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 CULTURE

「 Turn on, tune in, drop out 」
現代社會需要迷幻藥拯救?

4, MAY, 2019

講到嬉皮士文化,總是離不開當中濫用藥物的部分,當年一班反越戰和爭取人權的年輕人,一邊高舉著「 Make Love, No War 」口號的旗幟,另一邊手持著大麻煙 ,聽著音樂來一場「肉體與精神解放」的政治運動。到了21世紀,嬉皮士再度復興,心態與目的卻是截然不同,連繫兩者的卻是同樣的迷幻藥物部分。近年迷幻藥的使用再度備受關注,甚至有人認為現代社會正是需要迷幻藥來再度團結大家。

ALEX NG
DIGITAL CONTENT MANAGER

 

60年代的嬉皮士

上世紀6、70年代經歷美國歷史上最漫長的越南戰爭,國內對於反戰的情緒持續升溫,當時美國社會的發展正踏入迷惘時期,物質生活極度充裕,唯於越戰的陰霾下,年輕人百無聊賴以及於責任感日增的環境下,失去目標而迷失自我。受到二戰後對物質主義、提倡精神探索的「垮掉的一代」(Beat Generation)影響下,這些對戰爭感到疲憊不堪的年輕人與和平愛好者建立了嬉皮士的雛型─反對政府對個人的自由限制、反對物質主義的荼毒、祟尚自由回歸大自然,建立心目中的烏托邦,為當時迷惘的一代營造了「理想」。當時的反戰運動中,嬉皮士將他們的痛苦與快樂寄托於音樂之中,以反戰歌曲成為他們的象徵,The Beatles、Bob Dylan以及Jimi Hendrix等的迷幻搖滾,都訴說著對反戰、和平、愛與迷失的感受,以音樂加上迷幻藥物,成為他們的解藥。當年嬉皮士都在沉迷於大麻或迷幻藥LSD,尋找心目中的自由,實踐「做自己想做的一切」哲學,他們認為迷幻藥物能帶給他們靈感與更深層的思考,當時成為了一種潮流,大多數年輕人都有使用大麻或迷幻藥LSD。

 

 

LSD=神藥?

LSD是一種強烈半人工致幻劑,無色無味,是目前發現最強烈的致幻劑,只需要比一粒沙更輕重量的劑量就足以造成6至12小時的感官意識變化,亦即是使用者常提到的「Trip」,意即使用迷幻藥物的體驗。相對於大麻較多以令人止痛、放鬆為主,LSD則較多是用於啟發心靈的用途,而且沒有成癮性。LSD最具爭議的其中一點是,不少業界精英都對它趨之若騖,完全滲透到社會各個界別,由藝術到文學、音樂乃至商界,他們認為LSD是創意與靈感的來源,音樂界Beatles的John Lennon、Paul McCartney、Bob Dylan、作家William Burroughs及Stephen King等,不服用LSD後的作品都變得不一樣。

 

 

矽谷充滿現代嬉皮士

蘋果教主Steve Jobs就曾經公開指出,服用LSD的經歷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二三事之一,令他看到事物的另一面,並更能清楚了解自己的精神狀態。到了現代,新嬉皮士將LSD看成為提高工作效率及激發效能的工具,他們不會如60年代的嬉皮士般胡亂用藥,而是以有別於一般會引起迷幻體驗的劑量,連續幾日以「微量用藥」(microdose)的方式使用,增強工作效率及解決問題的能力,甚至不少矽谷工作者將之視為咖啡段的存在。暢銷書作家Tim Ferriss接受《CNN Money》訪問就表示他認識的億萬富翁都有定期服用迷幻藥物,試圖以顛覆性思維解決難題,同時提出創新的提問。

 

 

最古老的迷幻藥「死藤水」

現代嬉皮士除了流行使用LSD提升工作效率,追求心靈啟迪及治癒身心靈的人,開始追捧源於南美洲亞馬遜原住民,用於治病及通靈的迷幻草藥「死藤水」(Ayahuasca)。早於五千年前,亞馬遜原住民就利用「死藤水」進行宗教儀式,有科學研究發現,當中含有大量的DMT物質(自然產生的迷幻藥物成分),可以讓人感受到瀕死經驗,即靈魂出竅及見到白光等傳說中的死亡體驗,人類胚胎會於形成第49天開始分泌DMT,有不少相信靈魂的朋友認為這就是靈魂的開始,所以DMT又有靈魂分子的別名。亞馬遜原住民的「死藤水」儀式要由有經驗的巫師薩滿(Shaman)的指導下進行,並要遵從指定的飲食方式來讓身體準備儀式的進行,與LSD不同的是,「死藤水」並非為滿足嘗試迷幻效果的娛樂工具,每個人都會有不同反應,能影響人對生命的領悟,甚至跟LSD一樣可能幫助醫治抑鬱及戒毒癮的醫療功效。今次的迷幻藥重臨,與先前的目的與效能完全不同,始終對於這些迷幻藥物的研究仍是有待突破,現階段仍然是屬於管制藥物,但不少人認為這是解決人類心靈問題的最有效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