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RubberBand
獨立不獨行
這個獨字,近日很敏感,特別在香港。成軍近十年的RubberBand,最近也「獨」起來。樂隊沒再與唱片公司簽訂合約,轉為獨立自資,離開了大集團的保護罩,未來,究竟是前路茫茫,還是康莊大道?暫時不知答案,但怎樣都好,他們也不會是獨行。
小室哲哉
時代的創造者
當他敲響琴鍵,整個90年代的東洋樂壇因他掀起波瀾,高亢女聲在電子重拍節奏中恣意昂揚,一時在日港台刮起旋風。時下少男少女們追隨並且崇拜著的,除了是對他音樂的狂熱,更是他所渲染出的魔幻氛圍。他成就了自己的傳奇名號,他是時代的意義與象徵,他,是日本音樂教父小室哲哉。
楊尚友
快樂廚道
近期每次打開電視機,都總會見到楊尚友的身影,這個說起話來有點「鬼鬼地」的肥仔直言,無論以前埋首廚房創作新菜式又好,抑或現在走到電視銀幕上演戲、教烹飪也好,開心好玩永遠是他所信奉的真理。
香港游泳代表謝旻樹
繼續向前
里約奧運曲終人散,雖然香港代表團未能贏得任何獎牌,不過值得高興的是迎來了數次「零的突破」,並有不少運動員得到首次亮相奧運舞台的機會。當中出戰50米自由泳賽事的謝旻樹(Geoffrey)是其中一位,雖然成績未如理想,未能成功晉級準決賽,但那22秒46的比賽過程,足以成為他決心將自己繼續往前的動力。
任達華
地獄裡的幽默
撩起人性慾望最複雜的一面,交織黑色幽默、奇幻、推理。《樓下的房客》看到最後其實有點悲傷,因為片中的任達華根本就放不開自己。一個真正活在地獄裡的男人,用瘋狂和幽默看待這個花花世界。
Kevin Boy
我癲故我在
由早年專程搞場大龍鳳,拍片放上Youtube玩爆一眾藝人歌手個腎,到現在於電視台綜藝節目中,與火火一起裸跑、食昆蟲、吮腳指,在當今的演藝圈內,若要數玩得最癲喪的,相信Kevin Boy認第二,沒人會敢認第一。這個無論在鏡頭前抑或鏡頭後均獲公認的「癲佬」,之所以會不理世俗眼光,盡情享受癲喪之下帶來的歡樂,原來全因一句老套舊話:「活在當下!」
李杰森
香港有摔角手,更有追夢者
「為夢想,你可以去到幾盡?」為了一個職業摔角夢,李杰森在17歲時離鄉別井,獨個兒衝出香港往日本闖,每個月僅靠著數萬日元的微薄收入維持生活。7年後的今日,小伙子終於熬出頭來,收到摔角界殿堂WWE的邀請,參加CWC次重量級經典賽,邁步自小夢想的璀璨舞台。
杜恆霖
打出漂亮人生
憑著一雙拳頭,杜恆霖從擂台上贏得過無數錦標與榮譽,更成為擁有四間大型武術健身中心的「年輕才俊」,然而有誰會想到,15年前還未接觸泰拳的他,竟然是個中四輟學、對於人生毫無目標的正宗「廢青」。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