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E&GOURMET

不顫抖,路仍必須走!
疫情如何衝擊威士忌產業?

27, MAY, 2020

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在全球肆虐,世界各國疫情嚴重,大部分國家均束手無策。隨著感染人數幾何級數增長,多國政府開始下令民眾要居家隔離。大量商舖、餐廳、酒吧、商場、學校、商業機構等等相繼停止運作。疫情過後,這情況將對威士忌行業有甚麼深遠的影響呢?今天我們探討一下。

HO SIN WAH
DEPUTY EDITOR-IN-CHIEF

 

Writer’s Profile

Aaron Chan,酒吧及餐廳老闆、威士忌收藏家,尤以日本威士忌為主。多年前接觸威士忌後被深深吸引,從此不能自拔。近年定期於其酒吧舉辦威士忌品酒會,以饗同好。

 

 

宣傳活動首當其衝

疫情對行業的影響,最先在日本浮現。由於日本是全球疫情最早爆發的國家之一,日本的威士忌蒸餾廠先後於2月份暫停對外開放,余市、山崎、白州、宮城峽等蒸餾廠均謝絕遊客參觀。雖然觀光團對蒸餾廠的盈利貢獻微乎其微,但間接對品牌宣傳造成打擊,而且很多蒸餾廠周邊的小商店小旅館均十分倚賴遊客的生意,酒廠停辦觀光團,對這些小店的打擊尤其嚴重。除日本外,蘇格蘭的酒廠亦陸續於3月份停止開放讓遊客參觀,嚴重影響蘇格蘭的旅遊業。

由於新型冠狀病毒傳染率極高,各國開始禁止大型集體活動舉行。多個大型威士忌酒展被迫改期,例如3月份的倫敦WhiskyLive,4月份於德國舉行的Whisky Fair,5月份於香港舉行的Whisky Festival、東京舉行的Tokyo International Barshow及蘇格蘭艾雷島的 Islay Festival等等酒展,均要延期至下半年甚至乾脆取消。這對於全球的威士忌愛好者來說是一個重大的打擊,酒展取消亦代表著很多大型品牌無法透過酒展推銷2020年的新產品。這個情況相信最少持續至下半年甚至明年,才能慢慢恢復。

 

 

供應鍊頻臨斷裂

隨著疫情開始在歐洲大規模蔓延,消毒用品及醫療用品迅即被搶購一空。有見及此,部分蘇格蘭威士忌蒸餾廠自發地利用蒸餾器製造高純度酒精,並且根據世衛的配方調配消毒酒精搓手液,以低廉的價錢供應給周邊鄰近的城市及市民,讓一般搶購不到消毒酒精的市民能夠得到這些重要物資渡過這個疫情。其實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蘇格蘭絕大部分的酒廠亦曾被政府徵用製造大量的消毒酒精,以供軍方及前線醫護人員使用。由此可見,這次疫情的嚴重性和戰爭可以相提並論。根據官方統計,全球現時約有400間蒸餾廠(包括威士忌蒸餾廠、琴酒蒸餾廠、冧酒蒸餾廠、乾邑蒸餾廠等等)暫時停產改為生產酒精搓手液。這對威士忌行業的影響,可能要於多年後才會陸續出現,如果疫症持續一段長時間,多年後大家便會發現市面上完全找不到2020年蒸餾的威士忌。

由於各國政府積極鼓勵市民在家中隔離,據知現時蘇格蘭所有裝瓶廠已停止運作。換句話說,今年推出市面的威士忌將會大幅減少,雖然未至於去到供應鍊斷裂的階段,但相信下半年市面應該沒有甚麼新出品供大家選購。即使裝瓶廠能在數個月後復工,但積壓大量等待裝瓶的原酒相信非常多,可能要一段時間才能完全消化。

 

 

酒吧結業潮

這段期間,各國均有停止旅客入境的措施,全球航空業面臨癱瘓,接近九成的民航機航班已被取消,意味著大量的貨運將會積壓在機場等待運輸。部分貨物會改用貨船運載,直接令到全球威士忌進出口物流大受打擊。我知道有不少威士忌代理有巨量已裝瓶的威士忌塞在蘇格蘭的港口等待運輸,這會進一步令到全球威士忌供應下跌,代理商資金周轉不靈,營運艱難。

另一個令人憂慮的情況,就是各國下令關閉餐廳及酒吧。以香港為例,政府下令本地所有酒吧暫停營業21日(新加坡酒吧停業時間更長達一個月)。大家均知道香港、新加坡這些大都市,租金人工貴得驚人,要酒吧暫停營業一段長時間,對酒吧業是致命的打擊。我擔心這個疫情會令全香港最少三成酒吧關門大吉,嚴重影響本港酒類文化的推廣及發展。

在此謹祝每一位香港市民身體健康,聯手抗疫。

 

平時人流熙來攘往的London Bridge,受疫情影響變得異常冷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