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你好——李勇政個展」
藝術是創作與回應的一次往來
2017年2月25日,「你好——李勇政個展」在成都當代美術館揭開序幕,策展人為該館執行館長藍慶偉。李勇政告訴記者,對於「你好」這個極其中性的招呼語,每個人看了都會有不同的想法和反應,背後可能隱含著更多資訊。而此次展出的所有作品都有一個特點:作品都是和人打交道,強調的是和其他人的關係,也概括了李勇政的創作方式。他希望得到參觀者的回應,完成一次交流。「如何定義正在發生的事情」是李勇政創作思考的出發點,他用自己的方式來探討回應的方法,而回應的本體則是這個世界。
鄧子鏗
揮桿過後
曾幾何時,人們對高爾夫球的想像,可能停留在退休的消遣,特別在香港這地方,被標籤為有錢人的玩意,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沒有擂台上的拳拳到肉,沒有田徑場上的速度比拼,更沒有華麗插花與熱血入樽,相比這些,高爾夫球要求你對這運動有一定認識,才可細味欣賞。對某些人,這種要求成為了他和高爾夫球結緣的障礙;但對鄧子鏗(Tim)來說,卻是吸引他每次揮桿過後,卻一次又一次揮桿的原因。因為,這逼使他不斷進步,不僅是球技上,更是身為一個運動員,作為一個人。而當轉打職業賽近10年過後,Tim希望將這份激情感染開去。
本地棒球員趙嗣淦
廿年一夢
面對困難,我們總有藉口去說服自己放棄,但常言道:「夢想是留給堅持到最後的人。」沒有前人的經驗借鏡、得不到家人支持、甚至經歷過嚴重傷患……這一路走來,趙嗣淦(Kenneth)雖然有過無數可以選擇放棄的「理由」,但最終他還是選擇堅持下來。終於,20年來的努力,在今年終究得到回報,受邀加盟捷克的職業棒球聯賽隊伍Olympia Blansko,成為香港史上首位踏足職業舞台的棒球員。
黃修平導演
車窗外望,是生活的電影
香港雖是彈丸之地,但因為交通擠塞,從一點到另外一點,總得花上不少時間;然後每天營營役役,在等待和舟車勞頓中,每個人都變得心浮氣燥。其實不需望住平板和手機看戲煲劇消磨時間,黃修平導演告訴大家,車窗外望,可以看到最精采的電影。
崔浩然
劍壇貴公子
高尚優雅是人們對於劍擊運動最深刻的印象,在兩個對戰的劍擊手之間,每一個凝視;每一個閃身;每一個移步;每一個刺擊;每一個格擋,動作的韻律節奏慢慢相互融和,華麗得像跳舞一樣。以花劍為主項,崔浩然(Nicholas)在台上是個動作華麗的劍擊手,而脫掉劍衣摘下頭盔之後,台下的他依然風度翩翩,而且俊俏帥氣,一貫劍壇巨星風範。
繪出荒謬歷史
中國藝術家王興偉
作為當代最具影響力的畫家之一,王興偉成名於20世紀90年代中後期,他的作品體現了新一代中國藝術家日益增強的個人意識──關注個體,關注日常生活,而不再是聚焦於整個社會或政治現實。於王興偉而言,他一直在用繪畫的方式書寫個人眼中的歷史,從其最近的展覽《榮與恥——王興偉個展》中可窺見一斑。
傅家俊
命運之輪
在香港,提起士碌架(snooker,英式桌球)總會想到傅家俊(Marco),而相對地,提起傅家俊亦總會想到士碌架。傅家俊和士碌架之間,就是有著那麼密不可分的相等關係。Marco笑說,曾經有段時間,士碌架佔據著他生命的全部,也許自第一次從電視上看到士碌架比賽的片段開始,第一次跟著爸爸走進桌球室開始,第一次拿起球桿開始,士碌架就成為了他的命運,成為了他的命中注定。
RubberBand
獨立不獨行
這個獨字,近日很敏感,特別在香港。成軍近十年的RubberBand,最近也「獨」起來。樂隊沒再與唱片公司簽訂合約,轉為獨立自資,離開了大集團的保護罩,未來,究竟是前路茫茫,還是康莊大道?暫時不知答案,但怎樣都好,他們也不會是獨行。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