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PIECE

【2015 SIHH 日內瓦錶展 四分一世紀之華麗約會】(中)

10, MARCH, 2015

Jaeger-Lecoultre 抬頭望星空一片靜
2015 是積家錶廠向天文學致敬的一年,但他們沒有選擇以浩瀚高深的天文學理論去嚇怕觀眾,反而透過一個充滿詩意的角度,讓你重新認識來自星星、具無比親和力的陀飛輪、月相和萬年曆。讓你知道要親近星空,重要的不是天文知識,而是想象力。
 
Master Grande Tradition Grande Complication
這枚 Grand Complication 級數的超級複雜作品,擁有陀飛輪和三問報時功能,霸氣點說句,這些對擅長製作複雜錶的積家來說,只是 A Piece Of Cake 而已;強就強在,他們有本事拋一枚這樣的複雜錶款出來,你會禁不住讚嘆它那詩一般的美貌,應該會連你的女友也蠢蠢欲動想偷它來戴。
錶盤上那一張接近無限透明的湛藍天象圖,不用多說實在是美得叫人出神。那裡刻畫了北半球的天象圖,上面有構成黃道十二宮的 12 個星座。除了那天象圖,美得更叫人心動的是那個陀飛輪。這不是普通一個陀飛輪的尋常樣子嗎?有甚麼臭美啦?照片上的確看不出來,因為它會跳舞。那是一個稱為「軌道式陀飛輪」的設計,它並非只停在 6 時位置,而會不甘寂寞地沿著錶盤邊緣不斷舞動,用 23 小時 56 分 4 秒逆時針方向繞錶盤舞動一圈。為甚麼這樣零丁而不是 24 小時?因為它不是亂轉的,陀飛輪繞錶盤的位置,是用來指示以距離我們更遙遠的恆星作為參考的「恆星時間」(Sidereal Time,是天文學家用於追蹤天體軌跡的時間單位)。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這錶的三問打簧,音簧的橫截面特別設計成方形而非傳統的圓形,讓音簧與音錘的接觸面更大,使敲簧時的聲音更為響亮。我現場見識過,那種響亮的確嚇了我一跳。
 
Duometre Spherotourbillon Moon
立體陀飛輪(Spherotourbillon)是積家近年引以自豪的設計,陀飛輪以兩個呈不同角度軌跡自轉及公轉的設計,讓它能夠更有效地抵銷地心吸力對擒縱系統精準度的影響。今年,積家在這立體陀飛輪上加入了雙翼(Dual-Wing)的專利設計,它具有兩組獨立的機械裝置,一組用來確保腕錶的走時精準,另一組則為複雜功能提供動力,兩者共用同一組調校機關。過往只要一枚機芯擁有顯示時、分、秒鐘以外的複雜功能,走時的精準度便會因為這另一組複雜機械而多多少少受到影響,如今 Dual-Wing 正是把這難題迎刃而解了。除了dual-Wing,這錶還加添了一項跡近永恆完美精準的月相顯示功能。當一般的月相功能是每兩年半左右便會出現一天誤差時,積家卻把月相顯示的精準度無限提升至每 3,887 年才出現誤差。
 
Tourbillon Cylindrique A Quantieme Perpetuel
抱歉,上面那腕錶名字其實只是節錄,這錶的「全朵」應該是Master Grande Tradition Tourbillon Cylindrique a Quantieme Perpetual,是屬於積家大師超卓傳統系列旗下的一枚超級複雜錶款。有這個「水蛇春」般長的名字,自然因為它兼備的複雜功能罄竹難書。除了擁有飛行陀飛輪和圓柱式游絲外,其萬年曆更是包羅萬有──時、分、小秒針及日期、星期、月份、年份之外,此腕錶還可指示黃道十二宮星座、太陽在一年內的運行軌跡、與地球繞日公轉對應的年份,以及月相盈虧等;簡直就像是進入了太空館的天象廳一樣,可以用「蔚為奇觀」來形容。最難能可貴的是,這麼多的資訊,在錶盤上卻沒有做成擁擠凌亂的問題,星期、日期與月份這三項萬年曆中最常需要閱讀的數據,只需一瞥,便能快捷清晰地從位於 3、9 及 12 時位置的小圓盤上讀取。值得強調,這枚萬年曆於 2100 年 3 月 1 日前均不需為腕錶進行人手調校。
 
