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今年米蘭特別冷
厄爾尼諾是時裝惹的禍?

6, FEBRUARY, 2017

撰這篇文之時,正是我準備前往米蘭出席2017秋冬時裝周前的一星期,即大約是2017年1月初。沒錯,四季中的一月份正值冬季,但我處身的香港卻錄得攝氏20多度的氣溫,然後剛收到已在倫敦的同事來電,他說歐洲天氣十分寒冷,米蘭更錄得零度以下的氣溫,叮囑我務必要帶備更多更厚的衣物,兩方世界可謂「天一半,地一半」,不盡相同。頃刻,我又忽發奇想,人類淪落如此田地,是厄爾尼諾的「自然」現象?還是時裝惹下的禍呢?

HO SIN WAH
DEPUTY EDITOR-IN-CHIEF
這個1月活像在美國恐怖電視劇系列中的《American Horror Story》中,你有你說世界早已大亂,那邊廂狂人昂然登場,這邊廂港版紫禁城的黑箱作業,惹人髮指的程度可說「比鬼更可怕」,有得揀更寧願與鬼同行。若關心環保及動物保護的朋友,更奔走哀號Donald Trump的上台是動物災難、地球末日,作為一個普通人、消費者,該當如何自處?
 
 開首提及,今時今日人類感受不到四季分明的春夏秋冬,時裝界是責無旁貸的。據紐約大學Center for Global Affairs副教授Michael Shank,及推動可持續發展時裝的Zady.com創辦人Maxine Bédat於fastcoexist.com撰文指出,縱然Donald Trump不承認氣候變化、擁抱石油及煤礦工業,作為消費者仍然可以透過一己之力減少碳足跡,首先就由我們的衣櫃開始:「拒絕再買快時裝。」或許,有人會覺得事情未致於去到這麼嚴重,但請記得時裝業仍然是石油業以外第二大污染地球的工業,去年最新數字是全球每年製造超過1,500億件衫:生產一件純棉T恤要用上2,700公升水;一件普通的人造纖維fleece外套,每洗一次都會排放1.7克的microfibers,最終流出大海,此外還未計算生產衣物又會排放多少碳,想想這一連串對環境的侵害,說恐怖過《American Horror Story》的劇情,可謂繪聲繪影。且慢,還未計皮草業對動物的傷害…
 
早前看過《Business of Fashion》轉載的文章,去年尾美國勞工部發表報告,單單在2016年4月至7月期間,已經對77間位於南加州的成衣工廠發出票控,這些工廠工人最低時薪只有4美元,遠低於美國最低工資10美元/小時,而這些工廠都是fast fashion集團的生產商、合作伙伴,當中有Forever 21這個香港人熟悉的名字。因為發展中國家的血汗工廠情況備受關注,不少快時裝也有所忌憚,或將部分生產線轉回美國境內,由此可見「血汗工廠」全球皆有,並非內地獨享。
 
坦白說,我不是針對Forever 21,這個只是引子。作為消費者,關心一下自己的衣櫃,將污染地球、殘害動物、壓搾工人的品牌「永不錄用」 。坐言起行,你不為自己,也可以為你的下一代著想吧。看過荷里活電影《Passengers》最令我感觸的,不是Jennifer Lawrence和Chris Pratt譜出的超時空浪漫愛情故事,而是男主角為女方締造的「生命之樹」,為自己和愛人所建立和延伸出來的生命力,懷著無比的信念,其爆發出來的力量和力度勝過千言萬語─請相信自己。
 
TEXT / HO SIN W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