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白只
破甕
去年11月,在台灣金馬獎頒獎典禮的舞台上,首次出演電影的白只憑著《踏血尋梅》中飾演肢解案兇手丁子聰,從張震手上拿過最佳男配角獎座,凱旋而歸。這次參演《踏血尋梅》, 固然為白只帶來了榮譽、掌聲與人氣,但原來最叫他感恩的,是這部電影讓他打破了一直困阨著自己的牢籠。
禮儀的法則
蘇頌輝解說紳士如何煉成
要是認識 Desmond 蘇頌輝的話,總會發現他無論在電視熒幕前,抑或是在鏡頭之後,談吐舉止時刻都能保持著一貫的翩翩風度,散發著一股令人難忘的紳士貴氣。歸根究柢,原來 Desmond 自小已經接受禮儀訓練,大學畢業後亦曾於投資銀行工作,早年更開設了一所禮儀學校,因而熟懂上流社會的禮儀規則之餘,並習慣與富商巨賈打交道,故此一切屬於紳士典範的舉手投足,往往都是自然而為。既然如此,在今期以「紳士禮儀」為題的 uno report 中,又豈可不向他請教,到底紳士是怎樣煉成的?
盧俊賢
極地跑者
你知道 820 公里是有多長嗎?那是跑 19.5 次全程馬拉松的距離,那是香港與台北之間的距離,那還是 Steve 盧俊賢於兩年半裡參加的八個馬拉松賽事加起來的總距離。由 2012 年中參加撒哈拉沙漠 254 公里七日賽開始,到後來的北極馬拉松、意大利高原雪山 119 公里超級馬拉松、台灣 50 公里超級馬拉松、澳洲墨爾本海岸 100 公里超級馬拉松、美國新墨西哥州兩倍馬拉松、智利火山 70 公里超級馬拉松,最後於去年初完成南極 100 公里超級馬拉松,在兩年半的時間裡,Steve 憑藉一雙腳跑遍七大洲八大站,一共 820 公里的距離,成為全香港首位榮獲「馬拉松大滿貫」殊榮的跑手。
賈樟柯
似是故人來
九年,對於賈樟柯來說, 是給其回歸代表作《山河故人》一個浪漫的冠冕。在這九年時間裡,他的故事片領域呈現了一個漫長的「空窗期」, 他拿出了人生十分之一左右的時間,醞釀了一個跨越到 2025 年的故事。 他那句「想留住中國電影的人情」並不是一句廣告詞,而是一個真摯導演想保留的、抒發真實情感的電影本質。
鄺俊宇
有一種傻勁叫鄺俊宇
「有一種期待叫訪問鄺俊宇」,請容許我以這樣的鄺俊宇 mode 作為文章的開首,本應對於已經在這行業數年的我來說,訪問這樣的一個非星級偶像人物,是沒甚麼好期待的;但不知怎的,在成功邀約後,我心中卻充滿了期待,期待親身接觸了解這個爆紅的網絡作家,這個非典型政治人物的區議員。結果,經過了大約兩個小時的拍攝及訪問,我發現,這個人並沒有辜負我的期待,更發現,這個以文字風魔數以10萬人的鄺俊宇,其實是傻的,更精確來說,是他擁有一股似乎並不屬於這個年代的「傻勁」。
曹星如
樂享當下
數年前,在香港講拳擊,大家想起的都會是阿里、泰臣,抑或史泰龍飾演的洛奇,這些深入民心的國際級拳王或電影角色。但「今時唔同往日」,對於現在的香港人來說,講到拳擊,當然就是想起曹星如!雖然擁有 18 場職業賽全勝的彪炳戰績, 但講到不敗神話,小伙子卻表示,他最在乎的,並非在擂台上打倒過幾多人,贏到了幾多條金腰帶;而是如何從每天的練習及比賽中獲得的進步及經驗,如何「Enjoying Everyday's Adventure」。
鐵金剛智破記者提問
Daniel Craig細說占士邦歷程
自 1962 年 10 月 6 日《鐵金剛勇破神秘島》(Dr. No)在 London Pavilion 公映這 53 年來,有機會登陸月球的男性,竟比獲選擔演占士邦角色的演員還要多。由小說家 Ian Fleaming 創造的英國紳士型超級特務,是電影史上最具代表性、最炙手可熱的角色之一,而其中一位最具代表性的演員是 Daniel Craig。
游學修與華Dee
幽默的初衷
如果你看過學舌鳥 Mocking Jer 的短片,你會跟著華 dee(何啟華)唱〈日日去鳩嗚〉,也曾跟游學修一樣有意《激戰.獅子山》;幽默不止是純粹引人發笑,而是令人反思笑點背後的訊息。那麼學舌鳥的作品,你看完、笑完、分享完後,他們有沒有令你的想法起了一絲改變?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