Montblanc 越洋巨作
這年的 Montblanc 為自己定下甚麼主題呢?就是探險家 Vasco Da Gama,多款新錶皆向這位偉大探險家致敬。他是 1497 年歐洲首位開闢直達印度南部海路的航海家,成功繞過阿拉伯、波斯、土耳其和威尼斯的中間商,將價格高昂的胡椒等香料及珍貴寶石等貨物運回歐洲。Montblanc 這次即以此歷史為對象,推出多款新品。
 
Eret Tourbillon Cylindrique Geosphères Vasco Da Gama
Montblanc 這枚限量 18 枚的巨作,究竟如何從探險家 Vasco Da Gama 身上得到靈感呢?主要的特徵有二:圓筒游絲陀飛輪,以及具三重時區指示功能的南北半球。先講圓筒游絲陀飛輪,在製錶歷史上一般出現在需求極度精準的航海天文鐘之上,以精確的時間配合六分儀或更早期的星盤或星鐘,為身處茫茫大海的船隻定位,時間的些微偏差,會導致船隻方向的些微角度偏差,航行下去卻可能與目標有極大偏差。而圓筒游絲之所以能提供更高精確度,因為它不需像一般扁平游絲般,於同一平面上以增加距離的方式同心捲繞,自然也沒有平游絲自引力中心向外伸展產生輕微的離心效應的偏差問題。Villeret 工坊能將圓筒游絲小型化,還特地為其附上了兩根菲力浦終端曲線,再將之結合陀飛輪,是第一個厲害之處。其二是南北半球的三重時區指示功能,假設外遊時,中央時分針指示著身處當地的目的地時間;6 點鐘位置顯示的則是家鄉出發地時間;左北半右南半的小地球,則可以從地球儀周圍閱讀世界各國的時間及日與夜,錶背還附有鐫刻上按時區順序分佈的北半球 24 座主要城市、與南半球 20 多個主要城市名稱,協助配戴者的閱讀。這個功能正好訴說了 Vasco Da Gama 的壯舉,如何使兩個半球上人們的生活從此產生了聯繫,搭建兩者商業和文化的橋樑。 
 
Heritage Chronométrie Exotourbillon Minute Chronograph
Vasco Da Gama
Exotourbillon 在這年的 Vasco Da Gama 致敬之年不止一次出現在montblanc的新品之中,足證品牌在掌握此一獨步技術方面已有一定的量產能力,並非只是理想中的概念。進一步的證明,在於其exotourbillon已有著與其他功能融會貫通的進化能力。於其 Exotourbillon Minute Chronograph 之中,在此不再詳談 Exotourbillon 的獨特結構了,大致是擺輪尺寸能做得大一點,結構能同時得到大擺輪的穩定性,同時又能以更短的直徑讓陀飛輪沿著飛舞,節約了動能消耗。今年品牌在 Exotourbillon 之上首次為陀飛輪腕錶配搭停秒功能,由一枚小型彈簧暫停平衡擺輪的運作,讓腕錶能精確地調效秒針。在陀飛輪結構中停止秒針運作,直接停止平衡擺輪相對於停止旋轉陀飛輪框架是更為精確的方法,直接暫停平衡擺輪的運動,能防止單純陀飛輪框架被停止情況下可能出現的後擺(After-Swing)現象發生,影響秒針精確調校。
 
Heritage Chronométrie Quantième Annuel Vasco Da Gama
除了勁勁勁勁複雜與勁複雜的Vasco Dagama致敬錶款,Montblanc也有推出一些親民一點的致敬新品。像這枚heritage Chronométrie年曆腕錶,就是其中一員。其年曆功能沒有萬年曆般誇張,卻仍讓配戴者無需每個月頭痛 1 月大 2 月小 3 月大 4 月小的問題。年曆腕錶僅有在 2 月份最後一天的半夜需要特別注意是否需調校,從 2 月 28 日或 29 日,需要手動調校至 3 月 1 日,也只要拔出錶冠旋轉調整日期即可輕鬆完成。除此以外,錶盤上的四個小錶盤可提供準確的日曆訊息:9時位的星期、2 時位的月份、3 時位的日期以及6 時位的月相顯示。而稱得上 Vasco Da Gama的致敬特別版,也有獨特之處,就是月相指示盤。其藍色亮漆小錶盤上鑲嵌並描繪著南半球的星空,南十字座清晰可見,正正是當年船員用於觀星定位的那片星空。
 
Panerai 選擇困難症
Panerai 在錶展每年都看得人心癢癢,這年新的有 Carbotech 碳纖維腕錶;復刻 Vintage 的、剛陽的有 Mare Nostrum Titanio;運用工藝刻飾極具手工藝欣賞性的有 Radiomir Firenze……貪心的 Panerai 迷要頭痛了吧?
 
