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E&GOURMET

世界級威士忌收藏家EMMANUEL DRON
了解「威迷」不可思議的珍藏

28, MARCH, 2018

任何對珍稀威士忌和古酒有興趣的人均不會對Emmanuel Dron此人感到陌生。Emmanuel在新加坡開設的威士忌酒吧The Auld Alliance,是每一位「威迷」的終極朝聖地點,內藏1,500瓶珍稀佳釀,全部可以單杯品嘗,我相信這世上再找不到第二間酒吧有這個規模和藏量,而他個人的收藏,只可以用「不可思議」來形容!最近趁著其本人訪港和他做了一個訪問,讓香港讀者進一步了解他的故事。

Q:你是如何踏進威士忌這個世界呢?

A:我20歲生日的時候收到一瓶Glenfiddich作為禮物,之前我不喝威士忌的。當時我很喜歡那瓶威士忌的梨香,促使我去購買已故威士忌權威Michael Jackson的著作《Malt Whisky Companion》。這本書引起了我的興趣去進一步了解更多單一麥芽威士忌。1995年我發現我所在的城市(法國北部的里爾)有一間酒吧,內有約150瓶威士忌,於是我與好友花了幾個月時間品嘗每一瓶酒,同時開始做品酒筆記。其後我出版了一份10頁的威士忌興趣刊物,自此便展開了我的威士忌生涯。

Q:The Auld Alliance似乎較著重珍稀威士忌和古酒多於新酒款,為甚麼古舊罕有的威士忌能讓你著迷?

A:舊酒和新酒的味道是截然不同的。更重要的是,舊酒大都比新出品要好得多。自70年代初開始,生產威士忌的每個過程均開始改變:大麥的類型、酵母、酒桶等等。如果你喜歡60年代的舊Strathisla或Macallan風格,我肯定你永遠都不會在新的威士忌中找到那種芳香。我兩個月前去過西班牙著名的雪莉酒產區赫雷斯(Jerez),了解到現今威士忌產業使用的雪莉桶與80年代使用的完全不同,自90年代初雪莉桶質量已經徹底改變!當你理解到這一點,便會明白很多蘇格蘭威士忌傳統已不經不覺成為的歷史。我不是在緬懷過去,而是以品質為出發點。我在大學修讀歷史,曾希望成為考古學家,我喜歡尋覓滿佈灰塵的古舊老酒並不難理解。

Q:我知道Silvano Samaroli先生是你在威士忌生涯中最重要的人之一,你是如何遇見他的?他有甚麼特別之處?

A:他是一個傳奇,曾在職業生涯中裝瓶過一些全世界最好的威士忌。我遇到他,就像是遇到John Lennon或Jimi Hendrix一樣,我們成為了朋友,我們都喜歡雪茄。他很謙虛,總是樂於學習和分享,我很榮幸能與他交往,永遠不會忘記他。

Q:你早前發布你即將推出的新書圖片及內文時,引起網上威士忌界大感震驚,請告訴我們這本書是甚麼?

A:謝謝。這是一本相當厚的書(884頁,超過六公斤),集中講述19和20世紀的蘇格蘭威士忌。我沒有寫任何關於生產方法及地區的故事,只專注於酒本身。例如:如何閱讀酒瓶代碼、稅收封條、詳盡解釋瓶蓋的類型、碳-14測試的準確性;還有很多研究假酒的例子,分辨假酒的方法。這本書另一個很大的部份是關於獨立裝瓶和是官方裝瓶的歷史及大量的酒瓶/酒標。最後一部份採訪了Silvano Samaroli先生和其他許多收藏家,當中更有這些頂級收藏家私人珍藏的照片。

Q:是甚麼啟發你寫這本書?你用多久完成這本書?

A:我受到香港雪茄權威Min Ron Nee所撰寫關於古舊和罕有雪茄的書籍啟發,那是我最喜歡的書籍之一。我一直希望找到類同的蘇格蘭威士忌全書,但真的找不到,於是我決定自己寫一部。我用了五年時間完成這本書,逐一與收藏家見面、拍照、採訪瓶裝商,直至Silvano Samaroli先生去年2月去世,我決定全神貫注,親手完成所有文字,拍攝書中大部分相片以及自行排版,這本書是獻給Silvano Samaroli先生的。

Q:收藏家如何使用你的書幫助他們收藏?

A:這是寫給真正收藏家的書,將不同品牌及系列非常完整地分類,附有大量的資訊和相片防止他們買到假酒,書中有多於2,500張稀有威士忌的照片。

Q:最近愈來愈多人開始喝威士忌,同時又有很多新的蒸餾廠正在建設中。你認為這是健康的現象嗎?未來幾年供求狀況會如何?

A:如果你翻查過去200年的蘇格蘭威士忌歷史,你便知道這是不健康的。過往一些危機嚴重影響了這個行業,以現時情況來看,我們可能再次面臨產量過多的問題,沒有甚麼能保證威士忌在20年後仍會流行。

 

感想:

我跟Emmanuel認識多年,他對威士忌的熱情及知識的淵博令我衷心佩服,每次跟他詳談都令我獲益良多。我有幸一窺這本訂於2018年3月出版的收藏家天書的原稿,內裡資料齊全得令人驚嘆,稱之為嘔心瀝血的巨著也絕不為過。我相信這本書面世後將會震撼整個威士忌界,大家就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