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6

CHARLES JEFFREY LOVERBOY

在蘇格蘭度過的童年時光被Charles用最經典的倫敦時裝周式誇張手法,從抽象記憶變成具象單品與妝容。比起細細去看那些顯然沒打算掛著實穿吊牌的瘋狂單品,概念的呈現才是Charles的重點。與很多設計師用時裝回味曾經美好的童年不同,Charles Jeffrey Loverboy用系列前半段那些糾纏的塗鴉和破碎的剪裁直觀的展現出並不美好的童年記憶。秀的尾聲更通過模特兒頭上無比誇張的頭飾,發出對那些理應美好卻不美好的、與性別有關卻無性別的、壓迫的、憤怒的,甚至是事物本身的一種宣洩與怒吼。