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一個紋身一個故事
是創作,還是生意?

17, APRIL, 2020

每個紋身背後都擁有一個故事,在Alfred Nil眼中,這故事比它在視覺上是否靚、是否型,更加吸引。當了紋身師八年的Alfred認為,紋身不應該只是一個商品,它們每一個都擁有靈魂,盛載著故事,更屬於次文化中重要一環。在香港,單憑一腔熱誠和衝勁,無法讓你把興趣轉化成專業。紋身是一門創作,需要紋身師不斷投入和提升;但同時它亦需要經營,因為這是一門生意,沒有客人,就沒有創作的機會。

HO SIN WAH
DEPUTY EDITOR-IN-CHIEF

 

是創作,還是生意?

「以前,我會較少去討論金錢,就像很多人覺得在做紋身創作時,將錢掛在嘴邊會將這件事玷污。但實情是我們更需要正面討論金錢,並不是說去研究一些方法追求更加多錢,而是無可避免地紋身師的作品質素是與金錢、時間等掛勾的。」Alfred Nil指尤其是在香港,很多很有天分的紋身師,就是因為未能正面面對這件事情,所以無法將自己的天賦好好發揮。

單憑一股傻勁與對創作的熱誠,無法為你解決租金及日常所需等問題,他們想法是必須正面討論金錢,了解自己所需,從而將物質生活簡化,然後將剩餘的所有資源投放到創作中。「身為紋身師,除了不斷提升自己的技法,花時間去畫圖外,每到一段時間,我都會反思自己的經營是否已做得夠好,有否需要改善。例如,近來我把工作室從港島旺區轉移到九龍的工廠大廈。我期望租金減少,可以讓工作節奏放慢,從而有更多的時間和心力做出更好的作品。」

Alfred Nil,最初由一位喜愛儲紋身的人,到半自學形式在本地開展自己的紋身事業,花了八年時間成為一個年輕又被受追捧的紋身師。他的紋身風格以美式old school以及blackwork為主,擅長以細緻幼線與陰影手法,勾畫出寫實氣氛較重的圖案。「我20歲時想入行做紋身師,一開始也花了三年時間去了解畫圖、紋身,並思考自己是不是有足夠條件成為紋身師。我會想,自己是否已經準備好為別人紋一個跟他一世的紋身。就像經營不能單靠一份衝勁,這份決心也是經過不斷反思才能堅定。當然,現在回想起來,當初的『準備好』其實都是未夠好。」

 

 

不應只是潮流單品

近來Alfred決定換一換工作環境,將更多的心力花在創作之上,「之前的紋身店同時是一間barber shop,客人來到店內除了紋身也能理髮。當初的概念,是源於在香港其實好多人也擁有一個靚紋身,但就不知如何去配搭,或對圍繞的culture不夠了解,將店舖設計得多元化的原因,是希望將這些次文化重新串連起來。本身它們就是一個整體,你如果喜歡紋身,自然也想了解整個文化。」

他更指,近來香港的紋身風氣漸漸讓社會接受成為一種風潮,但要長遠發展,很容易就會因斷層的問題受到阻礙。「你看在日本,這些次文化都是整體地去發展,也十分完整。無論你喜歡的是紋身抑或古著服飾,都是環環相扣。你可以到他們的店買他們的商品,如果知道你是同好,他們又可能會推薦你去另一家店,甚至邀請你出席他們圈內的派對及集會。」Alfred指這個完備的「系統」,讓你可以由擁有一個單品開始,因為要配搭它,而慢慢發展成整個lifestyle。可是在香港就因為發展上的斷層,你在擁有一個單品後就停步了,這才是不同次文化在香港發展面對的最大問題。

 

 

遇上有共同喜好的那人

對於新工作室,除了相比以前能提供更高私隱度的空間,Alfred覺得店舖同樣負責表達紋身師所追求的lifestyle。「在我的想法裡,紋身師專注創作,而紋身店舖則負責呈現lifestyle,客人一進來就能感受到一個完整的氣氛。」雖然Alfred多次強調紋身師需要懂得經營,但他從來不覺得自己純粹是幫客人紋身,更不只是在販賣一件商品。「這是一份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以及互相交流的過程。因為我覺得,客人既然選擇了我作他的紋身師,無論是因為看了我的作品或其他原因,他這個選擇,就證明了我倆在某些喜好上是一致的,例如視覺上對美醜的看法。正因為這份共同喜好,我認為紋身師與客人絕對能成為朋友。」

除了在忙搬遷新工作室,Alfred近來也在嘗試用新的方法去經營自己tattoo artwork的社交媒體(Instagram:@Nil_in_black),例如分享一些紋身圖案的故事與背後的涵義,以及自己的創作出發點。「我想介紹更多有關紋身的不同層面給更多人知道,而不是再停留在討論『紋身是不是壞人』、『紋身師好型』等話題。紋身背後有很多值得大家知道的故事,不過可能從前未有social media,或是這些資訊也較少人知道,而記載的地方也和user-friendly(易用性)扯不上關係,所以才被大家忽略。」Alfred認為仍算是young generation artist的自己,有責任充當中間渠道或是一個帶路人,用容易明白的方式為更多喜歡紋身、喜歡這些文化的人引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