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 CULTURE

《鐵道員》長褸制服最經典
鐵道員制服的二三事

28, SEPTEMBER, 2018

造價全球最貴、超支又延期開通的大白象工程香港高鐵,終於9月正式通車。日前有關方面公布高鐵職員的制服設計,海軍藍色安全又大方得體,可惜碰上象徵高鐵「動感號」的橙色捆邊,特別是於白色恤衫上,即時祖國味甚濃,更有某大快餐店制服的影子。編輯印象最深刻的是日本電影《鐵道員》內,高倉健穿著深藍色雙排扣長褸制服,頭戴制服帽於大雪中工作,散發著既神秘又型格的味道。關於鐵道員的制服,你又有何認識呢?

ALEX NG
DIGITAL CONTENT MANAGER

 

 
 

當初鐵道員制服的出現,並不是因應時裝潮流設計出來。制服始於19世紀中期鐵路作為交通工具以及中、上流社會的階級分野開始模糊而應運而生。當時,中、上流社會的衣服因為社會與經濟轉型,衣服變得前所未有的簡單。為了從勞動階級中分辨出來,工人以及公僕開始穿起制服,代表著他們的工作、職位以及社會階級。於鐵道服務中,制服主要用作區分四個不同的職級:站長、車長、乘務員以及行李員,根據職責而有不同的設計。站長體力勞動較少,對外工作較多,所以衣服偏向正裝;行李員要負責搬運行李,制服設計自然以方便走動行先。到了現代,制服的用途主要為表明工作人員的職責,上世紀為表示社會階級的用途已不復存在,唯獨當今世界上最專制、最孤立獨裁的國家北韓例外。對於北韓來講,控制人民的服裝是管理人的手段之一,以制止個人的表現慾望,時裝是資本主義下的產物,會影響整個社會的意識形態。自2012年金正恩上台後時裝風氣變得開放,但整體依然要跟從國家的規限,穿上不能展示個人特質的制服,扣上開國領袖金日成或金正日的圖章。

 

 

 

制服大國─日本

正如編輯於文首提到日本電影《鐵道員》內的鐵道制服令人留下深刻印象,有留意日本文化的朋友都知道,日本人對於制服的執著是如何令人懾服。由學校制服乃至大企業的制服,規模不論大小,都交由設計師負責。其中最有名的設計師,要數到瀧澤直己(Naoki Takizawa)。瀧澤直己研究所畢業後便加入大師三宅一生(Issey Miyake)的工作室,更於1996至2006年間擔任品牌的創意總監,甚至於2010年短暫接管過Helmut Lang,2011年加入Uniqlo成為設計總監,再成為聯乘計劃設計總監。一直以來,醉心於運用新物料與優雅剪綵的瀧澤直己,除了時裝設計的工作,更為不同的博物館、醫院以及公共機構等設計制服。金澤 21 世紀藝術館、康復醫院員工制服,甚至連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員工制服都是出自他的手筆。去年JR東日本推出日本超豪華臥鋪列車「Train Suite四季島號」,由列車上的乘務員到乘客都未必有機會見到的工程師,所有工作人員的制服均由瀧澤直己負責設計,每個職責的員工制服都會因應其工作而有不同的設計以及冬夏兩個版本。

 

 

 

時裝×制服

要數到最早為鐵路設計制服的時裝設計師,是1991年山本耀司(Yohji Yamamoto)為JR東海設計,一路到2017年前都未有改變款式。而山本耀司的2013年春夏系列「Regulation」,更以象徵統制與指揮的「制服」為題,將制服風格加入系列之中。除了山本耀司與瀧澤直己,時裝史上最有名的鐵路設計聯乘就是Christian Lacroix為法國鐵路SNCF設計制服,他更曾為法國高鐵TGV作車廂空間設計,將時裝設計概念具體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