Luminor Submersible 1950 Carbotech
這年介紹 Panerai 的系列腕錶,以 Luminor Submersible 1950 Carbotech 碳纖維腕錶打頭陣可謂毫無懸念。因為錶款的碳纖維材質搭在 Luminor 1950 錶殼上,美麗得絕無異議。碳纖維複合物在同場的另一個獨立品牌 Richard Mille 的前作中也有出現過,今次則出現在 Panerai 的作品之上,更是以品牌極受歡迎的 Luminor 1950 錶殼列陣,怎能不叫一眾 Panerai 迷不欣喜若狂。Panerai 的這種 Carbotech 薄板由碳纖維薄片加入高科技聚合物 Peek(Polyether Ether Ketone ——聚醚醚硐)以特定溫度經高壓壓縮而成,使物料更為堅固耐用。同時其極長碳纖維讓材質呈現一致美感,每塊碳纖維薄片則各以不同角度上下交疊成形。而因應切割方式的不同,所呈現的效果也不一樣。這讓碳纖維有著看上去很自然的紋理感,造成錶殼後更讓每枚腕錶都有著各不相同的獨特性。
這讓人想起了 Panerai 早年所推出的青銅錶殼 Submersible 錶,與這次的 Carbotech 碳纖維腕錶一樣,每枚都極具個性。只是青銅錶每一枚的獨特性,源於配戴者配戴一段時間後的隨機氧化程度,Carbotech 碳纖維腕錶則在製作錶殼切割時已定了紋理如何不同,因為碳纖維的特性本來就是抗腐蝕特並低致敏,重量亦比青銅輕巧很多很多。
 
Mare Nostrum Titanio
另一枚極為獨特的 Panerai 新品,是這枚質感厚實的 Mare Nostrum Titanio。錶殼設計並非最常見到的 Radiomir、Luminor 等等的設計,是以 Panerai 製錶歷史中的計時錶款為重塑復刻對象。Mare Nostrum 這名字意思是「我們的海」,是古羅馬人在征服埃及與西班牙後,掌握大部分地中海沿岸的控制權後對地區的稱呼。數百年後— 即 1941 至 1942 年這段短時期—意大利再度擁有「Mare Nostrum」:意大利海軍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未逢敵手,曾經短暫地征服了地中海大部分地區。Panerai 於 1943 年即為意大利皇家海軍軍官製作的計時錶,並以「Marenostrum」為名。Panerai  就以此枚古董錶為靈感,揉合現代技術重現 Marenostrum。52毫米的酒桶型錶殼並非採用舊作的精鋼材質,而以磨砂鈦金屬製成;錶盤亦改為選用典雅細緻的烟棕色錶盤,而非原設計的墨綠主色,以呼應腕錶的棕色皮革襯淡褐色縫線錶帶。
 
Radiomir Firenze
 
雕刻藝術與意大利佛羅倫斯的建築有著密不可分的牽繫,以 Radiomir 錶殼為主體,並大幅度綴以雕刻修飾的新錶 Radiomir Firenze 腕錶,刻紋的圖案就是從佛羅倫斯教堂的大理石外牆嵌花擷取靈感。腕錶搭配 47 毫米直徑的磨砂精鋼錶殼,精細纏綿的刻飾延伸至錶框及上鏈錶冠,由頂尖意大利工匠以手工鐫刻出線條交織成幾何百合花飾。AISI316L不鏽鋼的堅硬特質,讓每處錶殼的鐫刻工序需工匠耗時逾一周方可完成。工匠首先需以白堊粉與鎂粉描出幾何與百合圖案,再以刻刀細心雕刻。如稍一不慎在正在作業的錶殼上發生細微失誤,即需重頭再次雕琢,其風險可想而知。所以每一枚完美完成的作品,都背負著一些損毀後未能最終完成的錶殼的心血精神。如斯珍貴如斯優美,很想要吧?但一定要一訪佛羅倫斯才買得到,因為限產99枚的錶款,只於佛羅倫斯聖喬凡尼廣場的專門店發售。
 
