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N TIMES CHANGE, SO MUST WE
追趕時代轉變

UNO GUY ØZI

2019年,獲得第30屆金曲獎最佳新人獎,ØZI 的音樂,你認識否?準確點說,應該是問,ØZI的創作,你有認識嗎?「我覺得,現在這個時代,音樂與影像融合,才是一個完整的作品。」是的,他沒有為自己的作品預設框架,只單純在意好好創作。就如,他也沒有為自己定下明確而單一的目標。ØZI只希望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創意,跟得上時代,能夠在這個、下個,甚至是再下一個時代,也能被人聽見、看見。

開拓屬於自己的創作

憑著《ØZI The Album》專輯獲得第30屆台灣金曲獎最佳新人獎,在2019年,ØZI同時也入選金曲獎最佳國語男歌手獎、最佳單曲製作人獎、最佳編曲人獎、最佳國語專輯獎、年度專輯獎等六項大獎。這是2017年他的音樂,在網絡上騰飛後,更多人認識到ØZI創作的一年。而且,不只是音樂上的創作,很多時他自己一手包辦詞曲創作外,連歌曲MV導演與後製他也會親自操刀。「我覺得,若果音樂和影像的創作,都是來自同一個人,這樣受眾能了解更多。特別是,能夠更完整了解創作者想表達的意境,不管是他腦海裡的畫面,還是他耳中聽到的聲音。」 正因為有這個想法,ØZI從最初的作品如《Title 頭銜》、《Paradise Island 天堂島》等,已經是親自包辦MV製作。「對我來話,在現在這個時代,音樂加上影像才是一個完整的創作。」所以,即使到了早前發佈的新歌《Lava! 》MV,他也有參與創作。只要你有留意ØZI的作品,不難發現1997年出生的他,並不全是走在前人鋪墊好的舊路上。他從一開始就嘗試,為台灣樂壇,甚至是整個華語樂壇,開拓更多不一樣的嶄新可能。

從不拘泥的創造者

除了強調音樂與影像互相連繫,ØZI也認為新時代的音樂,風格再難以簡單去定義。「音樂成為各種不一樣(風格)的融合,我們已很難定義,這天我做的一首歌,是真正純粹的Hip-Hop、純粹的R&B,或純粹的搖滾等等。」不過,他也覺得,如籠統的說,現在再沒有音樂分類,感覺也不太對。「這些分類,還是有其意義所在。因為我們終究要去 respect(尊重)這些音樂的本質,還有它的靈魂。」所以,新時代的音樂,界線變得越來越模糊,但音樂的本質並沒有變。 而在變幻的時代裡,或許,正是ØZI這種從不拘泥的創造者,才能真正發揮所長。與其抵抗轉變、抱殘守缺,不如追趕時代,擁抱「變幻原是永恆」的法則。ØZI不只鍾情多元化創作,同時也十分熱衷跟來自不同產業的單位合作。「我心中長期也有很多想要合作的人和事,當中他們不一定是歌手,可能是演員、或是導演等等。就像我的新歌《Free Fall》的MV,就找來一個動畫團隊合作,嘗試創作出一個有趣的作品。」這個MV不但帶有對Linkin Park致敬的元素,更不同於傳統拍攝手法,是一支互動式VR動畫。簡單而言,就是在ØZI的音樂創作上,再配以360度環繞式影像技術的互動性,讓受眾能夠更投入創作者的世界。 說到ØZI經常找來不同創作人做出讓大家眼前一亮的合作,今年金曲獎上與應屆入圍金曲最佳新人的9m88帶來《B.O》的合作舞台,也讓不少人大呼精彩。「終究和誰合作,我認為最關鍵還是作品本身。我每一次尋找合作夥伴時,也會從作品出發,去思考這樣能不能做出有意思的作品、是不是很cool。只要能夠做出很有創意的作品,我就會想去嘗試,想去和背景不同的人合作!」

懂得感激所得的恩賜

ØZI是古埃及法老王拉美西斯二世的希臘文 Ozymandias(奧西曼德斯)縮寫而成, 本名陳奕凡的他,取這藝名自19世紀英國詩人雪萊(Percy Bysshe Shelley)著名的十四行詩《Ozymandias》(萬王之王)。自創一格的藝名,加上身為一個會饒舌的 R&B 歌手,母親還是台灣有「金嗓歌后」之稱的80年代歌手葉璦菱,父親則是攝影師陳文彬,少不免事無大小也會被人放到放大鏡下,ØZI卻選擇相信自己,認定自己必須走自己的路,對於一切所得,也視為blessing(祝福)。 「我覺得我的父母是造就我、建立起現在我所有成就的最大根源。正是爸爸媽媽的演藝背景,不論是因為我爸爸是攝影師,影響我對影像上的敏感;還是我媽媽是歌手,所以我能培養音樂上的造詣。」在這個年少成名,被指會是「台灣流行樂壇下一代巨星」的少年眼中,他所得到的一切一切,全部都來自他的父母。「從小到大,父母一直都很支持我,不論是玩音樂、組樂團,還是要拍自己的MV,他們都會協助我,凡事爸爸媽媽都很support我的。就是因為在這一個空間成長,還有這些blessing,所以我現在才有辦法,自由發揮到這個程度。」

在艱難與變幻中前行

當然,與ØZI對談,你不難發現他腦海裡有很多想法,他想自由發揮的,不單是在創作音樂本身,還包括將自己的音樂推向更多的舞台,走向國際。但要將華語音樂接軌國際,當中需要克服的事情卻還有好多好多。「我覺得這個問題,不是一個人、一個事件、一首歌、一張專輯可以解決的問題。它是一個collective effort。」ØZI形容,自己也只是整個拼圖裡的一小塊。更準確的說,他只是這一時刻中的一個角色而已。 然而,他雖然謙遜的把自己在時代洪流中形容得很渺小,但從他的作品中,我們可以看出他是一個有想法、有野心的人。「至於,自己屬不屬於主流,我覺得我應該有一些屬於主流的作品。對於我來說,主流就是有影響力。」ØZI認為成為主流很重要,因為想傳達的核心理念,必須成為主流才有辦法影響大眾。他也坦言承認自己是一個很有野心的人,想做的事情不少,但卻從沒為自己定下一個指定目標。「我覺目標就是隨時隨地保持進步,一直在更新自己的想法,希望自己可以跟得上這個世界的轉變。」或許,對於ØZI,拿一座音樂大獎的肯定,或是再多追不完的目標,也沒有比避免在急速轉變的時代中脫隊更重要。畢竟,所有的功名成就也會在時間中被淡忘,只有好的音樂、好的創作…只有把自己的做好,才能被留下來,在所有幻變的時代中,存留下來。

CHIC GROUP INTERNATIONAL (HK) COMPANY LIMITED. A MEMBER OF CHIC GROUP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PHOTO DETAILS

MAYBE YOU'LL LIKE
 

黑白灰人生
與Jun 邱文駿對談

1, MARCH, 2021

 

追光的少年
與Jerom黃士杰 對談

1, MARCH, 2021

 

來自大自然的他
與Cheng 范成章對談

1, MARCH, 2021

 

做最真實的自己
與Bonb Chen陳允澤對談

1, MARCH, 2021

 

英國最時尚軍佬
二戰軍裝古著狂熱

19, FEBRUARY, 2021

BACK TO HOME
CHIC GROUP INTERNATIONAL (HK) COMPANY LIMITED. A MEMBER OF CHIC GROUP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