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O REPORT

串流平台大亂鬥(一)
煲劇新世紀

22, MAY, 2020

疫情持續蔓延,減少外出是惠己惠人的正確選擇。問題是,留在家中的時間多了,沉悶與抑壓的空洞,急切需要找些甚麼來填補。幸好,串流影視平台正在進入戰國時代,各巨頭正奮力廝殺,爭奪觀眾的「時間」。過去幾年,不管是娛樂大亨、科技公司還是傳統電視業者,均紛紛加入戰局,讓觀眾從中得益,有了更多的選擇。疫情之下,串流影視平台成為了熱話,是無數人悶在家中(或是隔離時)「吊命」的寄托,在煲劇煲戲之餘,也可看看這行業錯綜複雜的新戰局,如何讓我們的娛樂生態重新洗牌。

HO SIN WAH
DEPUTY EDITOR-IN-CHIEF

 

十年奮鬥 一個時代的誕生

串流數據傳輸技術,或是OTT(Over The Top)服務,其實都不是新鮮事。早在Netflix還專注經營郵購DVD出租業務時,香港在1997年已經有iTV(互動電視),由香港電訊推出的收費、雙向式互動電視服務,服務包括自選影像(Video On Demand),用戶還可以自選電影,隨時開始及暫停。現在說出來都是些基本功能,但當時卻堪稱全球首創的商業營運互動電視服務。可惜,其技術價格昂貴並且不太穩定,在2002年結束前每年虧損超過15億港元,讓它無法成為如Netflix般成功的案例。可能因為技術未夠完善,流動裝置未夠普及,或是人們還未習慣在電腦的瀏覽器上觀看電影等等,故此當時大家還未認識到串流媒體的價值。

然而,隨著硬件和技術日漸成熟,2019年成為串流影視平台大爆發的一年。先不說Netflix從2013年起已率先搶佔自製內容市場,多年的經營讓它擠身到全球最大的娛樂供應商之一。在2019年,Apple就推出影音串流服務Apple TV+,Disney+也在同年11月登場,迪士尼更在這一年從Comcast手中購入Hulu 33%的股份,Hulu近年用戶量暴增,與Netflix及Amazon Prime Video等成為了目前美國最大的串流影視平台;加上今年即將推出的Peacock及HBO Max,串流影音平台如雨後春筍出現。另外,串流硬體裝置供應商Roku及Facebook也正在開發原創節目,而YouTube TV和DirecTV Now都在調整訂閱服務及費用,大家也為這場串流媒體之戰做好準備。

 

Netflix 保持先發的優勢

想當初大家尚未察覺線上串流媒體業務的價值時,Netflix多年的堅持,如今終於得到回報。Netflix絕不是這行業的先驅,卻是最成功的案例。「Content is king」這理念,也在他們手中發揮到極致,無論是投資自製劇集《House of Cards》,到2018年花費在原創內容上的支出已經超過80億美元;抑或以天價從擁有華納媒體的AT&T手上購買經典劇作《Friends》的獨家版權,都可見他們對內容的重視。

相比其他平台,Netflix擁有大量歐美熱播的電影、劇集及紀錄片,當中不乏原創作品,如獲獎無數的《The Crown》、《Roma》及《Stranger Things》等。在剛過去的一屆奧斯卡,獲提名的影視作品就包括《The Irishman》、《Marriage Story》、《American Factory》等共獲24項提名。近年他們也參與日劇與韓劇製作,在亞太地區「插旗」,足見其野心。Netflix的大方向是做好內容,才能開發好其演算法,爭奪更多觀眾的時間,這樣就能形成持續循環的訂閱模式,保持他們擁有全球大量付費用戶的優勢。所以市場估計,Netflix今年至少將投資100億美元於原創內容上。

 

 

Disney+ 直接面向觀眾

當然,如果是一般串流影視平台比較,你必須知道的是Disney+月費6.99美元,比Netflix標準方案12.99美元便宜差不多一半。去年11月他們只在美國、加拿大與荷蘭搶先登場,亞太地區需要再等等。雖然,Disney+共收納迪士尼旗下超過7千部電視節目,以及約5百部電影,又擁有Marvel、Star Wars、Pixar、National Geographic等豐富的影視作品與原創內容,加上打頭陣的《星球大戰》系列作《The Mandalorian》也成功賺得口碑,但缺點是下一個皇牌Marvel劇《WandaVision》就要等到2020年秋季,而到時亞太地區也不知開台未!

從消費者角度比較,觀眾多了選擇是好事,但對於迪士尼參與串流媒體之戰的原因又在哪?正當有些人憂慮這市場會否變得逐漸飽和時,迪士尼預估,2020年全球線上影視服務的訂閱戶數將達8.1億,而業界龍頭Netflix目前訂戶數目為1.51億,即是還有很大市場等待被填滿。對於資本雄厚的迪士尼,與其把版權賣給Netflix等,不如自己投放資源經營平台,不但能直接面對受眾,也能將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裡。加上還擁有專攻體育的ESPN+,與主打大眾市場的Hulu,可算已準備好全方位包圍直接挑戰Netflix的地位。

 

 

Amazon Prime Video 環環相扣的服務

於2006年創立,不但和Netflix進軍串流媒體業務的時間相約,同樣也是從一開始內容分發與收購影視內容,到後來自製原創節目。製作自家影集《The Marvelous Mrs. Maisel》與高價獲得魔戒電影三部曲的播放版權,都是近年它們成功的一步。他們目前 提供15,000部以上的電影、電視劇及節目,較受追捧的包括知名汽車節目《The Grand Tour》。與Netflix不同的是,它不是一個完全獨立的串流媒體,而是Amazon Prime會員服務中的一部分。如果當作優勢就是,擁有以Amazon Prime會員為基礎的用戶群;但細心一看,卻是以影視消耗觀眾時間的同時,獲得更寶貴的資源——大數據。觀影行為背後的偏好,可以供他們在Amazon Prime其他業務上應用,「時間—數據—金錢」亦成為串流影視平台營運的一種新模式。

 

後記

當然,還有很多串流影視平台值得我們細說,如Apple TV+打算走硬件帶動自家影視軟件的路線;老牌內容供應商HBO,也痛定思痛在HBO GO與HBO Now外推出更貼近時代走向的HBO Max。至於香港本土其實也有主打港產電影的Hmvod,以及你唔多會睇,但仍然存在的myTV Super。不過相比其他地方的串流影視平台願意投放巨額投資作優質的內容開發,以及擁有大量客戶基礎,本地串流影視平台雖有出現,但感覺都不太成功,要參與這影音串流的大時代,可能都只能作陪跑居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