Parmigiani 特立獨行
Parmigiani 在鐘錶製作、修復以至部件製作都有著極高的造詣。而因應其獨立製錶的高度能力加上對各方古董鐘錶的視野,其新品每每都有著不一樣的出發角度。此一視野,在錶展上清楚可見,無出其右。
 
Bugatti Révélation
Parmigiani 與超級跑車 Bugatti 聯乘的bugatti 370 腕錶自 2004 年發表以來,獨特的管狀結構一如跑車中的超級 Engine,獨特的造型讓眼球不能離開。這次的 Sihh 錶展,Parmigiani 即推出了三款系列新錶,紀念雙方合作的首款結晶,三款十周年紀念版腕錶,分別名為 Bugatti Mythe、Bugatti Révélation和 Bugatti Victoire。
當中機械味道最為濃烈的,是 Bugatti Révélation 這一枚,看在眼內,彷彿耳聽已經低聲響超級跑車 Engine 的隆隆聲。這全因設計上加進了 Bugatti Veyron 車型的蜂巢式結構格柵元素於腕錶之中,最顯眼的一定是機芯上方的「鬼面罩」,以可拆卸的方式鉸接在管狀機芯上方,令有若引擎的機芯組件含蓄地收納其中,透過格柵欣賞橫向軸上的調節裝置、傳動輪系、動力儲備和雙發條盒等各種不同的模組整齊地排列在發動機組的管狀延伸件內,與真的跑車引擎置於眼前無異。要清晰準確地將 Bugatti Veyron 車型的蜂巢式結構格柵微縮重現於各個細部之上,Parmigiani 用上了超精確的鐳射切割技術去作業。同時錶盤及錶帶亦同樣巧用此一格柵形狀,錶帶使用了一種名為「沉花制法」(Debossing)的製革工藝,以重塑汽車座椅套上的簇絨裝飾。
 
Tonda 1950 Squelette
Parmigiani的鏤空藝術這次選擇了以tonda 1950系列去演繹,大方的錶殼弧度成了錶盤鏤空的畫框。內裡為工坊工匠大幅度鏤空的,是其 Pf705 機芯。每一個板橋和主夾板都帶有精巧的鏤空和裝飾,牽涉的角至少有127 個,獨獨是此一鏤空裝飾過程,就要花費鏤空大師 40 個工作小時去完成。錶盤上能在剔透的錶橋間看到鉑金微型自動盤,品牌標誌則有別於其他的錶款,於鑲邊頂部出現。上圖的這款 Tonda 1950 Squelette 較為適合男性配戴,但其另一枚較為女性化的同款鏤空錶也很值得欣賞,錶面由清晰的鏤空轉為細緻的磨砂錶盤,展現出若隱若現的朦朧機械美,是這枚美麗的鏤空錶另一種呈現的方式。
 
Tonda 1950 Special Edition Meteorite
在 Tonda 1950 系列上有搞作的不止鏤空款式,還有這枚 Meteorite 特別版的隕石錶盤款式。隕石在進入大氣層時經歷了快速的溫度變化,因此其表面被印上了無法消除的晶體結構。經過一系列酸浴處理,隕石上自然構成的壯麗紋路會更為顯露。不規則的碎片紋,形成了每塊隕石錶盤紋理都不一樣的獨特效果,使每枚腕錶都獨具靈氣,彷如外太空傳來的神秘密碼一樣。特別版的錶盤有深邃藍或黑色兩種可選,深邃藍隕石錶盤在燈光低下有更強的層次感。
內涵上 Pf 701 機芯的超薄尺寸僅 2.6 毫米厚,同時各個細部均經細密。修飾。德國銀主夾板經過噴砂和珍珠圓點打磨處理,然後鍍銠。板橋則經噴砂處理,畫圖案或飾以日內瓦波紋,然後經過手工倒角,最後鍍銠,讓機芯達致瑞士製錶的最高標準。
 
Piaget 紀錄破不停
超薄紀錄都已經為 Piaget 伯爵破到習以為常了,今年知道在手上鍊飛返計時腕錶及機芯的領域再破了厚度的紀錄,我是有點不意外了。伯爵在超薄領域上將其他對手許久才偶一為之的破紀錄行為變為家常便飯,可見其超薄製錶技術的山巔位置有多寂寞。
 
