衡,演出了褚克桓的精英感和危險的侵略性,更演出了一個男人身上的深情和執著。每一個鏡頭裡,他的眼神都追隨著女主角周惟惟,傳遞出不同的情緒。「霸道」因為有深情做底色,所以才有了質感,讓這個角色在鏡頭前立得住。可是在所有人為了褚克桓瘋狂的時候,劉以豪卻說︰「其實我很沒有安全感。」

在拍攝現場見到劉以豪本人的時候,一時無法把他和《我們不能是朋友》裡那個充滿雄性荷爾蒙的霸道總裁對上號。他溫柔得近乎靦腆,進到攝影棚後會和現場的工作人員打招呼,採訪時字斟句酌,每個回答都說得很有誠意。在採訪過程中,劉以豪對所有的讚美和誇獎,都呈現出一種如履薄冰的小心。對於粉絲的關注和喜歡,更是表示滿滿的感恩。他經常會進自己的微博裡看看粉絲們又說了些甚麼,看著網友們發他的表情包,有點兒啼笑皆非。

我們不能免俗地拋出第一個問題︰「這麼溫柔的你,是怎麼演出那麼霸道的褚克桓?」。劉以豪有點兒害羞地笑了笑,談起自己在片場不斷做心理鬥爭,被導演逼到極限的入戲經歷。導演希望他在看周惟惟的時候,表現出一種看獵物般的凶狠勁兒。劉以豪為了進入角色,不斷尋找那種自信堅定到強悍的狀態,最後發現他必須要演自己性格的反面,完全是把自己當成一個混蛋在演。

在劇集拍攝過程中,他很少會去看屏幕裡自己演出的即時playback,對於自己演的「變態」到底是甚麼樣並沒有概念。所以在《我們不能是朋友》第一集播出前,他都很不安,不知道觀眾會不會接受這次180度的大轉變。沒想到,就是這個離他最遠的角色,一下把他推到了更多人的面前。

 

 

由演員到結他手

在《我們不能是朋友》之後,他沒有休假,而是馬不停蹄地進入了新劇《極道千金》的拍攝。這部劇由《六弄咖啡廳》導演吳子云與劉彥甫執導,劉以豪在劇裡扮演了一個「有點兒厭煩人生的大明星」。談到這個角色,劉以豪忍不住就笑了起來︰「這是玩得很開心的一個角色,第一次不用太在乎所有的事情,很任性,也很荒謬。」

對他來說,扮演各種與自己性格相近相遠的角色,不僅是在完成工作,更是在體驗不同的人生。正是因為把自己完全放到了角色之中,才能不斷地自省,突破自己性格的邊界。

其實除了演員,劉以豪還有更多面的人生,他還有另一個身分——獨立樂團「輕晨電」的結他手和團長。「輕晨電」成立於2009年,在獨立樂團圈裡小有名氣。曾經不肯開金口的劉以豪,後來在多部影視劇裡獻唱,為《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錄製的主題曲更是讓很多粉絲聽到落淚。

當我們說很多粉絲關心他甚麼時候再開嗓唱歌時,劉以豪露出了一絲意外,然後很認真地承諾:「如果有時間的話,還是希望可以繼續做音樂。老天爺真的很神奇,我一年不會去兩次KTV,也沒有想到大家會喜歡我的歌。」

他還說,自己每次去錄音棚錄歌都會緊張,所以會穿著藍色或者白色的衣服,帶著精油和幸運石來放鬆自己。不過最能讓他放鬆的方式,還是走到大自然之中。熟悉他的粉絲都知道,劉以豪在不工作的時候,最喜歡的事情就是去山上露營。在這次拍攝的前幾天,他也在忙碌的工作之餘找了個空檔去山上喝了個咖啡。

「去山上、去海邊、找個民宿待著,回歸自然是最讓人開心的事情了。」對33歲的劉以豪來說,演戲可以不斷打開自己,挖掘自己不同面貌,而獨處和回歸自然就是不斷審視自己,和最真實自己對話的過程。

在採訪的最後,我們讓劉以豪用三個關鍵詞形容自己,他垂下眼,想了一瞬說:「空白、自然、陽光。」他是花椰菜男孩,是最萌男友,是霸道總裁褚克桓,更是不斷尋找更多面自己、更好自己的劉以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