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 CULTURE

《叔.叔》專訪︰Part 1
電影延伸出的思考

2, JUNE, 2020

以老年同志故事為題材的港產電影《叔.叔》,挾著9項香港電影金像獎提名、並勇奪最佳男主角及最佳女配角大獎的聲勢,早前在5月28日正式公映。導演寫情的手法很輕很淡,彷彿蜻蜓點水,但蕩漾出的漣漪卻震撼並糾結著有心看戲的人。電影中沒有很dramatic的情節,既沒有被揭穿出櫃的面紅耳赤,也沒有吵架的歇斯底里,鏡頭只集中演員們輕描淡寫的一顰眉一蹙額,所有洶湧翻滾的情緒只在內心默默上演。 無奈地,這正是香港年長同志人生的寫照──求不得忠於自己的轟烈愛情,只餘藏在心底一輩子的秘密。

JOEL LEUNG
EDITOR-IN-CHIEF

一個別人鬱結大半生的故事,我卻只用了90分鐘看完,委實有點過意不去,那種勾留在心淡淡卻深邃的無奈,除了嗟嘆,還是嗟嘆。

PHOTO /《叔.叔》

我先澄清,《叔.叔》本身並不是一部氣氛很沉重的電影,反而一切都來得頗簡潔和清新,絕不拖泥帶水。可是,或許我在觀影前和導演楊曜愷(Ray)和電影參考的《男男正傳︰香港年長男同志口述史》一書作者江紹祺(Travis)有過一次深入的對談,所以先被電影背後那些可歌可泣的真人真事觸動,看電影時就不禁對號入座,從真實世界的各個主人翁身上搬來了種種的現實殘酷和情緒壓抑。

一向擅於拍攝同志題材的導演楊曜愷(Ray),在創作了《我愛斷背衫》和《紐約斷背衫》這兩齣分別描寫英美兩地同志故事的作品後,幾年前希望開拍一部港產的同志電影,於是找來研究本地同志議題的學者江紹祺(Travis)分享想法,Travis提議Ray參考他於2014年出版的《男男正傳︰香港年長男同志口述史》來找尋靈感,結果Ray被書中各個年長同志的故事深深觸動,於是用了很多時間相約這班年長同志訪談,最後寫下了《叔.叔》這部電影的劇本。

在電影界,同志已是一個小眾及冷門的題材,而說到老年同志這個主題,莫說是主流電影界,就算是同志電影圈內也是非常冷門甚至帶點忌諱的話題。Ray最初是靠著甚麼信念去挑戰這個題材的呢?

PHOTO /《叔.叔》

「當初在Travis的牽針引線下先後和多位年長同志見面,在聽到他們親述自己的故事之後,心裡總像懸著一份別人生命的重量。人家把藏了一生的秘密告訴了你,你便會開始有一份使命感,覺得無論如何都要把他們的故事寫出來、拍出來。之後我開始撰寫劇本,當愈投入去寫時,便愈覺得我的最重要任務是把故事真誠地呈現出來,讓大眾知道我們社會是有一班被忽略的年長同志存在,僅此而已。至於影片是否能賣座、是否能打入主流電影市場,這些已成為次要的考慮了。」

當然,在電影製作出來之後,Ray也坦言都會希望影片能讓更多人關注。他說︰「我的想法是,只要能夠忠於自己,把年長同志那些故事誠實地呈現,起碼是在做著一件有意義的事,而也盼望透過這份真實的感動,可以打入一些重要的影展甚至獲得一些有認受性的獎項或提名,藉此替電影做宣傳。」

其實,Ray在和我對談前,早已在很多其他訪問都有提及過,在籌拍《叔.叔》時,單是要敲定兩個男主角的人選已是千辛萬苦。說到尾,電影內都有一些男主角之間頗露骨的情慾戲,許多「已上岸」的男演員聽到有這些戲份都立時耍手擰頭。Ray曾接觸逾百位男演員,最後才找到太保和袁富華這兩個最佳人選。披荊斬棘才找到男主角,Ray的想法是,希望拍出一部有質素有誠意的作品,然後在世界各地影展及獎項上爭取佳績,除了有助影片的推廣外,對義無反顧答應參演的演員來說,也是一份交待。

PHOTO /《叔.叔》

《叔.叔》和去年的《翠絲》,同樣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的9項提名,這或多或少都反映出LGBT議題的電影開始受香港主流觀眾關注及認同。雖然有關這點,Ray並不完全認同,因為題材太小眾及缺乏商業元素,單是在前期要為《叔.叔》籌募資金已是處處碰壁。就算最近《叔.叔》做出很好的成績和口碑,但TVB仍然婉拒安排有關的訪問,因為他們解釋對TVB這種主流大台來說,同志電影依然是冷門及忌諱的題材。所以,如果說LGBT議題電影要獲得主流世界的認同,前面還要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不過,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心想,當近年歧視已被視為國際關注的議題,為了「政治正確」,LGBT這類弱勢小眾題材,不是反而更容易得到各電影獎項評審的青睞嗎?君不見近幾年奧斯卡頒獎台上,黑人及LGBT題材的電影都勢如破竹。

聽到這點,Ray是完完全全的反對︰「這個邏輯是有問題的,不是因為那些電影以弱勢小眾為題材就更有優勢奪獎,而是它們在本質上就具有主流電影沒有的優勢,那就是一份敢於挑戰常規的創意及冒險精神。主流電影由於有太多市場及票房的考慮和包袱,所以很多時都play safe;反而LGBT這種另類電影由於戲種本身都已犯禁,於是在創作手法上就更能大膽冒險,在這情況下就更有機會誕生一部具突破性的好作品。」

PHOTO /《叔.叔》

在與Ray及Travis這次個多小時的交談中,我多次被他倆對年長同志的真誠付出而感動。Ray說,他這部電影內沒有吵架、發飊或扇耳光這些dramatic的情節,一切都來得很淡然。這樣可能會讓影片缺少了噱頭,因而犧牲了票房,但他寧願這樣,因為這才是那班年長同志們真實的人生。就像Travis那本《男男正傳︰香港年長男同志口述史》,最大的願景,便是能忠實紀錄香港年長同志那段被社會遺忘的歷史;而要讓歷史留存,最重要的便是不能作假。

那班年長同志已一輩子過著無法忠於自己的生活。難得有一部充滿誠意的港產電影來代表他們「出櫃」,他們應該不希望看到大銀幕上自己幻化的角色,為了營造戲劇效果而堆砌著不反映真實的劇情吧?

(P.S. 這個《叔.叔》訪談還有Part 2,主要談及電影根據的《男男正傳︰香港年長男同志口述史》一書裡的故事,以及香港年長同志面對的困難,以及本地慈善組織「晚同牽」的種種,大家請留意Part 2的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