Altiplano Chronograph
講所有細節之前,讓我先清清喉嚨欣然宣佈一下數字,這個有關手動上鍊飛返計時機芯的超薄新紀錄,由 Piaget Altiplano 計時腕錶刷新,兩個紀錄包括機芯僅厚 4.65 毫米,同時錶殼厚度亦只有 8.24 毫米。這次還是首次altiplano 這個伯爵的大熱款式,加入了半複雜的腕錶功能。刷新紀錄的這枚全新 883p 機芯由伯爵自行研發,以其自動上鍊機芯 880p 為藍本製作而成。883p 機芯飛返計時系統所用的,是導柱輪以及垂直離合裝置。對,在僅僅4.65 毫米的厚度中用上導柱輪以及垂直離合裝置。其實我不太想象得到在這樣的空間為何還能放得下這兩個較高級也較佔空間的裝置,但總之伯爵那班如魔術師的錶匠,就是有法子造得出來。品牌對於如何完成這樣慎密的傑作,是有一套解釋的,就是將大量的機芯部件進行微縮,縮小得有多誇張呢?例如分輪只有 0.12 毫米、發條盒芯只有 0.115 毫米及計時中介齒輪只有 0.06 毫米。聽上去是真正聽就容易,可其實累壞了工坊的資深錶匠。
883p 機芯動力儲存約為 50 小時,顯示功能包括小時、分針、6 時位設小秒針、3 時位設 30 分鐘計時盤, 9 時位更備有 24 小時制第二時區顯示。計時功能方面,只需輕輕一按,腕錶的飛返計時功能便可將計時指針瞬間歸零,並自動重新計時。
 
Black Tie Vintage Inspiration
這枚復古味道十足的枕形腕錶,第一眼看時已覺得好像在伯爵瑞士的品牌博物館中見過。細問下知道正就是從館藏中一枚大有來頭的老錶中復刻而成,來頭又多大呢?就是andy Warhol 當年也有一枚的 Extremely Piaget系列。於 60 年代在第 27 屆巴黎古董雙年展(Biennale Des Antiquaires)上華麗展出。當年 Extremely Piaget 系列腕錶一式分為三款,分別以青金石、翡翠以及紅寶石作為錶盤,艷壓群芳。這次重塑經典,新款 Black Tie 復古靈感腕錶絲毫沒有改變原型腕錶的獨特外觀與尺寸。經過精心微調後,卻轉為搭載伯爵製534p自動上鍊機芯,營造出更為纖薄的側影。讓這極具60年代氣氛,既不是圓形、方形,也不是長方形,而是三者兼而有之的設計得以呈現。
 
Black Tie Emperador Coussin 1270s
伯爵今年打破的超薄紀錄,除了有手上鍊飛返計時領域,還有鏤空自動上鍊陀飛輪領域的紀錄。讓我再清清喉嚨宣佈一下數字:Emperador Coussin 1270S 腕錶,錶殼厚度僅厚 8.85 毫米,而 1270S 機芯的厚度僅有 5.05 毫米。枕形超薄鏤空自動上鍊陀飛輪機芯 1270S 厚度為 5.05 毫米。全新的鏤空Emperador Coussin 1270S 機芯因應同為枕形的錶殼而特別設計和研發,形狀同為枕形,是以同為伯爵自製的首枚超薄自動上鍊陀飛輪機芯 1270P 後的另一傑作。這枚非凡的機芯是歷時三年的研發成果,於僅 5.05 毫米厚的微細空間內,裝載了 225 枚零件。更誇張的是這枚超薄錶並不滿足於單單打破超薄紀錄,其修飾手工亦超乎尋常地細緻。頂主機板和錶橋以霧面拋光打磨、手工倒角修飾及亮面拋光處理;玫瑰金色調擺陀則經霧面拋光打磨、倒角修飾及亮面機刻飾紋;齒輪經環形波紋霧面拋光、霧面磨砂及手工倒角修飾,細膩亮麗。
 
Ralph Lauren 始終是時裝老薑
時裝巨擘 Ralph Lauren 於 2009 年首次殺入 Sihh,借力於歷峰集團旗下積家、伯爵及 Iwc 等錶廠的優質機芯,加上典雅得讓其他百年老牌也汗顏的錶盤及錶圈雕紋打磨技術,成為日內瓦錶展內的一匹黑馬。當年我已說︰「勞倫先生,我睇好你!」
 
