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 CULTURE

「這只是一件運動服,我是不會捅你的。」
Grime與時裝的淵源 (下集)

28, OCTOBER, 2020

Stormzy,一位在Grime樂壇上舉足輕重的人物,曾在其中一個專輯《Wicked Skengman Part 4》說唱出「Everybody calm down, it’s a tracksuit. What the f*ck, man? I ain’t gonna stab you.」(意思:大家冷靜下來,這只是一件運動服,我是不會捅你的。)可想而知,運動服的消極形象是多麼深入民心。看似簡單的一句歌詞,卻足以令人感到內疚並明白整個概念是如此的荒謬。


「Fashion week and it’s shutdown, went to the show sitting in the front row, in the black tracksuit and it’s shutdown.」(意思:我穿著全黑運動服去時裝周,坐在前排,你就知道我酷極了。)這句是車庫饒舌教父之一Skepta 在經典grime track 《Shutdown》的其中一句名言。在倫敦前衛運動設計師 Nasir Mazhar的2015春夏時裝秀,他與Skepta 攜手聯乘展示他的新系列。當Skepta走上天橋時,他一邊穿著與Nasir Mazhar合作設計的一套全黑運動服,背景同時播放着由他親自製作的Grime beat,在天橋上走得浩浩蕩蕩。整個舉動不但徹底改變了英國人對運動服的陳規定型觀念,更把所謂「低等」的次文化推上主流。現在的我們可能認為這是一件再平凡不過的舉動,但在當時絕對稱得上是開拓歷史的關鍵。

PHOTO/ Yannis Vlamos


Skepta在另一首歌曲《That’s Not Me》中寫道「Yeah, I used to wear Gucci, I put it all in the bin cause that’s not me.」(「我以前會穿Gucci,但我把它們都扔進了垃圾桶,因為那不是我。」)他藉此批評了「Dandy」的世俗觀念,即對自身外表迷戀的一種態度。若想在音樂界取得成功,你必須穿著昂貴的衣服、配戴名貴的飾品,發人深省,難道不應改變我們固有以貌取人的扭曲心態嗎?



隨著街頭風格成為世界各地的潮流趨勢,它也日趨漸進成為了「酷」的新定義,從而孕育出一群對運動服背後歷史一竅不通的人。我們也經常在時裝週看到不少高端品牌「挪用」這個飽受曲解的次文化產物,同時又不會將這些功勞歸於那些曾經歷無數抨擊的「潮流」帶動者。反映街頭潮流的熱度之高,各品牌都紛紛把握商機盈利,但又有多少人真正明白歷史創造者的辛酸? 當某些設計師將一套原本價錢平民的運動服蓋上自己品牌的印花圖案,然後理所當然地定價過萬元,這究竟是否合理?

PHOTO/ GIVENCHY, BURBERRY, MSGM, VERSACE, GUCCI

左1: Givenchy SS2020, 左2: Burberry AW2018, 左3: MSGM SS2018, 左4: Versace SS2018, 左5: Gucci Pre-Fall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