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DESIGN

人人都去村上隆展覽打卡?
逐層解構,未去的先溫書

10, JUNE, 2019

這陣子,在各Social Media也滿是「村上隆 對戰 村上隆」展覽的打卡照,包括香港各大明星也紛紛Post出與村上隆的合照和打卡照,村上隆這位極具影響力的日本藝術家之所以有這般魔力,某程度上也因他內心世界其實早已成「魔」。他的魅力與厲害之處,正正是在歡樂滿載的花朵背後,充滿佛教頓悟味道,那些色彩背後,其實正是不安,甚至是末日與死亡。

YAFFA LAM
EDITOR

若以單單欣賞美麗畫面或視覺衝擊的心態去欣賞村上隆展覽也無不可,只是或許你會錯過了作品帶來的頓悟。展覽能看到村上隆一系列各走極端的作品,包括他在創作生涯上超過60件畫作及雕塑。而三層展覽,其實也帶有不同的訊息,出發前,就先看看到底他想說甚麼吧。

 

三樓:人終有一死的陰鬱視野

三樓的主題,為了展示宇宙初生的啼聲 (The Birth Cry of a Universe) ,主廳將精英藝術和流行文化混為一體。可愛的形象背後卻蘊含著創傷和痛苦的陰鬱視野,為黑暗奇觀營造出種種怪誕景象,多少反映了藝術家尤其是在福島核災難之後對核電的焦慮,同時表現出兩次原爆及隨後的美國文化泛濫給戰後日本帶來的創傷。

Tan Tan Bo 根據村上隆年輕時的最愛、日本漫畫家水木茂筆下的人物而創造。這些人物看來如蠕動的幽靈,噴出迷幻色彩的閃亮體液。他把甜美可愛的「kawaii」美學與黯淡陰暗的東西結合起來,令人不安。這不僅反映了藝術家深受壓力所苦,還為人類設想未來世界末日的境況。

展廳最矚目的作品是花上14年創作的4.5米高大型金箔雕塑《宇宙初生的啼聲》,在此首次完整亮相。作品呈現出宇宙的雄偉莊嚴,卻仿佛因為難以承受自身的重量,顯得慌亂不安,整個形態開始潰不成形。佈滿骷髏頭的地板藝術,也令訪客不得不穿越一片荒涼的景象——發自內心的「人終有一死」訊息,提醒我們一切人間財富和世俗追求,盡皆虛幻。

 

二樓:奇裝異服對抗當代藝術的高不可攀

村上隆喜歡打扮成日本次文化常見的稀奇古怪「動漫角色」。他覺得自己有點像「御宅族」,還謙稱自己英語說不好,唯有用服裝打扮來傳達想法,以獲得關注——也許他亦想借助奇裝異服,對抗當代藝術高不可攀的世界。村上隆的8套色彩繽紛服裝是首次公開展出。

 

一樓:內心的動盪不安

英國畫家法蘭西斯‧培根是村上隆多年來非常欽佩的藝術家。培根的作品呈現出內心充滿不安、難以平衡的感覺,村上隆深有同感,覺得自己也有類似的創作心態。培根擅於扭曲畫中人的身體和面孔,村上隆也以其特有的超現實手法,將人物大膽變形,如臉上冒出眾多面孔,嘴裡吐出身體其他部位。自 21 世紀初,村上隆一直致力於這種變化多端的畫作系列,向西方和日本藝術家致敬。他這些「培根習作」層次豐富,內心的動盪不安最終化為可怖而美麗的畫面,概括了村上隆錯綜複雜的創作軌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