Rl67 Safari Chronometer
平心而論,穩健派或保本派的腕錶玩家或收藏投資者,一般來說都不會青睞 Ralph Lauren 的作品。雖然它很有「內涵」,機芯往往有名有姓由積家、伯爵等頂級錶廠提供,但保守人士都會寧願直接買一枚積家。
然而 Ralph Lauren 強的,並不是機芯,而是他的 Fashion Sense(其實是廢話,這是理所當然的),他對美學的獨特品味及對潮流的拿捏,夠膽說 Sihh 場內無人能出其右。
這年,勞倫先生最讓我拜服的是 Safari 系列旗下那枚迷彩錶盤的 Rl67 Safari Chronometer。所有時裝精都耳熟能詳,近年時裝天橋上最熱到爆錶的兩項 Hot Trend,其一是高級運動時裝,其二便是迷彩了。這枚 Rl67 Safari Chronometer 錶盤上設有迷彩圓形璣鏤花紋,搭配經古舊處理的 45 毫米黑色精鋼錶殼,那是可以讓所有時裝人都傾慕的錶款設計啊。錶盤上,時分針都加上 Super-Luminova 夜光塗層,並且大膽地搭配了鮮橙色秒針,非常搶眼悅目。腕錶搭載的是 Rl300-1 自動上鏈機芯,雖然並非由積家、伯爵或 Iwc 等名廠製造,但是也擁有瑞士天文台 Cosc 認證,依然精準可靠。45 毫米錶殼陽剛味十足,配上深橄欖綠色短吻鱷魚皮錶帶,與那 Vintage 味十足的仿舊精鋼錶殼設計簡直是絕配。
 
Rl Automotive Skeleton
除了以上談及的rl67safarichronometer 迷彩錶盤錶款,今年ralphlauren引人矚目的還有這枚rlautomotive Skeleton。Automotive 系列其實於 2011 年已經首度面世,熟悉勞倫先生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位瘋狂車迷兼古董車收藏家,旗下的珍罕靚車不計其數。他其中一部愛到燶的收藏品,就是世上僅存四台的1938年出廠的bugatti 57sc Atlantic Coupe 跑車。幾年前,他便以自己的這部座駕為靈感,將古董跑車的榆木製儀錶板細節移植到腕錶之上,創作出 Automotive 系列腕錶的最具風格化特色。
今年,Automotive系列推出六個全新款式,錶盤及錶圈上運用的珍稀木材,除了榆木樹瘤(Elmburlwood)外,還有同樣散發著古典光澤的安波那木樹瘤(Amboynaburl Wood)。六款新作中,最具話題性的是 Ralph Lauren 首度製作的鏤空錶款 Rl Automotive Skeleton,在安波那木樹瘤製作的錶圈襯托下,錶盤呈現著精致雕刻及鏤空的 Rl1967 手動上鏈鏤空機芯。至於錶盤 12 時位置上那全新設計的「Rl」品牌 Logo,則是一新耳目的另一亮點。
 
867 Small Tuxedo
Ralph Lauren 是美國時裝界的龍頭大哥,勞倫先生作為花旗國人民的偶像,對生於斯長於斯的紐約自然懷有一份濃厚的情意結。Ralph Lauren的美國旗艦店,正是設址於紐約麥迪遜大道 867 號,而這個「867」的門牌號碼,便啟發了 Ralph Lauren 的靈感創作了這個「867」腕錶系列。
這腕錶系列的最大特色,就是取材於品牌紐約旗艦店的 Art Deco 裝飾藝術風格。充滿 30 年代典雅裝飾藝術情懷的設計,加上採用了強烈抽象的幾何線條,讓這個錶款擁有非常剛烈及讓人難忘的獨特個性。其中今年全新推出的 867 Small Tuxedo,那直線幾何的線條造型,讓它散發無可抵擋的經典高雅氣質。18k 玫瑰金錶殼搭配弓形錶帶鏈接,再搭配米白色漆面錶盤上那阿拉伯與羅馬數字時標混合的設計,那份 Art Deco 的設計味道表露無遺。腕錶搭載由伯爵為 Ralph Lauren 開發的手動上鏈 Rl430 機芯。
 
TEXT/ JOEL & TYL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